杨应森 >> 文章 >> 正文
杨应森:老兵放心——
“走进热血边关”活动采访后记
杨应森
10月08日 15:36
分享

image001

图为记者和白哈巴边防连战士合影。(谢湘新 摄)

中秋前夕,我随由中央网信办、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联合举办的“走进热血边关•网络媒体国防行”采访团从西北边防哨所采访归来,朋友们又照例问起我的采访所感悟。

我回答了朋友们三个字:“放心了。”

在采访中,我曾向重回边防连队、接受我们采访的几位老连长、老中队长、老排长、老班长、老战士提出过同样的问题。

“放心了”这三个字,其实是老兵们给我的回答。

image002

图为记者向白哈巴边防连赠送由书法家吴培坤先生为本次活动专门书写的“边关月•家国情”书法作品。(王子冰 摄)

当我接到采访安排,看到采访对象有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报道过的“快乐马倌”所在的白哈巴边防连、前身为八路军359旅的武警兵团总队执勤第二支队执勤二中队、以诞生红歌《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闻名的阿拉马力边防连,作为一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曾参加过保卫南疆自卫反击的老兵,我曾想过,在有了越野车、无人机,在物资供应丰富,在到处是流行曲、摇滚乐的今天,新一代的战士还会骑马么?还记得南泥湾么?还会唱《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么?

从阿勒泰、阿克苏、阿拉马力、霍尔果斯一路采访过来,年轻的边防战士们给了我最好的回答:“我们能!”

在白哈巴边防连,向我们表演了拿手绝技“边关立马”的上士王鑫告诉我,尽管有了越野车、无人机,但战马仍然是边防战士最亲密、最必需的“伴侣”。

image003

图为白哈巴边防连的官兵们在边境线上巡逻。(杨应森 摄)

王鑫曾经多次骑马巡逻中哈边境线1号界碑所在的原始森林无人区,甚至是战马挽救了他的生命。他对我说,恰布尔特哨所老所长王冀丰当年率领前辈们牵马在无人区踏出了百里巡逻线,“今天我们必须护好、走好。”

“战马驮起的不仅是边防战士,更是代代相传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这就是王鑫和新一代边防战士给我的回答。

在阿克苏武警兵团总队执勤第二支队执勤二中队的驻地,看到了高高的葡萄架、成排的白杨林、连片的蔬菜园,首任中队长、现任武警兵团总队侦察处处长罗兴国感慨万分:“戈壁大漠中的‘十亩江南’越来越绿、越来越美了!”

image004

图为罗兴国在给记者们讲述当年开荒种树的情景。(杨应森 摄)

15年前,罗兴国带领40多名执勤二中队的战友们来到这里,他和战友们用坎土曼刨开不渗水的“胶板土”、破开近2米的盐碱层,换上用小推车从20多公里外运来的熟土,种上了第一批树苗。

今天,当年的小树苗已经挺拔成林。执勤二中队的年轻战士告诉我和罗兴国,培育这些小树苗和葡萄架、果林、菜地的,就是老兵们的“自力更生”,就是359旅薪火相传的“南泥湾”精神。

走进红歌《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诞生地的阿拉马力边防连军营,首先看到的,就是镌刻在书卷石雕的这首歌的歌词和曲谱,首先听到的,就是这首歌的旋律。

image005

图为采访团员与战士们共同合唱《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杨应森 摄)

阿拉马力边防连指导员任志华对我说:“新战士上的第一堂课是这首《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学唱的第一首歌也是这首《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

年轻的战士们对我说:“《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是我们的连歌,连队的每个战士都会唱、每天都要唱。”

嘹亮的歌声告诉我:在军营,《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越唱越响。

为了我们的采访,边防连的老连长、老排长、老班长、老战士们专程赶来,向我们和年轻的边防战士讲述了一个个动人故事、一个个平凡的英雄。这些故事和英雄,感染、激励着我和年轻的边防战士。

image006

图为武警执勤二中队的战士们在苦练擒斗战术。(杨应森 摄)

老中队长罗兴国告诉我,每年退伍前,老兵们都会主动进行岗位交接,“交接的不仅有老兵的经验、更有老兵的精神”。

我是一个老兵。我记得,我的老班长当年一步一式地教我立正、起步、正步走,教我持枪、卧倒、瞄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人民军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自力更生”、“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儿安家”的精神却将代代相传,成为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胜利之师。

image007

图为霍尔果斯边防连官兵在口岸前巡逻。(杨应森 摄)

在白哈巴、霍尔果斯的边境界碑前,新一代的边防战士们面对国旗宣誓,他们说:“请老兵放心!请祖国放心!”

我告诉他们:“我们放心了!”

全国人民会告诉他们:“我们放心了!”

image008

图为霍尔果斯边防连官兵在界碑前宣誓。(杨应森 摄)

分享
阅读数(48409 次)
1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