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思 >> 文章 >> 正文
申思:我们正在面临一场时代性品位危机
申思
10月09日 14:08
分享

近半年来,随着多个网络平台和社交应用被责令整改和下架,网络“低俗内容”的问题持续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抖音”、“快手”、“B站”等大众喜闻乐见的平台,都或多或少地遭到了内容低俗化的批评。而不久前,一直被诟病充斥着“假新闻”和“标题党”的“趣头条”成功赴美上市,更是引发了人们对文化领域内“消费降级”的担忧。

从这些平台的用户体量来看,似乎不仅仅是资本在炒作,大众本身也对“低俗内容”有着天然的无法抗拒的兴趣。

这种情况或许会让我们感到有些陌生,毕竟在十几年以前,当互联网的社交功能和便携程度远不及现在的时候,似乎没有经历过如此高强度的网络“低俗内容”审查,我们所接触的内容和信息也很少是被批评为低俗的。

未标题-2

今年以来多个网络社交平台受到低俗内容审查,部分内容被下架。

我们是否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社交网络的发展,必然会导致我们生活娱乐内容的“低俗化”?

我认为,这个结论恐怕是成立的。

作为一名艺术专栏作者和自媒体运营者,我深刻地意识到这样一个趋势的存在,那就是,由于大多数网络用户的喜爱,“低俗内容”会逐渐成为时代的主旋律。相反,通常包含许多专业知识和深刻见解的精品内容,则会越来越受到冷落。

有的时候,为了得到更好的传播效果,精品内容还不得不通过低俗化或性暗示的标题来伪装成“低俗内容”,从而吸引用户点击,用这种方式勉强与真正的“低俗内容”相抗衡。

为什么社交网络会自动将精品内容过滤掉?罪魁祸首恐怕是“点赞机制”,一种我们大家都再熟悉不过的、几乎被应用于所有社交性互联网平台的内容评价机制。

几个月前我应邀回到母校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发表了一次演讲,期间向大家介绍了我的“点赞危机”(Like Button Crisis)理论,从而引起了一定的关注和讨论。表面上看,“点赞机制”具有着平等和民主的表象,因为它使得每个个体都可以用类似于投票的方式选出他们支持和喜爱的事物,并且予以转发和扩散。然而,在这种丝毫没有门槛的状况之下,不成熟的见解和不入流的品位总是会得到更加迅猛的传播。

“点赞机制”恐怕是低俗内容泛滥的罪魁祸首。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人类历史,就会发现,大众阶层的喜好和观点很少得到决定性的影响力。也正因如此,那些伟大的艺术作品才能流传下来,并有机会享受后世的敬仰。达·芬奇是为意大利贵族阶层作画,贝多芬是为奥地利王公大臣们作曲,他们在创作的过程中并没有考虑大多数普通劳动者的审美倾向。因为大众阶层只能得到十分有限的受教育和熏陶的机会,通常他们只能瞻仰或努力去追随上层社会的品位和生活方式。如果“点赞机制”存在于500多年以前,能够使每个人都拥有同等权力来做艺术鉴赏和评估,那恐怕整个“文艺复兴”都不会发生了。

早在18世纪,德国艺术理论家文克尔曼就曾经声称“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之后,人的艺术鉴赏能力就随之变得越来越差了”。

在当今时代,随着社会等级的不断消融,每一个个体都作为市场中的消费者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尊重甚至是宠溺,因为资本永远会追求最大化的利润。对商家来说,大众的品位和偏好总是意味着巨大的商机,因此他们必然会最大程度地去满足大众阶层的诉求。这样一来,“点赞机制”就取代了精英人士的话语权,成为了新的社会性价值衡量标准。与此同时,备受大众喜闻乐见的“低俗内容”,也就自然而然地风靡了整个互联网。

美国媒体文化学家尼尔·波兹曼在著作《娱乐至死》中曾指出,人类的媒介经历了从文字时代到电视时代的变革之后,语义化和逻辑性的思维会被娱乐化和琐碎性的观感所取代,这将是一种理性和智能的倒退。

而如今我们面对的是人类从电视时代进入网络时代的又一次变革,人们通过“点赞机制”从被动的娱乐化进一步转向了主动的娱乐化,每个人都是琐碎性内容和观感性内容的传播节点,以所有实际行动有效地否定了语义和逻辑的价值。

从某种程度上讲,“点赞机制”又一次改变了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而且很有可能,我们正在步入世界性的“低品位时代”。

因此,如果我们想要试着去解决“低俗内容”的问题,除了依靠长期高强度的网络监管和审查,唯一能做的,恐怕就是寄希望于大众审美能力得到普遍的提升。

如果“喜欢”、“赞赏”、“转发”这些按钮能够被点在那些真正高质量、有价值的内容之下,而不是一些带有色情暗示的主播表演以及毫无营养的八卦谣言之下,我们就从根本上解决了“低俗内容”的问题,并且有机会享受到更多优秀而精彩的文化作品。

在给中央圣马丁学生做演讲的过程中,我首次介绍了我的“品位智能”项目计划,即是说在心理学“多元智能”的体系框架下,开发和提炼测量人类审美能力的“品位商数”(Taste Quotient)。此后我又召集了十几位有天赋的设计师与艺术家参与到这个项目中,一起分享和扩大研究的成果。

“品商”(TQ)可以反映和衡量一个人辨别事物优劣与美丑的能力水平,从而影响其在日常生活与选择取舍行为中所表现出的品位和志趣。从现实意义上讲,它决定了一个人是否可以通过审美判断来改善自己的生存环境和生活品质。具体表现在对艺术作品的理解能力、对设计产品的评价能力、对生活用品的选取能力,以及对人格内涵的判别能力等方面。

“品商”(TQ)是人类多元智能结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有效分析一个人在审美决策和判断决策方面的表现,比如穿衣搭配、简历设计、家庭装饰、音乐偏好、商品选购等等。

通过推广“品商”的概念,我们希望普通大众都能够意识到,好的审美品位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一个人的生活质量,甚至事业成就。毕竟,对事物的审美判断将决定你所做出的选择,而你所做的每一个选择将决定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当然,对于“点赞机制”的优劣性,我们并不能一概而论。至少每个人也有权力为自己喜欢的“低俗内容”投票,也可以坦然去享受感官娱乐化生活的慵懒和惬意。

但我们仍有必要从更高的层面去反思,平等决策是判断事物价值的最有效手段吗?大多数人的意见总是正确的吗?我们喜欢什么就一定代表我们需要什么吗?如果这些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那我们最好重新审视“点赞机制”,以及我们正在面临的这场时代性品位危机。

分享
阅读数(10447 次)
56
品位智能开创者,伦敦艺术大学特邀讲师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