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映青 >> 文章 >> 正文
李映青:云南官渡法院——创造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官渡模式”
李映青
10月24日 13:41
分享

官渡区人民法院院长晏晖

都说基层法官苦和累,我有在基层法院担任法官的朋友,所以我大致了解一些基层人民法院的情况,知道他们的审执任务最为繁重。在云南昆明,有这样一所知名的基层法院,因改革实效突出,2017年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法院案件繁简分流机制改革示范法院”,今年又被云南省高院授予“全省优秀法院”荣誉称号,那就是官渡区人民法院。

首先我们来看一组数字,官渡区人民法院每年受理案件突破两万件,现有员额法官49名,2017年共受理各类案件24422件,同比增长11.27%;结案18797件,同比增长16.66%;全年结案率76.88%,上涨了3.34%;人均结案391.6件,增加98.6件。以占比昆明市两级法院8.6%的员额法官受理了占昆明市两级法院20.32%的案件,员额法官数与案件数比例达到1:499。官渡法院连续几年实现了五增一减的良好态势,受案增、新收案件增、结案增、人均结案增、结案率增,未结案件下降。

官渡法院全体员额法官宣誓

肯定有很多人好奇为何官渡法院的结案数据如此漂亮?原来官渡法院以问题为导向,以满足群众多元司法需求为出发点,制定“一核两翼三协同”的总体改革思路,对内整合诉讼资源,创新完善特邀调解、构建“分调裁”机制,对外衔接人民调解、商会调解、保险纠纷诉调以及公证员中立性调处等纠纷解决机制,探索形成科学化、规范化、专业化、一体化的“内外多元”“立体对接”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官渡模式”,及时有效地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解决在萌芽。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官渡法院院长晏晖,请他介绍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官渡模式”。

据晏晖介绍,2017年,面临不断攀升的案件压力,官渡法院诉讼服务全面升级,构建起诉讼服务、多元化调处、速裁模式的“三驾马车”工作模式,实现了“三驾马车”齐头并进,“分调裁”有序衔接,这就是官渡法院提能增效的制胜法宝。

很多律师都曾遭遇基层法院立案大厅人满为患的情况,2017年底,官渡法院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步入官渡区法院,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以“一站式服务、一体化运行、一揽子解决”为标准的服务中心,以“人工+智能+分调裁”为核心,集诉讼服务大厅、诉讼服务网、诉讼服务热线于一体,涵盖了法院所有对外服务功能,为群众诉讼、律师履职、调解、信访接待、审判管理等,提供全方位服务诉讼。官渡法院还在云南法院系统首个引入了智能导诉机器人“优友”,能进行声控识别、人脸识别、情绪识别等,可在法律咨询、程序引导、法规查询等领域,提供问题解答、智能化导诉服务,被公众爱称为“暖心的大白”。

晏晖说,诉讼服务中心提档升级,并且在全省法院系统首家实现智能机器人导诉,引入律师值守服务,辅以诉讼风险评估机、电子地图导航、手机充电站等便民设施,官渡法院真正做到了让人民群众“走进一个厅,事务全办清”。

在推进智慧法院建设的同时,官渡法院搭建的繁简分流、多元调处,构建了诉讼服务的“三驾马车”。正是三者的密切配合,才使得官渡法院在案件数不断呈几何式攀升的情况下,高效、快捷地服务当事人,化解各类纠纷,实现结案数位居全省基层人民法院前茅。

“暖心的大白”每日在大厅提供服务

据介绍,该院将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与繁简分流、诉讼服务等各项改革内容统一谋划,一体推进。在诉服中心专设诉调对接专区,将八个调解组织与五个速裁团队、三个速裁法庭集成在一个区域,进行适度分、调、裁工作,进而实现多元辅助中心,分调裁有序衔接。同时,探索前置诉前联调机制,对于到法院咨询或起诉的当事人,导诉人员将根据案件情况告知其诉讼风险,积极引导当事人理性表达诉求、调整心理预期,正确选择纠纷解决途径。官渡法院的“速裁中心”成立于2017年6月,主要承办经过诉讼服务中心立案环节分流出的事实清楚、争议不大的案件。成立仅仅半年多,共收案2240件,结案1714件,用不超过全院10%的人员,办理了同期民商事收案数37%的案件,初步实现“简案快审、繁案精审、繁简分流、质效双赢”的目标。

如何健全并且高效运行社会矛盾纠纷预防化解机制?官渡法院提出了将行政调解、公证调解、人民调解及特邀调解等引导到法院,构建完整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官渡模式”。晏晖表示,对于有调解意愿的当事人,根据案件类型委托相应调解组织或特邀调解员进行调解。据悉,该院从代表委员、专家学者、律师、公证员、退休法官中择优选聘280名特邀调解员参与诉调对接工作,案件流转平均提速20%,结案时间普遍缩短14—18天。

近年来,官渡法院还搭建与保险、工商、商会、证券、医疗、劳动仲裁等组织构建起“人民调解室”“商会调解室” “保险纠纷诉调对接调解室” “证券期货诉调对接调解室”等多层次、宽领域、规范化的“八位一体”诉调对接平台。具体体现在创新公证参与司法辅助,事务机制;“一庭三机制”模式构建,保险纠纷化解“快车道”以及裁审衔接妥善,化解劳资纠纷三方面。以法院与昆明市明信公证处的合作为例,截至2017年11月30日,公证处共为法院送达法律文书8583件,办理财产保全案件225件,办理执行辅助业务222件,成功调解810件,涉案总标的额15800874元。

晏晖告诉记者,引入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以来,官渡法院向各非诉调解组织分流纠纷4609件,与已受理的诉讼类民商事案件相比,比率近1:3。可以说,2017年,官渡法院实现了五增一减的趋势,越来越多的群众倾向于选择非诉调解方式化解纠纷,首次在昆明市法院系统实现新收案件增长率低于全市平均水平,真正实现减轻群众诉累、推动理性维权的效果。

晏晖说,官渡法院着眼于群众日益增长的司法需求与审判力量不足,保障民众权益不充分这个主要矛盾,优化内部职能配置,发挥外部资源优势,不仅注重案件的繁简分流,更能从矛盾纠纷的源头化解与协调治理,将矛盾纠纷止于未发、化于萌芽、归于人和,实现“东骧神骏护法安天下,古渡渔灯映德润人心”的社会管理方式。

也许这就是一个锐意改革,希望更多群众能够共享改革红利的基层法院院长的心声吧。

关于作者:李映青,中国日报云南记者站站长

分享
阅读数(9134 次)
404
中国日报云南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