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文章 >> 正文
孙成昊:美国退群成瘾,美俄会滑向“新冷战”吗?
孙成昊
11月01日 14:22
分享

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似乎有些退群成瘾,频频退出一系列国际组织和多边、双边条约。

近期,在宣布启动退出万国邮政联盟的程序后,特朗普又在本月20日表示,美国将退出30年前与苏联签署的《中导条约》。

《中导条约》是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为了维护战略稳定的产物,全称是《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1987年12月,由美苏两国领导人签署。条约规定,双方不再保有、生产或试验射程500公里至5500公里、作为核武器运载工具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

美国此番退群之举并非心血来潮,而是有备而来。

今年10月初,美国常驻北约代表哈奇森就已经向俄罗斯发出严厉警告,如果俄罗斯再“违反《中导条约》”,美国可以把这些违反条约的导弹“干掉”。他的用词不可谓不强烈。特朗普政府选择此时退出不仅“别有用心”,还将对美俄关系造成巨大冲击。

“一箭三雕”

特朗普政府选择宣布将退出《中导条约》并非贸然之举,而是深思熟虑、精心算计后的结果,既有国内政治因素发挥的作用,也有“美国优先”引领下开展“大国竞争”的需求,还有特朗普政府内部强硬派幕僚积极推波助澜起到的效果。

从国内政治看,特朗普选择宣布这一决定的时间点恰好在中期选举即将打响之前。很显然,特朗普在冲刺阶段必须继续迎合保守派和强硬派力量。目前,美国国内强调与俄罗斯、中国等大国“硬碰硬”的声音渐涨,尤其是因为俄罗斯“干预选举”事件持续发酵,“反俄”“仇俄”情绪高温不退。为了证明自己并非“通俄”总统,为了体现自己“杀伐果断”的决心,为了赢得铁杆选民的“不离不弃”,特朗普不惜退出《中导条约》,以“言出必行”的姿态对外示强,企图以外促内、拉抬选情。

从大国竞争角度看,特朗普政府认为《中导条约》已经成为美国与俄罗斯和中国一争高下的“紧身衣”。一方面,美国认为俄罗斯没有很好地履行条约义务。早在2014年,美国就首次指责俄罗斯违反该条约,此后便多次批评俄罗斯无视条约内容、违反条约规定。美国战略界一些人认为冷战时期签署的《中导条约》早已过时,既然俄罗斯“不遵守条约内容”,那么美国就应该毫不犹豫选择退出。

另一方面,美国认为这一份条约只存在于美俄双边,约束范围过于狭窄。除了俄罗斯外,特朗普政府还把中国当作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一些官员和学者认为,由于受到《中导条约》限制,美国无法在亚太随心所欲部署新武器,实际上放任了美国在亚太逐渐丧失“军事主导权”。这些人坚信,退出条约将为美国卸下沉重的镣铐,要么迫使更多国家与美国一起商量出范围更广、约束后发国家的军控条约,要么就让美国彻底放开手脚与崛起国在亚太地区展开军事竞争。

此外,退出《中导条约》也满足了白宫内部对俄强硬派的要求。白宫上下仍然对俄“温情脉脉”的恐怕只剩特朗普一人,身边围绕的都是对俄强硬派。尤其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在对俄问题上一再出头,成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关键幕僚。

在美国历史上,理想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应在白宫发挥“中立斡旋人”作用,即多鼓励其他官员畅所欲言,确保总统能够听到更为全面的信息和讨论。然而,厌恶多边主义和军控的博尔顿却越俎代庖、混淆身份,摇身成为核心谋士以及部分外交政策的宣示者,不仅推动美国外交继续沿“退群主义”狂奔,还频频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甚至亲自披挂上阵阻拦美俄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拒绝与俄罗斯开展重启有关战略稳定的对话等。

美俄关系会滑向“新冷战式对抗”吗?

一旦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短期内首当其冲的必然是美俄关系。在当前美俄关系陷入僵局、两国战略信任基本荡然无存的时刻,美国或将再次以摧毁性方式打碎两国一些领域原本可以的合作,美俄滑向“新冷战式对抗”的可能性陡增。

《中导条约》的废弃将加剧美俄之间的战略互不信任。自去年年底以来,美国白宫出台《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等多份官方报告,在战略定位上已将俄罗斯明确为战略竞争对手和挑战者。这种战略不信任落实在地区战略上便成为剑拔弩张的紧张对峙。

在欧洲安全问题上,特朗普虽然表面指责欧洲盟友没有承担足够的防务费用,但仍然不断提升对欧洲安全的资金投入,不愿放弃北约在欧洲安全中的核心地位,这与俄罗斯在欧洲安全框架上的设想正面冲突。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最直接后果是加剧欧洲地区的军备竞赛,迫使这一地区进入部署和反制部署武器的新阶段。

从美国国内因素看,退出《中导条约》看似有为特朗普洗脱“通俄”之嫌,但困扰两国关系的美国国内掣肘丝毫不会消减。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似已成为美国两党共识,反特朗普的势力早已将其牢牢握在手中,伺机挑战总统的执政合法性。一旦中期选举后众议院被民主党翻盘,如果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再取得实质性突破,弹劾总统特朗普的进程或将启动,届时特朗普更无能力与意愿推动美俄缓和。

更致命的是,退出《中导条约》将直接挤压美俄为数不多的合作领域。在此前美俄勉强开展过合作的叙利亚问题上,由于当地反恐任务大体完成,域外势力粉墨登场,大国博弈浮上水面,美俄合作实质破产。此番若《中导条约》遭废弃,美俄更难以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2021年到期前为其续命。

因此,尽管特朗普多次强调要与俄罗斯改善关系,但种种掣肘让特朗普寸步难行。最关键的是,特朗普爱自己的政治生命一定胜于爱俄罗斯。特朗普的“口惠而实不至”早已让俄罗斯方面失去了对俄美关系转好的满怀期待。而特朗普这一次退出《中导条约》无疑将继续加大这种落差,在美俄已有的伤口上撒下一把盐。特朗普任内,美俄关系转圜已经越来越渺茫。

分享
阅读数(5020 次)
1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