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黎萍 >> 文章 >> 正文
段黎萍:张云雷——天选之子的浴火重生
段黎萍
12月10日 11:25
分享

十天前的一天,开车前,打开QQ音乐的随机推荐,突然听见一段男生演唱的粤语版本的《风的季节》,音质柔和,精神饱满。这首歌是我上大学时经常听的,当时听的是徐小凤和梅艳芳的版本。现过了二十多年,突然听到此歌,一下子就像回到了自己的青春岁月。到家一搜,知道是德云社的一个叫张云雷的小伙子唱的,再一搜,才知道这个小伙子已经火到天边。

做为一个不看选秀节目、不看抖音、不看微博、只上科学网、知乎和主流媒体网站的学术老阿姨,才发现自己落伍太厉害了。但是,学术老阿姨的特点是执着,拿出写论文看文献的劲头,秉灯夜战地翻看了张云雷所有的演出视频和相关的新闻、微博和报导。于是乎,做为第一代追星族的我,历经二十多年,成功地迷上了第二个中国男艺人。只不过,时光荏苒,上一次是黎明的小迷妹,这次是张云雷的亲妈粉。

回顾张云雷的成长史,真是一个天才少年的浴火重生。张云雷从小师承京韵大鼓、太平歌词、评剧、相声多位名家,基础功扎实稳健,10岁登台说传统相声《九艺闹公堂》,12岁登台演唱太平歌词和京韵大鼓。从网上流传的视频来看,台风端正,声音宏亮,颇得京津老派观众的喜欢和欣赏,称其为“小辫儿”。天才少年的态度初显。

上天总会让天才少年经历成长的痛苦,自古天才多劫难。远如少时读的“伤仲永”,仲永生五年,未尝识书具,忽啼求之,自是指物作诗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观者,然二十岁时,曰“泯然众人矣。”近如《哈利波特》各位小演员在成长后苦苦地寻找新的定位,然而,除了赦敏转身成功,其它由哈利波特和罗恩带领的一众小魔法师们仍在成人世界的挣扎。十三岁之后的张云雷进入“倒仓期”,这词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叫变声期,会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但对于嗓音能挑破房顶的少年太平歌词老艺术家张云雷而言,声音变低变粗,有如哈利波特失去额头的Z字,不再是天选之子,暗然退出德云社,泯然众人矣。从十三岁到十九岁,没有人确切知道这个少年经历了什么。据他自己后来的相声段子里说,做为超市服务员、摆过台球,当过小歌厅的驻场歌手,学会了抽烟和烫头染发。

无人知道张云雷这个天选之子,在这六年的成长期心路历程如何,但好在十九岁时,在倒仓期结束后,在恩师郭德纲的要求下,他又于2011年重归德云社。归来后的“小辫儿”,不再是那个端正自信的少年老艺术家,而是小脸低垂,不再敢看观众的黄毛小青年,熟练机械地唱着太平歌词,但灵气尽失,听不到情感与激情,看不出未来之路在哪里。平心而论,对于离开德云社六年的少年而言,回归后仅一两周就又能登台演唱,也说明了在他离开的这六年,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是谁,应该是在夜深人静之时,在一遍一遍地练习自己从小学习的曲艺,不曾有一日放弃心中的理想。

从2011年回归德云社到2016年,小辫儿张云雷在演唱曲艺小调没有观众爱看之时,只好不断地试错,寻找艺术上的突破点。好在上天厚爱他,给了他清秀的脸盘和颀长的身材,让他可以“色相”取乐于观众。这一段时间,很多年轻观众知道了德云社有个风骚的“妖孽”二爷和深情款款的九郎。我无法想像这段时间里,那个端着架子从小唱太平歌词的少年如何面对自己这段时间的台风。好在,他年轻,他勤奋,他靠着风骚之风被恩师推上了“笑傲江湖”的电视节目上,有了一点点突破的机遇,脸上的正气有回归之势,头发理短,身穿一套俏皮的黑西装,连大妈宋丹丹都直夸没想到德云社有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然,上天再次让他经劫难。这一次,天选之事是2016年8月22日他酒后在南京南站坠桥十米,死后劫生,少年一夜成人。此间的苦难和艰辛不再赘述,有如邓不利多的那个浴火重生的凤凰福克斯。大病五个月,归来后的张云雷苍白、虚弱、身上打了108个钢钉,站在台上穿着长衫,安静地说着相声,轻柔地唱着小曲“探清水河”,变成了姑娘们的日思夜想的“辫哥哥”,仿佛他一直就是这个优雅风度翩翩地民国佳公子,仿佛那个无厘头的黄毛少年从来没来过。台下的姑娘们心疼地让他坐着说,他说相声没有这个规矩,坚持着一直站着说完整场相声,不顾腿中的钢钉扎穿皮肉,鲜血直流。2018年,恩师郭德纲又推荐他和九郎上了“欢乐喜剧人”,一出现就惊艳众人,收获一批电视观众和老阿姨,可惜我这个学术老阿姨不看电视,不然就可以早几个月认识他。

正可谓“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天选之子,必有天命。谁也不曾想过,一段17秒的“探清水河”在抖音上走火,“辫哥哥”带着金边眼镜,穿着最简单的藏蓝色T恤,随意在站着桌子前,为三庆园的女观众们吟唱着“探清水河”。我不看抖音,但我知道抖音上有一群小女生们,粉着TFBOYs之类(请原谅我不知道其它人的名字)的流量小男生们。突然间,抖音小女生们发现了更清秀更温柔的国风美少年“辫哥哥”,立马转粉,同时也粉上了“辫哥哥”吟唱的中国传统小曲和京剧、评剧,开始转听转学小曲和京剧、评剧,并成功将9月份的“纲丝节”变为“雷丝节”,一首“乾坤带”合唱,让郭德纲喜笑颜开。

此后,随着全国巡演的开展,眼见着“辫哥哥”一步步地向“二爷”的气质转变,每多演一个地方,他的控场能力和气质都在提升。我看了张云雷和杨九郎今年所有商演,从7月7日“平西王侯”的西安专场起,他不再是台上那个温柔受宠的男孩子“辫哥哥”,而是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外柔内刚,气度非凡的“二爷”。气质转变最明显的一场是11月10日的成都专场,当时适逢金庸老先生去世10天,他专门在返场环节增加了金庸影视插曲联唱,以纪念我们心目中的一代大侠。此期间,他独唱一首“沧海一声笑”,只见他身着深色长衫、手拿折扇、长身玉立、举手投足之间、有如游走在江湖中的大侠,不再是小男生了。

既为天选之子,还需展示自己的功力。二爷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大家惊喜。随后,12月1日的天津专场,二爷以“学徒我,张云雷,挚挚诚诚给您演唱一首京韵大鼓百山图”开场,为大家娓娓道来一段精致的画卷。好一个自在清闲,自此,二爷真正是成为荣辱不惊的二爷。

做为亲妈粉,我仔细思量了一下,为何时过二十多年,我会从当年黎明的小迷妹转为张云雷的亲妈粉。仔细想了一下,我从小时,就喜欢瘦瘦高高,白白净净,气质优雅的男生。当年我在浙大读本科时,正是香港四大天王最火的时间。四大天王中,黎明是北京孩子,早年全家移居香港的,与其它三大港产天王相比,他身上有老北京慵懒高贵的世家气质和更高大挺拔的身材,虽然那时,其它人的粉丝经常DISS黎明唱歌跑调,但是做为他的粉丝,who cares他跑不跑调呢? 最能体现黎明身上优雅气质的2008年他主演的《梅兰芳》,那一年他四十岁。这么多年过去,这种我喜欢的气质在中国娱乐圈已经消失,我只好在英剧中的大表哥,卷福、抖森、小雀斑等演员身上寻找,突然间,二爷就这么来到了我眼前,我怎能不惊喜,怎么不为他写此长文?

后语:我自己的儿子今年马上13岁了,长相也是这样的,瘦瘦高高,白白净净,气质优雅,也是摩羯座,正按着他亲妈的意愿健康成长。

分享
阅读数(100773 次)
405
研究员,清华化工系博士。曾在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从事信息分析研究和国际合作工作,以及在中国驻瑞典使馆科技处任一秘。现从事国际科技政策的研究工作,并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民信息计划中国联络点联络人。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