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玉兰 >> 文章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爆笑阅读理解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爆笑阅读理解

说到阅读理解,我总是忍不住想起自己亲历的囧事。若干年前去德国工作以前临时学了点德语,显然各种不够用。

吕玉兰02月16日

吕玉兰:一战百年怀思录

吕玉兰:一战百年怀思录

一战的硝烟已消散百年了,我们纪念这个日子,是因为战争的唯一价值就是让人们认识到和平的可贵。

吕玉兰11月06日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吃吃喝喝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吃吃喝喝

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我自己虽是吃货一枚,但还是在外国学生的启发下,才发现以我为代表的中国人是多么执着于“吃”!

吕玉兰07月03日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比比划划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比比划划

经常有人问我:你教老外学汉语啊。那你英语是不是特别好?每次听到这样的推断,我都是莫名苦笑。

吕玉兰05月29日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流年与时光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流年与时光

中国告别干支纪年计时法,加入到国际统一的历法与时间系统中,已经超过一百年了。这些年来,我们用公历代替了农历,用24小时计时制度代替了子时丑时寅时卯时,“三更半夜”与”午时三刻””等中国时间词也逐渐远隐落在历史长河中。

吕玉兰04月12日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一二三四五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一二三四五

不少人学外语都是从打招呼和学数字开始的,比如我吧,十几年前学的德语,几乎都忘记了,但是打招呼和一到十的数字还是清晰地记得。

吕玉兰02月11日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你是哪国人?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你是哪国人?

外国人走到中国大街上,如果是面貌比较具有异国情调,难免会被问国籍,即使那些长得比较“亲华”的学生,也往往由于他们的洋腔洋调显著不同于咱们祖国各地的南腔北调,也很快就被追问:你是哪国人?

吕玉兰01月10日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外语之——你叫什么名字?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外语之——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中国名字显然是特别不方便的,我曾经教过一个班,一开学从办公室拿到花名册的一瞬间就决定放弃叫他们的名字, 因为不知道咋念! 特别是那些蒙古的, 俄罗斯的同学。所以第一次上课,就悍然宣布,不好意思,入乡随俗,你们都得有汉语名字,自己起也行,不然我就给你们起!

吕玉兰12月25日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您贵姓?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您贵姓?

出于礼貌,古代人鲜有直呼对方名字的,否则简直等同于骂人一般。而姓氏则不然,所以初次见面的人们询问一下“您贵姓”十分自然。现代人虽然不至于这么讲究,但是直接说:你叫什么名字?还是十分突兀,所以“您贵姓”往往成为人们询问姓名的礼貌表达。

吕玉兰12月18日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你好!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你好!

“你好”早已成为汉教届的开篇镇国之宝,此句一出,意味着外国学子们正式踏入汉语学习的漫长征程,不少人只凭借这一句话和比较异域特征的面孔,就能博得热情的中国人一声声的赞美:哇!你会说汉语!哇,你的汉语真好!

吕玉兰12月12日
首都师范大学国际文化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从事对外汉语教学事业二十余年。目前外派在英国伦敦大学金史密斯舞蹈与表演孔子学院担任汉语教师。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