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火炎:左江岩画,人类视觉的“兵马俑”

古人制作图像和符号的时候当然不仅止于制作图的本身,他们所绘的图是他们对现实生活有选择的真实写照,这似乎与当今的纪实摄影在于真实记录人的生活方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就花山岩画的艺术价值和历史概念而言,我个人认为将其称作“人类视觉的兵马俑”,应该不算过分吧。

07月19日| 收录于:中国日报站长专栏 阅读数()

火炎:京族,踩高跷的捕鱼人

初春的海上,欲晴欲雨的云层裹挟着暖阳与带有咸味的海风蕴含出一种怀旧的情节,似乎也只有在这个季节里才能感受到的滋味。从防城港市出发一路西行四十多公里,然后折向南,车子沿着拦海筑堤时建设的公路驶进了万尾岛,这是京族三岛中最大的一个。

03月31日| 收录于:中国日报站长专栏 阅读数()

火炎:有铁路的地方就会有爱情

在中国,岁末年初,春运必至,铁路就会变成一个理所应当产生故事的词汇。铁路有两个用途,一是用来运输,二则用来讲故事,前者有量,后者无尽。钢铁铸造了铁路,若将钢铁换成其它材料,它的身上定会被人们刻下许多山盟海誓,因为有铁路的地方就会有爱情。

12月29日| 收录于:中国日报站长专栏 阅读数()

火炎:彩拓,舞在纸上的太极

刚柔相济的太极拳是以柔和、严谨、轻灵为其灵魂的。王继胜则把这一灵魂融会贯通地运用到了“彩拓”工艺上,不同的是,他的太极拳是在宣纸上舞动的。

12月22日| 收录于:中国日报站长专栏 阅读数()

火炎:读报,读史读人读沧桑

我这人喜欢认死理。从小养成吃面食的习惯,尽管在华南地区工作生活了三十年,依然不能一日无面食;开始跟老师学摄影的时候用的是胶片,到现在,数码器材铺天盖地了,我还是丢不下胶片的拍摄;阅读也一样,书捧在手里,文字才能读到心里,恐怕很难成为捧着手机看电子书的“低头族”。

12月07日| 收录于:中国日报站长专栏 阅读数()

火炎:由生蚝联想到牛羊和武器

在大海里养殖的生蚝和在草原上放牧的牛羊,原本风马牛不相及,但作为人类食物,有着一个共同特点:在历史上它们都曾是用来征服世界的“武器”。

11月20日| 收录于:中国日报站长专栏 阅读数()

火炎:当越南的微笑照进中国的梦想

采访回来的路上,我依次凝视着相机里留下的他们的笑脸。许多年后,我可能不再记得他们的名字和他们说过的话,但我坚信绝不会忘了那个秋日的早上,南国的阳光下,他们如花的笑靥。

11月06日| 收录于:中国日报站长专栏 阅读数()

火炎:深山里的造纸匠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还在上小学,走在窄窄的街道上,道路两旁随处可见一些店铺门口的招牌上写着各式各样的“匠”字:“铁匠”、“鞋匠”、“银匠”、“泥瓦匠”等,这一切竟不知不觉地融进了记忆。

10月27日| 收录于:中国日报站长专栏 阅读数()

火炎:来自沙漠的微笑

近一段时间,读了北岛先生的散文集《蓝房子》,里面收录了二十余篇作者在国外的一些见闻趣事。当我看到书中一篇题为《证人高尔泰》时,心里不禁一怔:高尔泰,莫不是三十年前我在兰州见过的那位高教授吧?

10月21日| 收录于:中国日报站长专栏 阅读数()

火炎:是什么把人变成了雕像?

“美国飞虎队”的故事告诉我们,战争的确有正义和邪恶之分;但十个鲜活的生命从照片变为铜像,同样告诉我们即使正义的战争也与人性格格不入。我纪念英雄,但绝不讴歌战争;就仿佛我对照片的热爱和对铜像的敬畏一样泾渭分明。

09月30日| 收录于:中国日报站长专栏 阅读数()
中国日报陕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