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康斯坦丁:为何科技宅男爱“撸串”?

一个人撸串,撸的是心情;两个人撸串,撸的是默契;三个人撸串,撸的是江湖。撸串时每个小餐桌都是一个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大舞台。对于科技宅男来说,更是难得的放松机会。那么问题来了,对互联网熟稔至极,个个都是老司机的互联网“民工”们,为何独爱“撸串”?

09月09日| 收录于:科技 阅读数()

康斯坦丁:数字戒毒,有必要吗?

一项最新调查显示,数百万的英国人正尝试“数字戒毒”,他们希望在日常生活中摆脱手机依赖,减少对平板和社交网站的使用,一些地区则发起了“关掉WiFi半小时”的活动。英国人可真会玩,但他们之所以有这种活动,肯定是因为生活出现了一些问题。

09月07日| 收录于:科技 阅读数()

康斯坦丁:机器人真的会成人类的灾难吗?

人类总有限度,于是每当有自然人突破极限的时候,我们就会欢呼雀跃,而且灌以一个“机器”的称号,比如郝海东曾经在甲A联赛所向披靡,动不动就荣膺联赛最佳射手,媒体就非常自然地称之为”进球机器”。随着科技水平持续上升,人类和机器的结合正变得日益紧密。

09月05日| 收录于:科技 阅读数()

康斯坦丁:直播的秀场病 改不了就会被“附件化”

目前,国内直播平台已经超过200多家,但同质化严重、秀场模式单一、盈利遥遥无期等却是通病。如果短期内依然不能寻找新突破口,随着“秀场病”深入膏肓,直播行业将迅速调整,迈入2.0时代。在新形势下,由于上游企业和大众需求分化的影视,直播行业或走向“附件化”之路,成为其他软件、应用或平台的必要附件。

09月02日| 收录于:科技 阅读数()

康斯坦丁:国产手机集体涨价 存量市场下如何活命?

不得不说的是,新兴市场和饱和市场的玩法截然不同。就像打车市场,在初始阶段,烧钱补贴满天飞,力度之大让人瞠目结舌。

09月01日| 收录于:科技 阅读数()

康斯坦丁:反向激励能救活多少APP?

在很多宣扬互联网企业成功的宣传文案中,为了将其包装地更大高大上和有逼格,总是会将各种心理学术名词用上,以显示自己对市场、用户群体的观察入微。当然事实上所谓的心理学术名词,都是“马后炮”而已,是成功案例的锦上添花。

08月29日| 收录于:科技 阅读数()

康斯坦丁:科技大佬,没有资格造车?

互联网企业是中国最具想象力的企業,他们向消费者提供了巨大的好处,比如搜索、即时通信、网约车、外卖等等,但同时他们也向社会输出了一些垃圾,比如互联网的特供手机,遥想当年,为了抢夺移动互联网入口,中国有头有脸的互联网企业悉数上阵,几乎是蜂拥而至,但统治世界的手机依旧是苹果和三星。

08月25日| 收录于:科技 阅读数()

康斯坦丁:3D打印如何重组制造格局?

事实上,一个国家的日子能否过得舒服,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国家制造业的状况,毕竟,我们需要制造业生产出好吃的食物、好用的产品、漂亮的衣服、耐用的车子等等等等。

08月23日| 收录于:科技 阅读数()

康斯坦丁:恐惧未来,谁在拒绝机器时代?

现在,机器取代人工已经成为越来越清晰的趋势,最早的应用领域应该是制造业和食品业,如今慢慢渗透到服务、金融领域,在可预见的未来,娱乐行业势必也会大规模地使用机器人,但任何新时代的来临,总会充满着坎坷与荆棘。

08月22日| 收录于:科技 阅读数()

康斯坦丁:有液态金属就意味着“变形机器人”吗?

1991年,大荧幕上出现了史上最强机器人T-1000,这个用液态金属打造的机器人无论遭遇到多大的伤害都可以自动复原,甚至可以改变身体的形状和脸部的容貌。这种变形机器人一直以来都是科学家的终极目标,而且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液态金属也开始走进了我们的视野,但真的拥有液态金属就意味着能制造出“变形机器人”吗?

08月21日| 收录于:科技 阅读数()
曾在多家IT知名企业就职,先后担任过Tecomm副总以及多家知名企业特约顾问,科幻星系工作室以及科技新发现网站创始人,多家知名媒体特约IT评论员,国内知名科幻作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