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伟  >>  正文
王晓伟:普京政治方程式:一盘大棋与接班人?
王晓伟
2020年01月20日

一、眼花缭乱的“组合拳”

普京注定是不平凡的,打破常规年初就做国情咨文、提议修改宪法计划加强议会上下院的权力、已经干了八年的梅德韦杰夫政府集体辞职、搞税务的新总理人选闪亮登台,普京的一组合拳打的让人眼花缭乱又精彩纷呈,这个夜晚让人注定不平静,加强议会的权力这并不符合普京的风格,一直以来俄罗斯的超级总统制都是集权的,像俄罗斯这样的大国分权体制是有风险的啊?梅德韦杰夫跟了普京几十年,是他的最重要的左膀右臂,辞职是否是出局呢?失去信任了吗?新总理米舒斯金何许人也?走向如何?

二、宪法修正案的奥妙

普京与梅德韦杰夫精心打造的“政权党”--统一俄罗斯党在俄罗斯曾经“一统天下”,各级政权的关键位置舍我其谁?任何政党都有它的客观规律,有道是“月满则亏,日中则昃”,在经历了巅峰期后,其垄断性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它应该具有的广泛代表性,民意批评甚多,梅普想方设法争取解决,可以说是老伤脑筋儿,多番努力下却收效甚微,已经影响了普京的执政基础。普京敢于从根子上下重手,计划从宪法上计划给予更多政党(包括反对党)在政府总理、副总理、部长人选上大幅扩权,这样一下子可以激发议会中各个政党的活力,未来新内阁或将出现过去很难出现的多党人物构成,政府的广泛代表性会明显提升。

三、梅德韦杰夫以退为进,并没有失去信任

梅德韦杰夫跟了普京几十年,普京刚入主克里姆林宫的时候,就力荐自己的同门师弟来自己身边共创伟业,20年来,可以说普京政治计划中重要的环节都离不开梅德韦杰夫的坚定支持,特别是2008年普京为了规避宪法对总统任期的限制,在尊重宪法,不做修改的情况下,力推时任总统办公厅主任的梅德韦杰夫参选总统成功,实现了“梅普组合”“王车易位”然后“二人转”的政坛奇迹,梅德韦杰夫立下汗马功劳,当然,总统、总理难免有一些分歧和矛盾,有时会还难解,但是普京在梅德韦杰夫问题上总是区别对待,已经干了8年总理的梅德韦杰夫在俄罗斯如果没有与总统的良好关系和协调配合,是难以实现的。总理这个职位在俄罗斯可以说是最难干的角色,朋友们可曾记得叶利钦15个月五换总理的事情?总理一直是老百姓在经济和社会问题上的出气筒,甚至油价的大幅下降都会成为民众要求总理下台的理由,梅德韦杰夫在普京领导下干了8年,已经是超长的了,应该换个岗位了,由于梅普特殊的关系,出现社会经济大问题的时候,普京实际上很不超脱,无法从容的以改组政府和撤换总理平复民众。特别安排梅德韦杰夫换了一个安全委员会副主席的位置(需要修改法律增设),对于双方都是一个很好的方案,梅德韦杰夫在新岗位上可以得到强力部门工作的锻炼,可进可退,以退为进皆有可能。四年后梅德韦杰夫如再一次替普京,朋友们一定不要惊讶!

四、新总理米舒斯金何许人也?走向如何?

米哈伊尔·米舒斯金,1966年3月3日出生于莫斯科,毕业于莫斯科(斯坦金)国立工业大学(前莫斯科斯坦金机床工具学院)本科主修系统工程学,然后又继续深造,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

1998年8月,他进入国家税务机关,是一名负责会计信息系统的助理,之后被任命为俄罗斯联邦税务局副局长,主管税务和征税。任职副局长约5年后,他又先后在俄罗斯联邦不动产地籍管理局和联邦经济特区管理署担任一把手。直到2008年,米舒斯金成为俄罗斯联合金融集团(UFG)总裁。

2010年4月,他被任命为俄罗斯联邦税务局局长,担任税务局局长时,通过引入实时数字化系统在俄罗斯开创了“税收管理的未来”,系统能够揭露错误和欺诈行为,同时还大幅提高了国家收入。俄罗斯Rossiya-24评价米舒斯金“创造了世界上最好的税收系统”。

去年,米舒斯金告诉《生意人报》说,俄罗斯需要适应数字技术和人工智能时代,否则就会落后。他强调“我们正在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这已经是一个数字世界。”这与普京所提出的“高科技领域将会决定俄罗斯与全球经济的未来”的说法不谋而合。

据俄罗斯新闻社报道,米舒斯金和普京有一个共同的业余爱好——打冰球,他与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伊戈尔·谢钦以及其他大咖一起,是莫斯科中央陆军冰球俱乐部监督委员会的成员。米舒斯金还经常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高级官员一起打冰球,和执法机构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米舒斯金是一个“中立人物”,他的提名与任何“意识形态平台”无关。米舒斯金看起来更像一个技术性干部,没有强力部门经历,也没有明显的派系色彩,是总理的合适人选,以其经历来看应该熟悉经济特别是税收,在当前俄罗斯经济发展不佳的情况下,普京提名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发展经济,增加税收,为普京的国家整体发展计划提供有力的基础支撑,但是由于他相对简单的经历来看,在总理这个焦点岗位上抗风险的能力有待于观察,也许无法完成像梅德韦杰夫那样的任期。

五、一盘大棋与接班人

普京的这组组合拳,实际上是为自己可能最后一个总统任期铺路,首先解决的是人员问题上的合理搭配,激发活力,他在下一盘大棋。

西方对俄罗斯2027年的情景事态作出了假想,预言总统一职将由来自俄罗斯中央联邦区的州长接任。瑞士报纸《新苏黎世报》写道:“很难想象没有普京的克里姆林宫,但是时间在往前走。”该报对弗拉基米尔·普京2024年的离任提出了一个奇思异想:他将不再担任国家元首,但将担任政府和联邦安全会议主席。到2027年,普京将接挑现任图拉州州长阿列克谢·久明接班。

久明之前曾在总统卫队担任副官。《新苏黎世报》臆想到:“ 在2027年,阿列克谢·久明是克里姆林宫的主人。他的职业生涯就在这个地方开始,在二十多年前任职于保卫总统安全的机构。多年来,他陪伴在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左右,为他的个人安全负责。这让他的职位得以迅速上升。”这家瑞士报纸总结道,不过总统的变更并不会改变克里姆林宫的政治,久明不能胜任变革的要求。(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晓伟看世界)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此前表示,克宫现在并未考虑普京接班人问题,目前政务繁忙,再说,距离大选还有很长时间。

微信公众号“晓伟看世界”认为:《新苏黎世报》的分析有些不合时宜,也有些异想天开,在普京任期还有4年的情况下谈论接班人问题其动机耐人寻味。普京从1999年年底到现在已经执掌俄罗斯20年了,俄罗斯实现了由乱到治和走在重新崛起之路的发展,长期以来普京一直是俄罗斯民意支持率最高的领导人,在国际上甚至成为俄罗斯的代表和化身,在俄罗斯具有无人能敌的地位。根据俄宪法普京的总统任期是到2024年且不能连任,2024年出现一位新总统是大概率的事情,“梅普组合”再一次“王车易位”“二人转”的可能仍然存在。由于普京在俄罗斯的特殊地位,身体健康的他仍然会处在俄罗斯的决策层面,比如担任俄白联盟主席或者俄罗斯安全委员会主席(新总统为成员之一),其地位或高于哈萨克斯坦模式中的纳扎尔巴耶夫。至于接班人的问题,现在谈论还为时过早,以20年来的观察,以普京用人选人的习惯思路来看,政绩、忠诚、政治需要、年龄等是几个要点,媒体报道的几位强势和强力政治人物可能都不会真正实现,未来的接班人要符合政绩、年龄、忠诚、符合政治需要、非强力派等特点,有可能还不在公共视野中。当前已经炉火纯青且睿智又豪情万丈的普京在2019年取得了明显的成绩,特别是在军事和外交上,逆势介入终于最后打赢了旷日持久的叙利亚战争,合纵连横、纵横捭阖表现出很强的外交进取心,改善了俄罗斯的国际环境。普京一定会在自己可能的最后一个总统任期内计划干出像克里米亚回归一样的让俄罗斯人民拥护和惊喜的大事,如果还能够解决长期以来的顽疾-经济结构不科学的问题,将奠定他的历史地位。 (完)

俄罗斯国立莫斯科大学经济社会学与人口学教授。中央党校政治学博士后。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