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黎明  >>  正文
演员的公众形象与私人生活
周黎明
08月21日
9 明星嫖娼被抓时,他可能眼见他的演艺事业要轰然倒塌了,即便有许多愤世嫉俗的同情者声称支持他。 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新闻发布会上明显没有提及一部已提名的电影,这成为了全国的头条新闻。 《胜利》是金爵奖的提名电影之一,然而评委会主席巩俐介绍提名电影时,却没有提到它。媒体急求一个解释,这个事件不太寻常。 所以有人认为这个失误最可能的原因是这部电影的主角。黄海波最近因嫖娼被抓,被收容教育六个月。电影节主办方将提名电影移出候选行列,是想避免不必要的关注。 37岁的男演员黄海波是实诚好人的扮演专业户。嫖娼丑闻传遍全国时,大部分的网民却对其表示谅解,称其单身汉的身份导致了该行为。许多人也震惊他竟没有潜规则他周遭不如他的新人。对于一些网民而言,那样并不违法只是在道德有些问题罢了。 这与另一位明星一一文章事件揭露后的反响截然不同。文章一直是单纯实诚的公众形象,但是他却对妻子不忠。那段时间公众反响快速而不留情面,文章不得不进行大量的道歉。 文章与一成年女子做出了不正当的事情,黄海波触犯了中国法律。在公众舆论的法庭上,他们中哪一位会获得更严厉的惩罚?有些人甚至开玩笑说鉴于这次出乎意料的大量宣传,黄海波主演的影片都会售光。 事实却更为严重,不容乐观。随着黄海波被拘留,他主演的电视节目都暂停播放了。投资者似乎动摇了。他们可能还没算出保持节目的播放或者舍弃它,两者哪个会花费更多。 法律上,他们可以起诉他,其损失费是他们付给他片酬的两倍。即便这样,他们似乎也陷入了两败俱伤的境地。 要是监管部门对黄海波参与的所有作品实行官方或非官方的禁令,不管是在丑闻前还是丑闻后拍摄完成的呢?他们可以将对社会风气的影响作为辩护理由。 要是买方,主要是国有电视台,因害怕引来不必要的争论而避开了他的作品呢?市场上总有大量的电视剧,他们负担得起挑剔的成本。 要是观众,因揭开了虚幻的面纱,不能够再接受他荧幕英雄的形象呢?公众是多变的,他们今天喜欢你,可能一时兴起就会抛弃你,更别说类似这种巨变之后。 理论上,演员职业中的行为同他们的私生活是两码事。演员可能在荧幕或者舞台上扮演美德的象征,但是他可能在真实生活中恰好相反。反之亦然。要是他们犯法,他们应该面临相应的惩罚。惩罚不应因他们的名人地位增加或者减少。 但是公众舆论法庭并非不能发挥作用。演员塑造他们的公众形象大部分是源于他们的角色,而非他们的普通公民身份。 当他们从这个形象中直接获得实惠时,他们有责任保护这种无形的资产。要是他们无法这样做,他们要承担的后果往往不止金钱损失。 虽然应进一步提高公众意识,分辨清演员的真实身份和他们所扮演的角色之间的差别,但是演员和他们必须尊敬的公众之间存在着一种隐秘的协定。这不是在法律领域内的议题。但是无论如何是存在的。许多演员因个人丑闻而毁掉了自己的演艺生涯。 从轰动一时的电视大赛中脱颖而出的年轻歌手李代沫,因举办吸毒派对获刑九个月,眼见他刚起步的事业要倒塌了。 荧幕偶像刘晓庆曾因逃税指控接受调查,但是指控并未坐实,她被刑事拘留一年后得到释放。之后她的演艺生涯由高峰走向低谷,大部分是扮演配角。更糟糕的是,她不再是小报的头版,不像90年代她几乎每周上头条。 可能最好让市场决定名人丑闻的确切影响。一位香港影星冒犯了大量的大陆网民,他们就联合抵制他的新电影,他最近两部作品的票房收入都很惨淡。 要是政府有所干涉,它就会成为无政治意义的事件,会不可避免地带来负面影响。同样地,要是监管人员对黄海波的影视作品发出禁令,无论期限多短,其法律依据都是单薄的。 然而,要是制作方和电视迷决定抵制黄海波,这个事件就不一样了。他们代表了市场力量,对于这个不完美的演员,谁又能够在市场经济中同观众争辩呢?他们可能会督促他,少扮演正派角色。 丑闻爆发后,他们可能会忘记这个事件,经常是这样的。有些人甚至预言他可能会利用他新获得的名声捞金,但我并不这样认为。 这个事件可能更多的是在说一个转型国家的变化,而非个人嫖娼被抓。正如同大多数国家那样,国人对于性活动如嫖娼的态度从呼吁合法化到认为道德堕落,完全拒绝之,可谓千差万别。只有像黄海波这种名人牵涉其中,才变成了一种“戏码”。 无独有偶,今年上海电影节的名人休•格兰特于1995年在洛杉矶因类似的事件被抓。 他不仅有着良好的公众形象,家中也有位美丽的伴侣。人们简直无法理解他的嗜好。然而,他在一次深夜的脱口秀中登台,并未找任何的借口为自己开脱,之后很大程度上他被宽恕了,他的事业似乎未受此影响。 没有人知道黄海波头上的风暴还要吹多久,或者是否一切都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我们居住在质朴观点不断受到挑战,现实总是令人不安的世界。 许多人因各种原因已转变了他们的态度。但事实上黄海波已不再那么受人欢迎了。 (中国日报周黎明  翻译:爱新闻 唐巧芳)
中国日报专栏作家,双语作家、文化评论人、影评人。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