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  >>  正文
王健:一位越南老知识分子的中国不了情
王健
08月22日
在采访和办理各种手续过程中,常常会与越南河内的著名景点擦身而过,没有时间近距离去交流和品味。关注越南的人都知道,越南的独柱寺是越南的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在越南人心目中其知名度和意义类似中国的天坛祈年殿。为了更深刻地了解越南的人文景观,8月3日,星期日,我来到越南河内的独柱寺。

一位越南老知识分子的中国不了情(上)

机缘偶遇在寺庙 在越南警卫军人的指点下,我来到河内巴亭广场西部的一个小院落。院落正中有一方清潭,潭中一根粗大的石柱之上伫立着一个小巧玲珑的寺庙。该寺庙酷似一支挺拔在池塘之中的莲花,故得名独柱寺。 寺庙正在被翻新,周围用铁皮围挡着,很多雕刻着汉字说明的石碑以及被拆卸下来的破旧砖瓦和朽木被堆放在大树下,尚未完工的新砖木配套建筑旁还堆放着水泥搅拌机以及砖瓦泥沙,俨然是个施工场地。

一位越南老知识分子的中国不了情(上)

正在惆怅之际,忽然听到有人用流利的中国话在讲解着独柱寺的来历。听到乡音,格外亲切。这是位白发老先生,很慈祥。我主动上前与老先生寒暄问好。交谈中知道老先生名字叫越翁平(化名),正在陪在越南做筑路机械工程项目的两位上海人旅游。目前,老先生还兼做中国筑路机械工程项目的翻译。 与中国通结成忘年交

一位越南老知识分子的中国不了情(上)

      中国日报驻越南常驻记者与越南老先生(化名)交谈。

听说我是来自中国北京的中国日报在越南的常驻记者,老先生非常激动,像是遇到了多年不见的故友。老先生问,你知道这个寺庙叫什么名字吗?我说知道,叫独柱寺。老先生说,其实这个寺庙还有一个名字,很多人都不知道,叫延佑寺,意思是保佑长寿的寺庙。至于独柱寺,只是因为外形而得名。老先生热情地向我介绍了延佑寺的来历。 老先生说在越南李朝时,李太祖独自在荷塘边休息,梦到一个和尚握住李太祖的手环绕荷塘。李太祖醒来,认为是上天保佑他在河内立业,并保佑他延寿不老,遂派人在荷塘中建立了一个寺庙,取名延佑寺。老先生还带我来到一棵根深叶茂的高大的菩提树下,说独柱寺后的这棵菩提树,是1959年印度总理访问越南时赠送给胡志明的。树下佛像可保佑平安生子。 临分别前,老先生留下了通讯方式,并相约有空去他家喝茶深聊。甚至说,如果今晚有空就可以去,那种对中国人的热情溢于言表。这是怎样的一位老先生呢?为什么对中国人如此热情?老先生可以用中文交流,老先生说他还经常往返于中国和越南,并一直为中越之间的经贸交流尽心尽力。我得出结论,老先生一定是个中国通,但更深的背景和经历对我却还是个迷。 心系母校中国唐山铁道学院 8月4日晚,我打通了老先生家中的电话,是老先生的儿子接的电话,说父亲带小孙女上街玩了。10分钟之后给我回电话,并告诉了我他家的具体地址。10分钟过后,老先生打来电话,问我吃饭了没有。我说吃过了。老先生说那就不用那么麻烦,并约我在河内吉灵街的PULLMAN宾馆大门前等。我如约来到吉灵街,打算先在街上买件礼物后再找个咖啡馆请老先生边喝咖啡边听老先生讲故事。正在街上咖啡馆前向店老板询问礼品店时,老先生从背后走了过来,拉着我的手,执意要我去他家去喝茶。走近房间,老先生的老伴、儿子、儿媳都热情地向我打招呼。这是个温暖的家庭。老先生的家是个四层小楼。一层为厨房,二三层为客厅和卧室,四层是供奉祖先的地方。越南几乎家家都有佛龛,都烧香祭祖。老人说,这是政府分配给他的房子。我说,您一定是老干部。老先生笑着说,革命老干部。 老先生热情地把我迎到二层客厅,沏好红茶。开始讲述他的独特的故事。 老先生说:“我在越南专修了一年中文之后,有幸被政府派到中国河北唐山铁道学院学习。在那里学习了5年(1960年-1965年)。据老先生介绍,这个学院最初是英国人建的,因为英国要在中国开滦开采矿石,将矿石运到天津塘沽,然后再通过海路运到英国,所以英国就在唐山建了这个铁道学院。学院与大学相比,专业性更强,因此在这个学院有很多研究筑路机械的著名教授。这里曾经制造了中国第一辆拖拉机,中国内燃机车,电力机车,中国磁悬浮列车。后来该学院迁至四川,改成西南交通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的结构布局是按照河北唐山铁道学院的样子复建的,连学校的大门都是原来的样子。学校搬迁的时候,有很多著名教授故土难离,不愿意跟随学院迁至四川,有些教授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牺牲了。”谈到此,老先生很动情,眼睛湿润了。 老先生继续说,“前年,我的母校组织校友聚会,我来到四川西南交通大学,看到学校的大门,就想起了在唐山铁道学院留学的经历,心里都想哭了。”老先生说,现在从这个学校出去的教授都分布在北京、武汉、宁波、上海等地。 老先生说:“我在唐山铁道学院主修的是筑路机械专业,主要是学习挖掘机、抽水机、修路机等的原理。我在中国的五年里,除了本专业外,我还像当时的中国学生一样学习了俄语。”老先生动容地说,“我真的好幸运。我在学校度过了我的平静的岁月。因为我毕业以后中国就发生了文化大革命。再后来就发生了唐山大地震。” 老先生说,“我毕业后,正好赶上我们与美国打仗,我们与苏联和中国合作,我主要是从事修筑桥梁的工作。因此,虽然我不是兵,却很像兵。和平恢复后,我们的经济主要依靠中国,因为中国的产品价格合理,技术工艺也比较适合越南。” 老先生说,“我从中国毕业后,在越南国家交通部的一个处任职。后来国家派我到中东阿拉伯单独工作。在出国之前,国家让我在河内又专修了一年的阿拉伯语。我在伊拉克工作了一年半。由于美国在那里发动战争,我又回到家乡。之后又被国家派到老挝去工作。当时在老挝有很多人白天工作,晚上就当土匪,袭击在这里工作的人。在这里的工作没办法进行下去。但当时的老挝政府官员却说,千万不要撤离,因为他们想得到援助。可是如果得到援助,搞建设,就要有稳定的环境,如果不稳定,在这里外国人自然就要离开。当时越南要派特种部队去接我,我说没有必要,拒绝了。” 老先生感慨地说,“我小时候上普通中学,越南与法国打了九年仗。我长大之后,越南又与美国打仗。年轻的时候都是在动荡之中。所以我属于晚婚,我儿子是78年生的。我今年75岁了。” 中越文化相通 民族相似 关于文化语言文字 老先生说,中国与越南有很多相同的地方,语言相通。中国有四个声调,越南有六个声调,基本上一样。 谈到越南文字拉丁化,老先生说,越南文字拉丁化一开始是法国人搞的,是法国人的决定。法国统治越南80年,他们的传教士在这里传教,需要一批走狗来推广,让老百姓接受,这是法国为了自身的利益搞的,不是越南人自己的决定。历史上法国统治我们,用拉丁字为他们服务,当时的报纸也是拉丁文字。 老先生接着说:“胡志明1945年闹革命,也感觉拉丁字母好用,说只有推广拉丁字母,才能富国。” 老先生说:“1945年,我们有两个敌人,一个是法国,一个就是文盲。所以除了与法国人打仗,另一个主要任务就是拉丁化,以此来扫除文盲。” 关于节气节日 老先生说,“中越两国同属水稻文化,按照节气种地耕地。” 老先生说:“我们的节日,也与中国一样。比如春节、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鬼节、七夕节、重阳节、腊八节等,时间与中国的节日都一样。端午节在越南还称杀虫节。” 讲到七夕节,老先生说,每年七夕节都要下雨,但雨不会大。这里的说法是,就是这天牛郎和织女鹊桥相会,他们会激动得流泪,但眼泪不会流得太多,所以这天要下雨,但都不会大。按照越南的说法,天上有银河将牛郎和织女分开,在农历7月初七,牛郎织女相见,要靠乌鸦来在银河上搭桥。而在这个季节,越南的菠萝蜜成熟,菠萝蜜的汁液很粘稠,乌鸦吃菠萝蜜的时候头部的毛会被粘掉,这个现象被民间说成是乌鸦为了筑桥,用头顶石头,把头上的毛磨光了。 关于中国的名胜古迹 老先生对中国的名胜古迹传说也很感兴趣,甚至用心去研究。他说,1960年去中国的杭州参观,来到虎跑泉。黎明时分,太阳照射在泉水上,如果用棍子搅拌池中的水,光谱颜色就会出来。 老先生说:“我当时感觉很奇怪。我问当地的导游,他让我看资料。因为池中的水属于混合水,没有完全反应。不同的水的物理结构不同,表面张力也不同。表面张力很大,在杯子里,凸出的水面可以高出水杯口边缘18毫米。我当时不懂。最近我搞明白了。搅拌的离心力越大,比重大的液体惯性就越大,比重不一样,就会分层。每层会有不同的折射,光谱就出来了。” 关于越南与中国、法国、日本、美国的关系 老先生说,1945年前日本推翻了法国对越南的统治,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越南推翻了日本的统治,当时的蒋介石政府代表同盟国,来到越南接受日本投降,武器收缴后属于蒋介石。当时蒋介石的军队有2万人,而当时越南也刚刚夺取政权,由于日本投降时把粮食都运走了,越南有150万人饿死。当时胡志明提出把法国人请回来取代蒋介石,越南人民反对。 老先生说:“1945年胡志明哭着向自己的同胞说他不愿意违背民意,但历史会证明他是对的。当时越南人民同意了他的意见。所以说是胡志明让法国人卷土重来的。法国人来了,取代了蒋介石。胡志明开始号召抗法,并说这是长期的斗争。”老先生说,“胡志明把越南几个共产党组织在香港统一后,开始有了威望。之前,很多人对他是不服气的,因为胡志明没有文凭。胡志明只在俄国学过一年。可是胡志明在哪个方面都可以当老师,他会汉语、法语、俄语。从那天起得到了信任。” 老先生说:“与法国打了9年以后, 1954年这场战争终于结束。当时胡志明说,不要太高兴,打完法国,还要打美国。因为他了解到美国准备打越南。后来越南与美国又打了9年。胡志明病后,还嘱咐,等美国B52打到河内,再开始教训美国。他派人到苏联学习火箭技术,当时苏联有正规的抗干扰技术。至今,我们如何抗干扰对外还是一个迷。” 老先生接着说:“我去伊拉克时,看到他们有防空洞,我提议应该在洞中再建洞,他们不听。后来,我发现他们的防空洞的窗户上布满了银线金属丝。我告诉他们24小时内美国会有飞机来,他们不信,最后被炸。我们与美国打了9年,我们经常用假阵地来迷惑美国飞机。美国飞机常超低空飞行,躲避雷达,他们还会派特工在轰炸目标上挂银丝来干扰雷达信号。” 老先生说,“目前中国和越南有分歧,两国经济往来中,有冲突就会造成损失,但两国政府和人民还是本着友谊的。” 老先生说,“即使是79年中越战争,有4点可以证明越南还是本着与中国友好的。第一,战争全部在越南领土进行。第二,当时与中国军队作战的主力军是当地民兵,我们没有用军队进行正面战。第三,绝不使用重型武器,因为当时苏联向越南提供了重型武器。第四,战争结束后,不做仇恨中国的宣传。所以,战争结束后两国很快恢复了友好往来。” 老先生认为,“越南绝不能把美国引进来。菲律宾有美国的军事基地。越南没有美国的军事基地。” 老先生说,“法国是胡志明引进来的。那是因为他在法国生活多年,对法国非常了解。认为可以打败法国。他认为法国好打,而美国不好打。所以胡志明认为要等美国B52轰炸河内时,把B52打下来,美国才会离开越南。” 老先生说,“美国政府从来没有承认过美国打过越南。”老先生的这个说法是前所未闻,因此笔者对此颇为吃惊。 据资料称,1964年7月底,美国军舰协同西贡海军执行“34A”行动计划,对越南北方进行海上袭击。8月1日,美第七舰队驱逐舰“马多克斯”号为收集情报,侵入越南民主共和国领海,次日与越南海军交火,击沉越南鱼雷艇。美国政府迅即发表声明,宣称美海军遭到挑衅。3日,美总统 L.B.约翰逊宣布美国舰只将继续在北部湾“巡逻”。4日,美国宣称美军舰只再次遭到越南民主共和国鱼雷艇袭击,即“北部湾事件”,并以此为借口于5日出动空军轰炸越南北方义安、鸿基、清化等地区。7日,美国国会通过《东京湾决议案》,授权总统在东南亚使用武装力量。这一事件是美国在侵越战争中推行逐步升级战略,把战火扩大到越南北方的重要标志。 老先生说,“越南将美国的航空母舰船头打烂,而且在公海打。美国称越南在进行恐怖战争。美国打胜仗之后,宣称美国没有宣布战争。因此一直不承认打过越南。越南对此将计就计,说既然你美国说没打越南,你说没打就没打。你是不宣而战。因此我们不是交战国。你们的飞机来,我就打飞贼。既然是贼,那就不能是俘虏。所以,我们就杀飞贼。我们可以不按国际有关俘虏的条约来处理飞贼。因为在美国是有钱人的子弟才能当空军。我们抓住这个,见贼就杀。” 老先生说,“如果美国承认打了我们,被我们打下的飞行员就是俘虏,我们当然要按公约对待俘虏,同时我们就可以让美国对我们进行补偿。后来美国说,应该给点面子,于是美国通过非政府活动的方式对越南进行补偿。越南给美国留了面子。” 老先生说,“起初美国人认为可以利用胡志明,想支持胡志明,后来发现胡志明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就不再支持胡志明。因为当时的南越的吴庭艳是典型的民族主义者,不听美国人的话,所以最后被美国暗杀。” 老先生说,“虽然越南目前与中国发生冲突,但我认为美国绝对骗不了越南。我也教育我的孩子,要与中国友好。我儿子和儿媳开始在韩国企业工作,掌握监控器的制作技术。现在他们利用这项技术制造监控器,然后再供应给韩国。” 老先生说,“日本是无仓库的工厂,他们凭借的就是技术。所以,我教育我的孩子做无仓库的工厂,利用手中的技术争取客户订单,然后再进行生产,向客户提供高技术产品。” 关于越南共产党 谈到越南共产党,老先生说,你们要是到孔庙,会看到这样的对联:道德贯三才天地之中有天地,文明开万事春秋之后无春秋。其中的道德和文明被胡志明作为越南共产党的核心思想。 老先生说,“现在越南的政府文件上都印有‘独立、自由、幸福’几个字,这些都相应地来自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独立对民族,自由对民权,幸福对民生。所以中越两国没有理由不亲近。” 老先生说,目前有些人表面是拿中国说事儿,但实质是想推翻越南共产党的统治。 老先生说,越南知识分子有判断力,不容易被他们欺骗。老先生问,“我说的话,你能懂吗?”我说听懂了。老先生笑着说,“我的观点,法国人不懂,美国人也不懂。你说懂了,我很欣慰。” 老先生还约我改日到文庙,继续向我讲述中国文化对越南的影响。
中国日报江西记者站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