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  >>  正文
中资企业与越南经济 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王健
09月01日

自今年5月越南发生反华暴乱以来,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这个名字就与“河静省排华暴乱”、“打砸抢”、“中国劳工”、“损失”、“赔偿”等关键词一道成为中国媒体的亮点、热点。无独有偶,“Formosa”也与“河静省排华暴乱”、“打砸抢”、“中国劳工”、“损失”、“赔偿”一道,成为越南媒体近期报道中的热词。那么,“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和“Formosa”到底有什么关联呢?

笔者百度了一下,原来“Formosa”(福尔摩沙)一词来自拉丁文及葡萄牙文,均为“美丽”之意。15世纪以来,自大航海时代开始,葡萄牙人在全球开辟新航线后,世界上许多地方便以福尔摩沙命名,遍布欧洲、非洲、北美洲、南美洲、亚洲和大洋洲。国际上使用“Formosa”时,通常指的是台湾。

原来越南媒体出现的Formosa公司指的就是中国媒体提到的“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

那么这是个什么样的公司?为什么这么久一直同时牵动着中国媒体和越南媒体的神经呢?

据悉,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是越南规模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资项目之一,建成后将成为东南亚最大的钢铁企业。

据越《年轻人报》2012年12月3日报道:12月2日,越南总理阮晋勇宣布开工建设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钢铁厂。钢铁厂是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钢铁冶炼区与山阳港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投资业主为台湾Formosa集团。项目两期的总投资额150亿美元,面积3000公顷,包括钢铁冶炼厂、30万吨级深水海港、2150MW火电站、办公区、专家区、职工生活区等。阮晋勇在开工仪式上表示,该项目的建设将推动越北中部特别是河静省经济社会的发展。

从越南媒体的上述报道可以看出,这个企业设计的工程项目的建设“将推动越北中部特别是河静省经济社会的发展”,一直得到越南政府总理的青睐。

一、中资企业,包括台资企业,与越南经济一损俱损

但天有不测风云,这家受到越南政府总理青睐的台资企业也在越南排华暴动中遭到了重创。

据香港中通社2014年5月15日电台北消息,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在越南这次排华暴动中,除了在平阳省的聚酯和尼龙厂房遭到打砸抢之外,在越南中部兴建中的河静钢铁厂也受到波及。

据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15日表示,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钢铁厂14日发生承包商雇用的越南劳工挑衅大陆劳工,最后暴力相向。据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当天发出的新闻稿,位于越南河静省建设中的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14日下午于厂内工地发生大陆承揽商公司所雇用的数百名越南工人纠集罢工,在厂内四处流窜,挑衅攻击承揽商的大陆劳工、砸毁承揽商办公及机具设备,並迅速演变为暴力攻击、纵火、破坏厂房、抢掠财物等非理性行为,范围甚至扩大到厂外承揽商大陆劳工生活区。

笔者注意到,从报道中提到的钢铁厂、深水港、火电站,甚至配套的铁路、重型起重机等,虽然主要投资业主是台资的Formosa公司(简称),也就是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但几乎都是由中国大陆的承揽商(如中冶集团等)带领中国大陆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和劳工以及越南本地劳工共同设计施工完成的。

笔者了解到,作为在越南反华暴乱中遭受冲击最严重的厂商之一,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向越方索偿,称越南政府必须全额赔偿受影响的公司,这样才能恢复外商对该国作为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的信心。

2014年5月19日台北中央社报道,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信义表示,河静钢铁厂建设工程至今已经投入逾60亿美元,因此不会因为越南发生暴乱而停止投资。本来计划明年5月底点火,但做到一半碰到暴乱,大家损失不少,中国大陆承包商中国冶金集团等承包商也希望尽快复工。

《华尔街日报》报道,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信义在接受访问时表示,除据估算超过300万美元的设备损坏之外,建设工期每延误一天会造成1,000万美元的损失。他表示,正在安排与越南总理阮晋勇举行会晤,以便讨论该公司的要求。该公司还表示,在得到越南政府充分的安全保证之前,建设工作不会重启。

笔者看到,自5月份越南排华暴乱发生以来,中越双方先后派政府要员互访互通,虽然还存在分歧,但毕竟也达成了一些共识,特别重要的是一直保持着高层沟通机制,这为两国经贸交流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两国正常交往已经证实并将进一步证实,中资企业,包括台资企业,与越南经济一损俱损。

二、中资企业,包括台资企业,与越南经济一荣俱荣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除了两国之间政府要员的共同之外,越南的基层职能部门也为中越两国进行正常的经济贸易合作做着积极的努力。在越中资企业,包括台资投资业主,中国大陆国企的工程项目承揽商都在做着务实的推进工作。例如,越南河静省公安出入境管理部门为数千中国劳务人员进入永安经济区工作办理入境手续。

据越南每日快讯8月26日报道,8月26日上午,越南河静省公安进出境管理处处长阮德顺大校说,他所在单位正在为进入永安(Vũng Áng)经济区工作的8400名外国人办理手续。

据阮德顺大校说,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向河静省人民委员会提出允许8400名劳务人员(来自28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大多数是中国人),在28个标项,主要是属于永安(Vũng Áng)经济区钢铁厂项目的第一、第二期炼钢炉施工项目中工作。

河静省在接受这个建议后,已经将建议转交到有关部门审查协助。此前,已经有1000多名劳务人员和一些外国专家进入河静省。

阮德顺大校说,如此打数量的外国劳务人员入境进入河静省市件重大和有些敏感的事情。

陈德顺大校说,公安方面将进行检查,尽全力创造条件,为满足标准的任何人颁发暂住证并增加签证期限。

笔者最近与朋友探讨在越中资企业,包括台资企业何去何从的问题时了解到,在越南的台资企业与中资企业以及管理人员、技术人员和其他劳务人员形成了共生的关系。台资是中标的投资业主,他们受利益驱动,主要以赚钱为动力,但他们不太懂得如何融入越南本地文化,所以与越南本地劳工关系非常紧张,为了提高生产效率,调动劳工的积极性,必须从大陆雇佣中层技术和管理人员以及技术熟练工。因为这些台资业主,原来就是在中国大陆投资建厂,已经拥有了在大陆投资建厂的中层技术和管理人员等人脉。在越投资建厂,台资企业仍旧喜欢雇佣这些人员。出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以及现实的需要,在越台资企业如果没有中国大陆的劳务人员做支撑,是很难在越南这片土壤上生存的。

笔者从越南媒体最近的一篇报道中了解到,出于投资业主自身的成本考虑,台资企业要想在越南继续开工生产,也不得不雇佣远道而来的中国大陆劳务人员。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领导也称,不能停止雇佣中国劳务人员。

据越南每日快讯8月31日报道,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领负责人:“作为一个生意人,考虑的就是经济效果,我们本想雇佣越南本地人,但有一些工作越南人确实干不了,必须雇佣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劳务人员。”

越南河静省经济区管理委员会说,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作为永安钢铁区和山阳深水港投资商,计划再选数千中国大陆劳务人员。该工程的副组长、台湾人王文祥就劳务人员选用、管理以及将来的投资等做了详细说明。

越南台资企业:不能停止雇佣中国大陆劳务人员

王文祥就劳务人员选用、管理以及将来的投资等做了详细说明。(图片来源:越南媒体)

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王文祥先生说,2014年5月之前,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的工厂上,有26000劳务人员,其中有5000人是中国大陆人,但是,在越南(反华)游行之后,这些人几乎已经全部撤回国。他坦言道,虽然目前越南形势已经恢复平稳,但为了使生产照常进行,我们考虑必须再选用一些劳务人员,其中有一些是中国大陆人。

王文祥先生介绍说,在今年8月,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曾要求各承包商做出统计,每个阶段需要多少劳务人员,特别是中国大陆来的劳务人员,以便向越南省级和中央级政府报告。结果显示,预计需要大约8400人次的中国大陆劳务人员。这些工人将和越南本地劳务人员一起进行炼钢高炉的施工。

关于为什么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不雇佣越南当地人,而必须选择中国大陆劳务人员,王文祥先生也如实做了解释。他说,“作为做经济的人,我比别人更清楚,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很想雇佣当地劳务人员,以便减少费用。但是我可以肯定,就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的焦煤炼钢高炉工程来说,越南劳工自己目前尚不能做得了。”

王文祥先生进一步指出,“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的项目由台湾人中标,但是之后,仍要雇佣中国劳务人员来工作。假如现在我们取而代之雇佣韩国人,将要花费大约6个月的时间让韩国人再阅读图纸,之后再权衡成本。因此,目前不能停止雇佣中国大陆的劳务人员。”

尽管如此,由于雇佣中国大陆的劳务人员费用巨大,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不能全部雇佣中国大陆的劳务人员,还要雇佣越南当地人,让两国的劳务人员一起工作。比如选用一名中国大陆劳务人员与3名越南本地人一起工作。这样是为了确保建设进度,并已经得到越南管理机关的理解,条件是所雇用的中国大陆劳务人员在完成工程建设工作之后立即回国。

谈到工程项目,王文祥先生表达了焦虑的心情,他说,高炉工程分为3个承包项目,包括设备供应、搭建和试运行。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将钱款拨给承包商,他们必须将中国大陆的劳务人员带到公司,并组织越南工人一同工作。在有关项目的报告中,各承包商必须对工程项目的各阶段的细节要了如指掌,比如各阶段将必须做什么,钢铁数量多少,需要多少工人,这些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都要有人监查。但是,作为经营人员,目前我们只希望工程能够确保质量,能够加快进度。

谈到5月份(越南发生的反华游行暴力)事件对台湾兴业钢铁集团造成的影响,王文祥先生无不焦虑地说,“虽然没有人希望那场(暴力)事件发生,但事实上,那场(暴力)事件已经对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害。据当时统计,我们大约损失了大约700万美元。但是很少有人想到,截至到目前,损害必须用数亿美元的数字来计算。”

他继续说,“占地数千公倾的工程需要租用很多设备。就单拿大型起重机来说,每天的租金就高达2500美元。这些租金,开工要付,停工也要付。因此目前我们尚未能准确统计所受损失。”

他说,“尽管如此,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已经为这个工程融资42.5亿美元,因此只希望各承包商尽早将劳务人员送过来工作,以便尽早在某一天生产出产品来。因为数月以来,上述融资款必须要向银行偿还利息。目前我们有大约1900名中国大陆的劳务人员,希望到9月份将有5000人,和以前一样,以便加快工程进度。”

越南台资企业:不能停止雇佣中国大陆劳务人员

台塑河静兴业钢铁责任有限公司仍维持在越南的原投资计划。图片来源:越南媒体

关于未来企业的生产和投资计划时,王文祥表达了信心,同时也表示有些问题得重新考虑。

王文祥说,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仍像在暴乱事故发生前一样,维持原计划。台塑河静钢铁兴业责任有限公司领导只将暴乱视为灾难,并仍旧维持着开始的信心,一期工程总注册资金是99亿美元。虽然因工厂必须停止运行而且缺少人力,高炉必须推迟。按照预计,如果不发生5月份那样的暴乱的话,高炉会在2014年5月出钢水,但目前必须重新考虑。

说到这里,笔者认为,“在越中资企业与越南经济: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俗话说,“人在江湖,总是要还的”。中资企业如何在越南这片江湖中尽量规避“损”,而最大程度地追求“共荣”,这是我们一直要思考下去的问题。

笔者引用武汉大学在越从事交流的学者谢德福博士在公共微信中的一句话作为结束语,试图为“共荣”找到一个答案。

谢博士说,“从中国政府的角度,鼓励对越投资就成为必然的选择。中国的企业经过多年发展,特别是私营企业,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那就是通过对外投资来降低生产成本规避贸易壁垒、靠近市场,有了政府的鼓励,又得益于中越文化的相似性,中国企业(主要是中小企业)会非常积极投资越南。从越南的角度,也非常期待来自中国的投资,这样可以发挥资源优势,学习先进管理经验(由于文化的相似性,中国的经验比其他国家的经验更值得越南学习),解决就业问题,也是解决越中巨额贸易逆差的最佳方案。因此,再怎么闹,只要越南现政府不倒台,越南不乱,中国对越投资的强劲势头就不会有改变。”

中国日报江西记者站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