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敬  >>  正文
毅勇潜行林毅夫:让西方服气的“世界级”经济学家
付敬
09月12日

d439b6003af33a87f56874b2c65c10385343b514

据说,在1979年五月的一个夜晚,一个台湾军人勇敢地抱着“两个”篮球游过台湾海峡,投奔大陆。他太太后来在一个公开场合还开玩笑,抱两个篮球他怎么游,或许你有办法。

这个军人是林毅夫。

80年代初,他在北京大学获得政治经济学硕士学位,继而在自由市场思想的殿堂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2008-12年期间,担任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和首席经济学家,在全球声名鹊起。

在砥砺自己的自由市场思想时,林毅夫始终坚持针对中国国情,在政府角色和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之间寻求平衡,为政府提供药方。 

正是部分由于如他这样一群优秀学者的贡献,中国已经取得了30多年的快速增长和繁荣。他相信,如果国内改革深化,外部条件允许,中国的经济奇迹还有20年的光景。

与此同时,林毅夫坚信中国的成功经验和发展模式可以为一些后发和赶超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所借鉴。他鼓励埃塞俄比亚迎接中国的产业转移,而中国的制鞋和皮革产业已经向这个东非国家投资,为其经济起飞提供了机遇。

他关于发展经济学的思想独立而富有见解,这反映在他的诸如《超越共识:反思经济大萧条》等著作和文章中。

作为中国政府的主要智囊和北京大学的教授,林毅夫是最受西方认同的中国经济学家。 最近,他在布鲁塞尔被Vlerick商学院和老牌的鲁汶大学联合授予博士学位就是明证之一。 

授予仪式碰巧在中秋节举行,这是一个合家团圆的日子。但具有意味的是:林教授1979年到大陆后,虽然他爱人和孩子后来也离岛与其团聚了,但台湾当局现在依然不允许他回台湾看望其他亲戚和家人。

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仪式上,Vierick 商学院校长Verbeke先生在介绍林毅夫时,赞美,褒奖,认同尽现两页纸的讲稿。

“他可能不是唯一寻求他见的经济学家。但是,很少有人如此卓越成为世界级选手。那能够不仅成就个人而是让一个团队耀眼的经济学家就更少了。”

“几乎更没有人能创建一个研究机构为一个进步中的大国提供高质量的思想并训练这个国家的经济领袖。” 

林毅夫是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创始人。

在随后的演讲中,林毅夫用惯有的平静和睿智深入分析了中国为什么能出现长期的经济发展奇迹,中国目前与西方发达体的差距,中国发展的成本和潜力以及中国发展的全球意义。

在回应《中国日报》提问和采访时,林毅夫说他对中国未来二十年保持年均增长百分之八的潜力很有信心,但这要依赖国内改革进程和外部环境的变化决定。“我说的是潜力,这点我必须强调,”林毅夫说。

在2008年,中国的人均国民收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才是美国的五分之一,这表明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技术差距非常大。 “因此中国还有很大的后发优势空间,”他说。

中国目前面临经济转型和经济下行的挑战。在转换经济发展方式的过程中,林教授说我国面临三大问题,分别是较大的收入分配差距,腐败和环境恶化。 

他说:“前两个挑战让普通老百姓不高兴,而环境恶化确让穷人和富人都不高兴,因此,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挑战,”他说。

在对自己的国家真心奉献的同时,林毅夫经常为世界的穷人特别是非洲的穷人着想。他说非洲在西方殖民时代以及后期失去了许多发展机遇,而非洲人需要过更好的生活。

在他于2008-12年担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期间, 他花费了许多时间到非洲做调查和田野工作。他是第一个来自亚洲的世行首席经济学家,而他说:“更重要的是,我可能是世行第一个真正懂发展中国家的首席经济学家。”

在谈到发展的经验和教训时,他说非洲国家可以学习中国的双轨改革模式,渐进开放,一方面为国家没有生气的行业获得转轨空间以保持稳定,另一方面开放那些具有比较优势的行业。 

在听取他的意见后,林教授说埃塞俄比亚领导层在2011年和12年的快速决策已经使中国的制鞋,制革和皮革化工已经向这个东非内陆国家转移。而在这个链条上的中国企业已经有华坚制鞋,东非羊比皮,四川德塞尔化工等等。现在,在埃塞俄比亚生产的鞋已经出口到非洲其他国家和欧洲。“埃塞俄比亚的案例表明,中非欧是可以形成三边合作关系的,”林毅夫说。

他说,在向非洲产业转移的过程中,非洲具有劳动力和资源优势便宜,中国和欧洲同样可以以提供技术,知识,资金和出口市场来获益。

但林教授说他对欧洲还是很担心,可能陷入07-08年经济危机以来的第三次衰退,如是,这将影响中国对欧的投资和出口。“欧洲特别是欧元区再次陷入衰退的危险依旧存在,这是因为欧洲还没有进行必要的结构性改革以提高其竞争力,”他说。

欧洲央行说,今年第二极度,欧盟的经济与第一季度相比原地踏步,而火车头德国以及意大利经济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下降了0.2%.欧洲经济已经在08-09和10-11年经历了两次衰退。失业率高升到11%,而在一些国家,两个毕业生中就有一人找不到工作。

为刺激经济,欧洲央行早些时候再次降息并可能继续量化宽松其货币政策。而结果,欧元持续贬值。林教授说这样的货币政策是为促进欧洲的出口。但欧元区的竞争力,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药方,就是要进行结构性改革并使本币贬值。

“但问题是欧洲问题国家没有自己的货币,若一国贬值将引起欧元区货币贬值,这将可能使美元实施竞争性贬值,而这是全球经济所不愿意看到的,”林教授说。

为使世界经济尽快恢复发展,他说应该在全球考虑实施他早就提出的“全球基础设施计划。”
欧洲在这方面还有一定发展空间,但他说最重要的这将为欧洲提高出口技术和产品的机会。

中国已经和一些邻国提出了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计划,而在非洲也提出了建设高速公路,铁路和航空网络的计划。“这样做可以对冲结构性改革和美圆和欧元竞争性贬值带来的可能困境,”林教授说。

他的名毅夫中文意为“坚毅潜行之人。” 在布鲁塞尔中秋夜举行的仪式上, Vierick 商学院校长Verbeke先生援引林毅夫同事的话来赞扬他:“他有烹石成肴之耐性。”

在砥砺自己的自由市场思想时,林毅夫始终坚持针对中国国情,在政府角色和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之间寻求平衡,为政府提供药方。 

正是部分由于如他这样一群优秀学者的贡献,中国已经取得了30多年的快速增长和繁荣。他相信,如果国内改革深化,外部条件允许,中国的经济奇迹还有20年的光景。

与此同时,林毅夫坚信中国的成功经验和发展模式可以为一些后发和赶超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所借鉴。他鼓励埃塞俄比亚迎接中国的产业转移,而中国的制鞋和皮革产业已经向这个东非国家投资,为其经济起飞提供了机遇。

他关于发展经济学的思想独立而富有见解,这反映在他的诸如《超越共识:反思经济大萧条》等著作和文章中。

作为中国政府的主要智囊和北京大学的教授,林毅夫是最受西方认同的中国经济学家。 最近,他在布鲁塞尔被Vlerick商学院和老牌的鲁汶大学联合授予博士学位就是明证之一。 

授予仪式碰巧在中秋节举行,这是一个合家团圆的日子。但具有意味的是:林教授1979年到大陆后,虽然他爱人和孩子后来也离岛与其团聚了,但台湾当局现在依然不允许他回台湾看望其他亲戚和家人。

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仪式上,Vierick 商学院校长Verbeke先生在介绍林毅夫时,赞美,褒奖,认同尽现两页纸的讲稿。

“他可能不是唯一寻求他见的经济学家。但是,很少有人如此卓越成为世界级选手。那能够不仅成就个人而是让一个团队耀眼的经济学家就更少了。”

“几乎更没有人能创建一个研究机构为一个进步中的大国提供高质量的思想并训练这个国家的经济领袖。” 

林毅夫是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创始人。

在随后的演讲中,林毅夫用惯有的平静和睿智深入分析了中国为什么能出现长期的经济发展奇迹,中国目前与西方发达体的差距,中国发展的成本和潜力以及中国发展的全球意义。

在回应《中国日报》提问和采访时,林毅夫说他对中国未来二十年保持年均增长百分之八的潜力很有信心,但这要依赖国内改革进程和外部环境的变化决定。“我说的是潜力,这点我必须强调,”林毅夫说。

在2008年,中国的人均国民收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才是美国的五分之一,这表明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技术差距非常大。 “因此中国还有很大的后发优势空间,”他说。

中国目前面临经济转型和经济下行的挑战。在转换经济发展方式的过程中,林教授说我国面临三大问题,分别是较大的收入分配差距,腐败和环境恶化。 

他说:“前两个挑战让普通老百姓不高兴,而环境恶化确让穷人和富人都不高兴,因此,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挑战,”他说。

在对自己的国家真心奉献的同时,林毅夫经常为世界的穷人特别是非洲的穷人着想。他说非洲在西方殖民时代以及后期失去了许多发展机遇,而非洲人需要过更好的生活。

在他于2008-12年担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期间, 他花费了许多时间到非洲做调查和田野工作。他是第一个来自亚洲的世行首席经济学家,而他说:“更重要的是,我可能是世行第一个真正懂发展中国家的首席经济学家。”

在谈到发展的经验和教训时,他说非洲国家可以学习中国的双轨改革模式,渐进开放,一方面为国家没有生气的行业获得转轨空间以保持稳定,另一方面开放那些具有比较优势的行业。 

在听取他的意见后,林教授说埃塞俄比亚领导层在2011年和12年的快速决策已经使中国的制鞋,制革和皮革化工已经向这个东非内陆国家转移。而在这个链条上的中国企业已经有华坚制鞋,东非羊比皮,四川德塞尔化工等等。现在,在埃塞俄比亚生产的鞋已经出口到非洲其他国家和欧洲。“埃塞俄比亚的案例表明,中非欧是可以形成三边合作关系的,”林毅夫说。

他说,在向非洲产业转移的过程中,非洲具有劳动力和资源优势便宜,中国和欧洲同样可以以提供技术,知识,资金和出口市场来获益。

但林教授说他对欧洲还是很担心,可能陷入07-08年经济危机以来的第三次衰退,如是,这将影响中国对欧的投资和出口。“欧洲特别是欧元区再次陷入衰退的危险依旧存在,这是因为欧洲还没有进行必要的结构性改革以提高其竞争力,”他说。

欧洲央行说,今年第二极度,欧盟的经济与第一季度相比原地踏步,而火车头德国以及意大利经济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下降了0.2%.欧洲经济已经在08-09和10-11年经历了两次衰退。失业率高升到11%,而在一些国家,两个毕业生中就有一人找不到工作。

为刺激经济,欧洲央行早些时候再次降息并可能继续量化宽松其货币政策。而结果,欧元持续贬值。林教授说这样的货币政策是为促进欧洲的出口。但欧元区的竞争力,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药方,就是要进行结构性改革并使本币贬值。

“但问题是欧洲问题国家没有自己的货币,若一国贬值将引起欧元区货币贬值,这将可能使美元实施竞争性贬值,而这是全球经济所不愿意看到的,”林教授说。

为使世界经济尽快恢复发展,他说应该在全球考虑实施他早就提出的“全球基础设施计划。”
欧洲在这方面还有一定发展空间,但他说最重要的这将为欧洲提高出口技术和产品的机会。

中国已经和一些邻国提出了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计划,而在非洲也提出了建设高速公路,铁路和航空网络的计划。“这样做可以对冲结构性改革和美圆和欧元竞争性贬值带来的可能困境,”林教授说。

他的名毅夫中文意为“坚毅潜行之人。” 在布鲁塞尔中秋夜举行的仪式上, Vierick 商学院校长Verbeke先生援引林毅夫同事的话来赞扬他:“他有烹石成肴之耐性。”

 

中国日报欧盟分社首席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