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独舞  >>  正文
减息能拯救增长减缓的中国经济吗?
心路独舞
11月27日

周五,央行宣布大幅降息,将人民币一年期贷款的基准利率下调0.4个百分点至5.6%,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75%,同时结合利率的市场化改革,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1倍调整到1.2倍;并对其他各档次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做了相应调整,对基准利率期限档次也作了适当简并。

 

降息消息一出,市场一下兴奋了,商品货币集体走高。的确经济增长不断放缓的中国经济目前实在太需要点刺激了,以历史经验来看,降息是央行能采取的最直接应对手段。连续快速增长的中国经济近年正越来越放缓,政府已将GDP年增幅下调至7.5%,而大多数西方经济学家认为哪怕这种增幅都是不太现实的。与此同时,中国不少大城市的房价接连下跌,让本已萎靡的中国经济更是雪上加霜,降息的措施不仅可抵消部分损失,刺激资金入场,而且至少可以防止暴跌。

 

但很多西方经济学家认为,兴奋的市场同时也被愚弄了,因为这项减息看起来并不是“强制执行的”(defacto),央行将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至2.75%的同时又上浮区间上限,这实际上更像是一种暗示,也即愿意的话商业银行可以继续使用3.3%的利率,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利率的上限,因企业债务挣扎的银行当然会更喜欢这个数字。所以法国兴业银行负责人认为,“这种措施实际上对增长减速没什么效果,除了可以阻止硬着陆”。

 

但就算它能阻止中国经济的硬着陆,却并不能阻止它快速下滑,很多西方经济学家认为央行此举不过是对增长放缓超过预想的一种“头痛医痛”的低级反应。11月中国加工业PMI指数降到六个月以来最低的50,这是一个很神奇的临界数字,因为任何低于50 的PMI都意味着加工业的萎缩;而另一个让中国经济不看好的数字来自澳门博彩,专家估计11月的下降程度在18%到21%之间,这种严峻的形势需要的实际上是更有力的应对措施,而不是目前这种象征性的减息,对中国来说目前唯一有效的措施是对企业做大刀阔斧的深层改革,表浅性的注入推动远远不够,就是更大幅度的降息也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市场被愚弄的恶果需要时间才能显现,也许到那时中国经济也失去了及时纠正的宝贵时机,国际经济学家MichaelPettis就一再强调这可能给世界经济带来的高度风险,考虑到在全球所占的比例,中国经济发展停滞或崩溃给全球带来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

《读者原创版》、《华尔街日报》、《彭博商业周刊》等多家特约供稿,博士,任职美国大学。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