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夫  >>  正文
美古和解:奥巴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凯夫
12月23日

12月17日,美国和古巴关系出现历史性转折,进入和解建交的节奏。美国总统奥巴马“破天荒”宣布半个多世纪来对古巴的孤立和封锁政策已经过时,美国到了“卸下历史包袱”的时候了。为此,美国打算未来几个月在古巴首都哈瓦那重建大使馆、重新评估古巴是否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放宽对古金融、商业、信息技术及旅行等限制。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也称“应当学会承认差异,文明共处”,古巴愿意就国家主权、民主和内政措施等与美国交换意见。

奥巴马的“小九九”

自奥巴马这位以“改变”为竞选口号的黑人总统入主白宫后,美国和世界对他寄予厚望,而奥巴马视乎也不负众望,其外交政策与小布什时期的“单边主义”便开始背道而驰了。2009年4月,奥巴马上台伊始便在布拉格演讲中提出构建“无核武器世界”的历史性倡议。同年6月,他又在埃及开罗大学发表了“和解演讲”,对穆斯林世界伸出了橄榄枝。前国务卿希拉里用“巧实力”三字对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做了很好的注解。国际社会也对奥巴马的举动做出热烈回应,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评奖委员会毫不吝啬地将和平奖送给奥巴马,以资鼓励。

而就美古而言,两国关系的改善此前并非没有征兆。奥巴马上台后曾多次对古巴喊话“现在到了古巴发生巨变的时刻了”,“如果古巴政府为他们的人民提供自由,只要在总统任上一天,我就时刻准备着改变对古巴政策。”而古巴政府也有积极回应,一个鲜明的例子是2012年3月,古巴邀请当时的罗马教皇本笃十六世访问古巴,不少禁区被打破。本笃十六世在访问期间,对美古两边都做了工作,一方面继续摆出姿态谴责美国对古巴的禁运政策,另一方面也不失时机地敦促古巴政府作出某种程度的改变,融入国际主流社会。

此后,美古双方在加拿大与继任罗马教皇方济各的穿针引线下,就恢复邦交进行了18个月的秘密谈判,美国也已经逐步放松对古巴的出口限制以及旅行和财产控制等。本月16日,奥巴马和劳尔·卡斯特罗通了电话,共同拍板同意摒弃前嫌,开启两国关系“新篇章”。

因此,此番宣布是出于谈判达成了重大共识,关系改善可谓水到渠成,并非临时起意。但我们也可以想见,美国此时宣布和古巴关系正常化,奥巴马心里也未尝没有点“小九九”。美国和古巴关系并非美国对外关系的重点,在美国的外交菜单中也很难挤在前列,再加上历史包袱过于沉重,这块骨头确实太难啃。奥巴马也是在其最后两年任期,在其它重要外交领域基本尘埃落定后才将古巴问题摆上了台面。

此外,外界对奥巴马在外交上的建树不多也颇有微词。此次奥巴马敢于啃硬骨头,敢于“豁出去”,不排除其有为后世留下政治遗产的考虑。自1961年美国与古巴断绝外交关系后,半个多世纪来两国处于敌对状态。若奥巴马能使得两国冰释前嫌,毫无疑问后人在为奥巴马树碑立传时会浓墨重彩一把。

和解之路不好走

奥巴马在其任期只剩两年的时候想实现美古关系正常化,展现出了巨大的政治决心和勇气,这是美国自1979年与中国建交以来最重大的外交政策变化。但尽管如此,未来美国和古巴关系的改善并非一帆风顺。

这一决定已在美国掀起了广泛争议。不少参众议员表态反对奥巴马取消对古巴的贸易禁运。有参议员扬言,要封杀美国在古巴设立使馆的预算,让大使馆建不起来。有议员认为,白宫要把经贸交流摆在民主与人权之前,这一行为是一种不合理的、背叛美国基本价值的行为。

奥巴马的这一决定也遭到很多古巴裔美国人的反对。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断交,目前美国已聚集了约150万古巴裔移民和流亡者。他们中虽然有部分人表示支持,认为此举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某些便利,但更多人的态度是反对。一些早年流亡美国的古巴人士多数反对奥巴马的决定,这些人价值观很强,认为“美国游客只想躺在古巴的沙滩上,这些人不关注民主人权,只会强化极权政府的控制。”尤其值得留意的是,目前参选总统呼声很高的杰布·布什的妻子就是一名古巴裔美国人,她是一名坚定的“反古巴主义者”。

此外,在上月举行的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失败,奥巴马已变成“跛鸭”总统。政策转变意味着美国将对古巴局部开放商务及交通,但并未中止长期的贸易禁运,而贸易禁运则需要由国会立法通过。没有美国国会的批准,针对古巴的贸易禁运措施无法取消,奥巴马恐怕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美古关系的走向仍存变数。

媒体时评人,国际事务和历史爱好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