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三狼  >>  正文
马赛村落里的钥匙
冷漠三狼
12月24日

6

一家马赛人正在树底下乘凉。

来肯尼亚前就对见到这里的马赛人而充满向往,而这种向往终于在最近去肯尼亚中部Laikipia郡的一次旅行中成为现实。
路不拾遗,不用货币,一夫多妻,喜欢红色的服饰,男人的骁勇善战为狮子所恐惧,我正是带着这些看来的只言片语来到的肯尼亚。

1

马赛人居住的小屋子。

走进马赛村落前,我们正在当地新闻官的带领下颠簸在崎岖的山路上,前往寻找这片土地上的野生动物。路旁的小房子和成群的牲畜早已映入眼帘,并勾起了我无限的欲望。探访这些小房子的机会终于在我们归来的路上降临。

1

Alex和妈妈Tatou在一起

我们的车停下来时,10岁的Charles正在往一个矿泉水瓶里挤骆驼奶,与此同时一头小骆驼正低头吮吸着同一头骆驼的乳汁。
不一会儿,我听到了孩子的哭喊声,那是Charles3岁的弟弟Alex光着脚在草地里奔跑。“妈妈!妈妈!”他边哭边喊着。时而停下,但多次反复,却无人相应。
最终,Charles可能是听到了弟弟的哭喊声,于是边挤着牛奶,边朝弟弟喊叫。他们的妈妈Tatou终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1

3岁的Alex正赤脚在草地上奔跑着找妈妈。

是马赛人。我凭着自己看来的那些零散知识告诉自己。Tatou下齿的门牙少了一个,据说马赛人小时候都会被敲掉一颗下齿的门牙,以利灌药之便。

1

Alex握着装有骆驼奶的瓶子吃饼干,引来很多苍蝇。
沟通的尝试最终破灭了,他们并不会说英语。 Alex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哥哥那里接过骆驼奶,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饼干。是的,正如你从图片中看到的,他很快便被苍蝇所包围。苍蝇飞来飞去,时而“亲吻”他的嘴唇,时而垂涎他的骆驼奶,而小Alex全然没有驱赶的意思。他啃着饼干,用有些忧惧,有些好奇的眼神注视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

1

马路边,护卫我们的士兵正和两个当地村民交谈
在一位护卫我们的士兵的帮助下,我们得知Tatou是他丈夫的第四个妻子,他们每天可以得到5升的骆驼奶,换取150先令的收入。Tatou并不知道自己的年龄。马赛人也有着不数自己子女和所养牲口的习俗。
简单的交谈过后,当地官员引导着我们向一处马赛人的小房子走去。经过士兵的沟通,女主人同意了我们参观拍照的请求。

1

一个新的马赛村落正在形成,简易帐篷已经搭建而起。
荆棘围着两个低矮的小房子,每个应该不足四平米。一位女性长者正躺在树底下,她并不欢迎我们的到来,见有人拍照,她时不时用手遮挡着脸庞,嘟囔着什么。这一家究竟有多少人已不得而知,只见除了女主人和女长者,还有四个仅穿着上衣赤着脚的孩子。

1

一家马赛人正在树底下乘凉,后面挺着一辆没有挡泥板的二八式自行车。
他们的“院子”里,有已经干了的散碎的动物粪便,还摆放着一辆二八式自行车,看上去很有历史的样子,而挡泥板则早已不见了踪影。

1

Tatou背着Alex。
临走前,好奇心最终助长了我的偷窥欲,促使着我走进他们的小房子一探究竟。弯腰而入,一片漆黑,两三步后才见到的一缕光亮打在几盆食物上,照亮密密麻麻的苍蝇。炭火发着微弱的光,烧着水。而炭火后面,想必就是他们晚上的栖身之处,几块板子铺在地上,难有一个单人床那么大。想象不到这个至少有六个成员的家庭晚上将如何入眠,拥挤和苍蝇怕一定是生活的一部分。
当我整理在马赛村落的照片时,我无意中发现了Tatou手上系着的两把钥匙。Tatou说她现在的愿望是能够赚足钱让自己的孩子去上学。
钥匙开启的也许是智慧的未来,但也似乎意味着毁灭,在不太遥远的未来。一切已成定局,一切又不得而知。

1

隔着荆棘围城的栅栏,一个小女孩向我看过来,不过他很快跑开了。
就在路的另一侧,一个新的马赛村落正在形成,简易的帐篷已经搭建了起来,大人们也许早已出门忙碌,隔着荆棘只见到两个孩子。一个浑身赤裸也许不到三岁的小男孩竟自己在篱笆后倒腾着午饭,炊烟升起,他时不时发出婴儿的叫喊声,伴着碗盆的碰撞。另有一个小女孩紧张又稀奇的看着荆棘外的我们,一会儿也跑开了。

1

10岁的Charles正在挤骆驼奶,与此同时一头小骆驼也正吮吸母亲的乳汁。
逐水草而居的他们,下一站又将是何方?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