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  >>  正文
2014年世界经济发展回顾 与2015年世界经济展望展望
陈新光
12月29日

2014年12月10日,联合国发布了《2015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该报告和世界银行的报告所达成的共识是,全球经济摆脱过去十年债务泡沫破灭的冲击而获得复苏的时间要远比预期的时间长,从中长期来看,世界经济还面临着陷入低增长的联合国的报告风险。报告预测,2015年和2016年世界经济将分别增长3.1%和3.3%,高于2014年的2.6%。

一、2014年世界经济发展简要回顾

纵观2014年世界经济,总体保持温和增长态势,金融危机之后的结构调整还没有结束,导致各国经济发展不均,拖累着世界经济的增长。同时,一些新挑战,如地区地缘政治冲突加剧和埃博拉疫情等因素对未来经济增长构成威胁。

 早在2014年4月,世界银行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就认为,,2014年全球经济活动总体加强,全球增长将从2013年的3%上升到2014年的3.6%和2015年的3.9%。发达经济体的增长率今年将上升到2.25%左右,相比2013年,改善增幅约为1个百分点,是全球经济的主要动力。美国的增长将最为强劲,约为2.75%。美国经济“低开”,日本经济“高走”,欧元区经济好转,发达经济体年度经济增长将达到2%。这表明2014年世界经济活动总体加强,增长将从2013年的3%上升到2014年的3.6%和2015年的3.9%。发达经济体的增长率今年将上升到2.25%左右,相比2013年,改善增幅约为1个百分点,是全球经济的主要动力,实现了经济正增长,但增长速度有差异:核心国家的增长强劲,高债务国家增长疲弱。新兴经济体在外部环境不利背景下,经济活动疲弱,增长预计将从2013年的4.7%逐步加快到2014年的5%和2015年的5.25%左右,2014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仍在三分之二以上。世界银行2014年6月10日发表的报告中认为,从乌克兰危机到美国冬季异常严寒等一系列事件,遏制了今年上半年的经济扩张势头,加上中国经济增速仍在调整当中。因此世行将今年全球经济从过去预计的3.2%调至2.8%,同时该行还将发达经济体今年增长率从1月预计的2.2%下修至1.9%,将美国经济增长率预估从2.8%调降至2.1%。

二、2015年世界经济展望

2015年,世界贸易将继续以缓慢步伐增长,发达国家的财政紧缩将持续,在一些地区的失业率仍然保持在历史最高水平,物价变化呈现不均衡状态,欧元区面临着通缩风险,而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将出现通胀上升的状态,预计紧缩步伐将放缓。

  (一) 美国经济复苏强劲,失业率处六年来最低点

    美国开始出现大幅回升迹象。尤其是房地产市场复苏势头明显,全美房屋均价上涨,最高上涨为21%。此外,失业率显著下降,美国自动数据处理就业服务公司公布的报告显示,仅2014年4月份美私营部门新增就业岗位22万个,创2013年11月以来新高,表明严寒天气消退之后美国就业市场出现好转和经济增长动能走强。创下了失业率处于近六年来最低点,非农就业增量创近三年的之最。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在最新发布的报告中也预计美国经济复苏在未来将加速,原因是劳动力市场走强,新增就业岗位增加,工资上涨。美国从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进口的原有量跌至近30年以来最低水平,凸显页岩革命对全球贸易格局的影响。预计美国经济在2015年经济增长将明显加快,世界银行预计增长3.1%,联合国预计增长2.8%。在主要西方国家中处于领先水平。     

(二)欧元区经济弱势依旧,走势喜忧参半

    在经历了连续多年的负增长之后,2013 年四季度欧元区经济实现0.5%同比正增长,经济企稳回升态势基本确立。2014年年欧元区经济增长出现了许多有利的因素:一是内生增长动力趋强。欧盟统计局6月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在能源和非耐用品生产的带动下,欧元区4月工业产出较上月回升,升幅为0.8%,是预期升幅的两倍,并创五个月来最强表现,预示欧元区经济持续增长。二是出口有望更快增长。欧盟统计局6月13日公布数据显示,欧元区4月末季调贸易盈余157欧元,预期为139亿欧元,就业状况有所好转。三是宏观政策相对宽松,欧央行将在较长时期维持超低基准利率。欧盟财政政策在着力削减赤字、巩固财政纪律的同时,将更多兼顾经济增长和就业需要。然而,欧元区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仍在修复,金融市场能否保持稳定向好态势尚待观察。失业率有所好转,尤其是年轻人的失业率,仍将停留在令人忧虑的高位。乌克兰政局骤变导致俄欧关系紧张,美国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措施可能导致部分资金流出欧元区。总体看,欧元区经济面临的内外环境依然复杂多变,下行风险不容忽视。综合判断,2015年欧元区经济增速在1.3%。

(三)日本经济“高开”,未来前景堪忧

    2013年,“安倍经济学”启动之后,日本经济呈现短暂“跳跃式”增长态势。2014年第一季度GDP增长1.6%,折合年率为6.7%,为近年来罕见,这已经是日经济连续六个季度实现扩张。出现惊人高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日本政府从2014年4月1日起,将消费税税率从5%上调至8%,消费者赶在消费税上调前提前购物,导致占经济60%的私人消费出现“喷井”式增长。第二季度,由于安倍政府为了保证经济不受大影响,在增加消费税的同时,还推出5万亿日圆的刺激计划,以弥补因超前消费结束可能带来的巨大消费落差。日本经济表现不佳体现在出口,5月份,日本出口年率下滑2.7%,季节调整后的商品贸易赤字9090亿日圆,日本的贸易收支赤字有继续扩大趋势,并连续三个月拉低了经济增长。综合判断,2014年日本经济增长动力有所减弱,消费和出口乏力将是制约经济增长关键因素。预计日本经济依旧处在低迷状态,安倍经济学并没有带来经济复苏的起色,在消费税上调导致消费下降的作用下,2014年三季度日本经济出现了技术性衰退,联合国预计2014年经济增长仅为0.4%,2015年经济增长为1.2%,世界银行预测只有0.8%,未来日本经济前景堪忧。   

(四)新兴经济体增速继续放缓   

    自2013年年5月以来,因外资相继从新兴市场撤离和结构性改革滞后等原因,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普遍下滑。其经济增长率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低于5%。中国经济增结构的调整着力于深化国内市场、改进监管体系和扩大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管理范围。同样也面临着通货紧缩的考验,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3年,商业投资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9%,部分行业出现了产能过剩,预计2015年中国的经济增长为7.0%。其增幅虽然是近25年的最低增长率,表明中国经济是在向适度增长转型,以调整经济增长的模式,使之经济发展具有可持续性。金砖国家经济增长同样受到内外部环境的影响,增幅放缓。巴西尽管出台了有利于投资的货币政策,但受到国内通胀居高不下与经济增长疲弱的困扰,政府工作低效率、腐败问题严重、教育、医疗投入低等问题均引起了巴西民众不满,2015年预计巴西的经济增长仅为1.5%。印度经济周期性复苏已经开始,需求逐渐扩大,而一直居高不下的通胀率呈现下降趋势,2015年经济增长为5.9%。南非2015年经济增长为2.7%。在新兴经济体当中,目前经济面临风险较大的是俄罗斯:一是地缘政治冲突加大了俄罗斯经济衰退的风险。2014年以来,克里米亚“脱乌入俄”引发了地缘政治冲突已沉重打击了消费和投资信心,俄罗斯股市大幅下滑,卢布贬值至纪录低位,资本净流出规模远高于2013年630亿美元的资本净流出规模。标普和惠誉已将俄罗斯经济前景评级由稳定调降至负面。二是能源价格下跌导致出口收入下降。美国页岩气革命可能导致世界市场能源价格持续下跌,美欧对俄罗斯的制裁可能继续升级,加剧了俄罗斯能源出口的不确定性。三是经济增长面临货币崩溃、资本外逃、进口萎缩和商品短缺。综上判断,俄罗斯经济增长前景黯淡,2015年经济增速仅为0.2%,世界经合组织预计为零增长。

(五)非洲经济继续加快增长,亚洲经济领跑全球经济增长

非洲经济将继续加快增长,预计2015年和2016年的增速将分别达到4.6%和4.9%。同时非洲经济也面临着风险和不确定的因素:从内部风险来看,主要是一些国家政局不稳、埃博拉疫情和恐怖主义等;外部风险包括来自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和发达国家经济复苏缓慢等因素。然而亚洲经济将继续领跑全球经济增长,预期2015年和2016年经济增长分别为6.1%和6.0%。中国经济在进入新常态和稳步增长同时,其他亚洲国家将出现更大进步,印度、孟加拉国和伊朗经济出现强劲增长。美国高盛公司甚至预测,印度到2016年将以6.8%增长率超过中国的6.7%。

三、当前世界经济值得关注的风险和问题   

    当今许多国际金融组织的研究结果或研究报告的结果,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不容小觑,各国必须采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三管齐下的方式来抵御风险、支持增长。

(一)世界经济目前面对的主要风险

1、货币政策调整的潜在风险

    2014年全球经济政策最明显的趋势是主要国家央行货币政策面临重大改变。美联储从1月起开始逐步退出实施了五年之久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而日本央行正在货币宽松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欧洲央行也面临进一步宽松的政策压力,欧元版的量化宽松政策正在酝酿当中。2008年危机爆发以来,量化货币政策成为全球主基调,经济形势有所好转,但同时也带来较重的通货膨胀,2010年全球政策取向由松转紧,但紧缩政策未持续多久,欧债危机就突然恶化,全球经济二次探底,进而引发了以QE为代表的第二轮全球宽松政策。从目前世界经济的走势来看,第二轮的“量宽”政策并未带来经济的强劲复苏。现在以美联储强化长期低利率预期、欧洲央行实行负利率政策以及日本无限期的量宽政策为代表的第三波量宽政策,对国际金融市场的潜在影响已经渐渐显现,在欧元区国家和日本尤为明显。

2、国际金融市场超常平静须警惕

    经合组织公布的相关区域经济报告认为,经过近年来的努力,亚洲整体上在防范金融风险方面已经有所进步,不大可能出现类似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但2014年以来,发生了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和乌克兰军事冲突、中东局势紧张等地区动荡、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引发卢布的暴跌等事件发生,但未引发国际金融市场的恐慌。然而西方资本市场大多波动率指标不但不升,反倒都跌至较低水平。这种反常情况可能孕育着经济和金融领域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令人担忧,尤其是要警惕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可能带来的金融市场动荡。

3、油价上涨或暴跌将拖全球复苏后退

   据有关统计数据表明,在过去的40年中,国际上每次油价高企都预兆之后的经济下滑。目前全球由于政治局势等动荡而造成每天产量减少350万桶。虽然石油市场目前仍然平静,但随着乌克兰局势升级,欧洲国家对于俄罗斯这一世界最大石油生产国的制裁,可能会使石油价格攀升。目前油价没有涨的原因来自美国的页岩气发展和加拿大石油产量的增加。但这种平稳的油价能持续多久仍然是个疑问。2014年上半年,在伊拉克冲突的刺激下,布伦特原油价格创下9个月新高,引起国际社会担忧。伊拉克是OPEC的第二大产油国,每桶油价目前较年初高出了6美元。一般认为,油价每上升10美元/桶就将拖累全球经济增长0.2个百分点。有预测认为如果油价达到120美元/桶的警戒线,全球经济将处于十分危险境地。然而从下半年起,欧洲和亚洲对石油的需求停滞不前,加之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使得石油暴跌使欧佩克国际石油组织生产受挫、拖累俄罗斯的经济。

(二)世界经济值得关注的问题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首席经济学家凯瑟琳·曼等人士认为当今世界经济面临三大关键问题,各国仍需付出多重努力以应对经济风险和挑战。

 1、经济分化程度加剧

经合组织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认为,世界经济整体仍处于“低温”状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两大群体内部,经济增长“冷热不均”正在加剧。具体来看,美国、欧洲、日本的复苏状况明显不均,欧元区形势不容乐观。新兴经济体增长也出现分化趋势。经合组织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看好,认为中国经济处于再平衡中,正探索在可控范围内放缓经济增长,以实现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巴西和俄罗斯相对来说经济增长缓慢。这种经济分化还表现在收入的鸿沟,其差距达到近30年来最严重的地步,拖累了经济增长。目前,世界最富有的10%的人群收入已是最贫困的10%人群收入的9.5倍,值得关注。

2、多重经济风险并存

  经合组织认为,全球经济目前存在多重风险。从短期看,尤其需要警惕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可能带来的金融市场动荡。  2013年5月,世界金融市场曾因猜测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而导致短期资本迅速撤离新兴市场的动荡。在当下各主要经济体复苏不均衡的背景下,这样的金融市场动荡可能重演,因为风险因素会意外左右金融市场定价。由于世界经济增长疲软、通货膨胀率较低以及债务累积等因素,很多发达经济体公共部门和房地产债务水平仍处于历史高位,资产负债表依然较为脆弱。新兴经济体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在短期资本流入的推波助澜下,债务水平出现急剧攀升,从中期来看,债务问题对全球经济的威胁值得关注。此外,全球经济增长依然存在较多隐忧。经合组织认为,欧元区失业率高企,通货膨胀长期低于目标值,仍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一个主要风险源。美国和英国虽然通过货币政策注入流动性,成功提升国内需求,但商业投资并未有明显起色,也未能实现工资更快增长和避免失业率高企。俄罗斯则面临低油价和贸易疲软的考验。

3、破局需要各国平衡发力

  经合组织认为,全球经济走出“低增长”困境需要采取全面行动,尤其是“促增长”和“结构性改革”两者要平衡发力。推动全球经济提高增速需要同时提振需求和供给,所以既需要持续的促增长政策,又需要调整结构性改革的节奏。虽然各国经济情况和经济政策的特点不同,但过于急促地收紧货币政策或者加大财政紧缩力度,都会损害经济复苏的势头。2011月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举办的20国集团(G20)峰会上,发达国家和新兴体国家聚焦的重点是全球经济增长,打造更有力的世界经济,就实质性问题进行讨论,寻求合作并促进国家金融稳定和经济增长的主要平台。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统计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