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布  >>  正文
哈佛大学的政治魅力
锺布
01月08日

新年刚过,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在国会山前举行的就职仪式成为首都华盛顿的一道亮丽风景。今年1月6日,新一届国会即第114届国会将首次开会,正式履 行立法之责。为此,国会众议院全体435位议员及参议院100名议员中的三分之一必须在国会开幕前举行公开的宣誓仪式。议员单独举行宣誓仪式的历史可以追 溯到1789年第一届美国国会,自此,这一传统226年来从未间断。

最值得关注的是那些新当选的议员,他们多数选择在国会山前举行宣誓仪 式。简短的仪式由参议院或众议院议长主持,新议员举起右手宣誓:“我郑重宣誓支持并捍卫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及法律,并对它们真诚效忠。我在此自愿宣誓,内心 绝无任何保留或借口,请上帝帮我。”第一届国会议员的宣誓词只有一句话,“我宣誓支持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如今的宣誓词自1884年修订后一直沿用至今。

今 年履新的不少议员相当年轻。来自纽约州的众议院议员爱丽丝·斯蒂芬妮刚满30岁,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议员。在华府一月的寒风中,斯蒂芬妮和其他年 轻议员个个笑容满面,眉宇间洋溢着相同的踌躇满志。留意新议员的政治及教育背景可以发现,由于共和党在去年的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新议员中多数是共和党 人。一个更有趣的现象是:这班政坛新星中不少人毕业于最不遭共和党人待见的哈佛大学。

长期以来,共和党籍的政治人物不惜在各种场合嘲笑 “那 些哈佛培养出来的自由分子”。他们演讲时,一旦公众反应不够活跃,总会嘲笑一番哈佛毕业的自由派人士。这一招屡试不爽,嘲笑甫一结束会场气氛立刻改观,台 下的保守民众很快开始欢呼雀跃。久而久之,人们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哈佛校园必定是民主党政客的天下,只能培养像奥巴马总统那样的自由派政治人物。

今年国会的情况却正好相反,参议院新一届议员中的共和党籍哈佛人首次超过了民主党籍的哈佛毕业生。例如,参议院中的共和党籍新议员就有如下几位毕业于哈佛:

亚 利桑那州的汤姆·卡腾,现年37岁,2002年毕业于哈佛法学院;得克萨斯州的泰德·克鲁兹,43岁,1995年毕业于哈佛法学院。内布拉斯加的本·萨 斯,阿肯色州的丹尼尔·苏利文,宾夕法尼亚的派特·图密,路易斯安那州的大卫·维特及怀俄明州的麦克·可瓦坡也都毕业于哈佛。

众议院的情况也十分类似,多位议员曾在哈佛求学。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议员爱丽丝·斯蒂芬妮也是共和党人。2006年,她从哈佛毕业,在校期间曾担任哈佛校报《哈佛深红》的主编和作者,后任哈佛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她说,正是在哈佛,她开始对共和党及从政产生了浓厚兴趣。

哈佛校园传统上一直是自由派人士的天下,其基本政治倾向是多数教授和学生支持民主党及其自由主义思想。不过,只有熟知哈佛的人才知道,这所常青藤大学还有鲜 为人知的保守一面。哈佛自由派人士常常调侃说,哈佛有时就是“查尔斯河畔的克里姆林宫”或马萨诸塞州的“剑桥人民共和国”。政治上比较公允的哈佛学生认 为,哈佛校园的政治氛围既有明显的自由派思想,也适合保守思想生根发芽并开花结果。

共和党的政坛新星汤姆·卡腾说,他在哈佛的求学经历并 没 有受到民主党思想的影响,反而坚定了他对共和党的认同。他说,求学哈佛令他认识到,从政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哈佛共和党人俱乐部前主席、目前的共和党全国委 员会演讲撰稿人马克·伊萨克森认为,哈佛其实特别适宜于共和党人的成长。因为哈佛从来不缺民主党人,他们遍地都是,校园里的民主党人反倒像多余的人一样。 相反,哈佛的共和党人则处处面临挑战,因此他们会常常反省自己的政治观念,认真评估自己坚持的政治理念,并需要不断地向其他人阐述自己的观点,从而更加坚 定自己的信念。现任哈佛共和党人俱乐部主席阿伦·亨德里克说,哈佛中偏左的政治氛围反而培养了不少右翼学生。哈佛令一些进校时并不接受保守思想的学生转而 支持并加入保守的共和党。

哈佛教授中除了著名的自由派教授外,同样有一大批持保守思想的教授,如曾任小布什总统高级经济顾问的经济学教授 格 里高利·曼昆;曾任里根总统首席经济顾问的经济学教授马蒂·菲尔斯坦;比较文学女教授露丝·怀斯和政治学教授皮特·伯克威茨等。这些教师的保守思想不但平 衡了校园政治的自由主义倾向,而且给哈佛的保守主义增添了政治智慧。

(本文未完)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查看全文,请点击腾讯大家钟布专栏,或访问链接: http://dajia.qq.com/blog/431832001157375

任教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关注新媒体及移动科技的发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