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天下  >>  正文
切莫神圣化《查理周刊》
说天下
2015年01月09日

关于作者:胡安·科尔(Juan Cole)是密歇根大学历史系教授。

2

恐怖分子在巴黎残酷枪杀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沙尔利周刊》(Charlie Hebdo)的编辑、漫画家和其他职员,连带两名警察,这件事在我看来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袭击行动,意在分化法国和欧洲公众。

像基地组织(al-Qaeda)这样的恐怖组织,他们的问题在于招募的成员都是穆斯林,但大多数穆斯林对恐怖行动并不感兴趣。大多数穆斯林甚至不关心政治,更谈不上政治化的伊斯兰。法国拥有6600万人口,其中500万是穆斯林。不过,民调显示只有三分之一,也就是不到200万的穆斯林对宗教感兴趣。法国穆斯林可能是世界上世俗化最强的穆斯林(前苏联民族穆斯林有宗教信仰和遵循教条的比例也很低)。二战后,很多穆斯林作为劳动力移民到法国,他们没有文化,其后代对中东的原教旨主义也很陌生,追求的是城市国际化的文化,例如饶舌乐和拉埃音乐(rai)。生长在巴黎的穆斯林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们更加虔诚,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反对暴力,忠于法国。

基地组织想从精神上统治法国穆斯林,但却碰了一鼻子灰。可是,如果它想让法国人产生隔阂,让穆斯林以为就因为自己是穆斯林就受到非穆斯林非人的待遇,这样的话,基地组织就可以在反对种族歧视的问题上让所有法国穆斯林产生政治认同感。

20世纪初斯大林主义者(Stalinists)使用过这种手段。几十年前我阅读过一篇报道,讲的是哲学家卡尔·波普尔 (Karl Popper)1919年在维也纳大学旁听时,在长达六个月的时间里迷恋马克思主义(Marxism)的故事。当他发现马克思团体企图用借刀杀,煽动武装冲突时,他毅然脱离了这个团体。在1919年6月15日的行动中,警方在维也纳的Hörlgasse击毙了8名社会主义青年。对布尔什维克中的无耻分子——也就是后来成为斯大林主义的追随者——来说,大多数学生和工人不想推翻商人阶级的事实让他们感到不爽,因此,他们中的某些人很乐意能将劳动者和资本家之间的“矛盾尖锐化”。

实施这次袭击的人员显示经过专业的训练。他们操着一口纯正流利的法语,肯定知道他们正中法国右翼领导人玛琳·勒庞(Marine Le Pen)和仇视伊斯兰教的法国右翼党派的下怀。他们可能是法国人,但表现是久经沙场。这场可怕的谋杀并不是针对宗教诽谤而发动的一种真诚的抗议活动,而是企图挑起欧洲社会对法国穆斯林的大屠杀,如此才能让基地组织的招募行为在突然间彰显其取得的成功,而不是在真实的法国“北非后裔”青年(法国阿拉伯人玩笑地称自己)面前支支吾吾。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有一些报道称,这次遇害的两名警察中有一人就是穆斯林。

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基地组织在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领导下成功地在伊拉克部署了这种分化战略。他们不断地攻击什叶派穆斯林及其圣迹,并在巴格达挑起对100万逊尼派的种族清洗。在各种“达伊沙”(Daesh,ISIL或ISIS的阿拉伯语缩写)化身的帮助下,分化行动进展顺利。最后,残暴和种族灭绝的策略奏效,达伊沙将所有在伊拉克的逊尼派阿拉伯人收揽进来,鉴于遭受了什叶派如此多的报复,这些无辜者只能去寻求保护伞,而保护他们的人就是有组织蓄意挑起这些事端的始作俑者。

"激化矛盾"是反社会和极权主义者的策略,目的是把人民从对漫不经心的生活中拉出来后掠夺他们,转移他们的精力和财富,达到一个自称伟大领袖的变态目的。

唯一有效应对这种操纵策略的方法,如同大阿亚图拉阿里·西斯塔尼(Ayatollah Ali Sistani)十年前想要告诉伊拉克什叶派的那样,是不要因为小部分人的错误就冲动地责备整个种群,拒绝因政治身份而发动报复活动。

对那些要求无关人士为他们所谓教友负责的人——基督教从未有这样的要求,逊尼派穆斯林学习和裁决的所在地爱资哈尔学院(al-Azhar Seminary)与包括阿拉伯联盟在内的22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对这次袭击进行了强烈谴责。

有一个模式可以应对恐怖分子挑衅和激化矛盾的企图。在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因挪威左翼人士对待穆斯林过于软弱,从而实施大屠杀之后,挪威首创了这个模式。挪威政府宣称不会使用武力反恐。他们将布雷维克视为普通罪犯予以审判。挪威人民坚守其让人钦佩的挪威现代价值观念。

大多数法国人将依然坚持他们在《人权宣言》里发明的价值观。但是,狭隘可恶的少数分子会蓄意借此极端化自己的暴行而实现其目的。欧洲的未来取决于法国右翼领导人玛琳·勒庞的追随者们是否会成为欧洲主流。极端主义的兴盛取决于其他人是否也呈现出极端主义,因而宽容势必会打败它。

请准许我向《沙尔利周刊》遭受的恐怖行动中受害者的亲人、朋友和读者表示沉重哀悼,包括斯特凡·沙博尼耶(Stephane Charbonnier),伯纳德·马里斯(Bernard Maris),漫画家乔治·沃林斯基(Georges Wolinski),珍·卡伯特(Jean Cabut),阿卡·卡布(aka Cabu),Berbard Verlhac(又名Tignous)和其他受害人士。就像沙博尼耶(又名沙尔博)说过的那样,"我宁愿站着死,也不要卑躬屈漆活着。"

 

【责任编辑:管理员】
天下专栏百家争鸣,直击你最关心的话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