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  >>  正文
“神秘”的非洲统计数据
陈新光
02月12日

最近,由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经济学家杰文(Morten Jerven)撰写了一本统计专著,书名为《可怜的数据》(Poor Numbers),2013年1月在美国出版,在各国统计学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使得人们对非洲的统计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可以说揭开了非洲统计的神秘面纱。有人说杰文博士撰写此书目的是因为受到2010年加纳国家统计局宣布,该国对当年度的GDP统计口径重新调整,结果GDP的数据比上一年提高了60%有关。然而作为联合国统计委员会却对此不以为然,认为对非洲国家来说这只是小小的统计问题,因为加纳仍然属于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其数据的修正对整个非洲的统计数据无碍大局。可是这一事件在世界许多经济学家和统计学专家之间却引起轩然大波。致使有许多学者和统计专家开始反思,我们对于非洲大陆究竟知道或了解了多少?特别是对过去几十年非洲的经济发展政策和经济实力,究竟掌握了多少实际的统计数据?正因为受到此项刺激,杰文博士才写了这本《可怜的数据》一书。

回顾历史,宏观统计数据是上个世纪才有的事。即使是当今最发达的美国也只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才开始全面统计宏观经济数据,中国也大约在上世纪40年代才开始这项工作,而非洲的宏观数据,最早也可以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但是回过头来认真检验非洲已公布的统计标准,可以发现绝大多数早期的非洲统计数据都不可靠,不少贫穷落后的非洲国家政府甚至没有统计部门和做到定期发布有关统计数据,致使非洲许多国家至今对人们来说还充满了神秘。

我们知道目前许多发展经济学家和统计专家参考的国际经济数据主要有三种来源。第一种是已故著名经济史家麦迪森在《世界千年经济统计》中给出的数据,直至目前仍是经济学家最主要参考的经济数据;第二种数据是世界银行所提出的“世界发展指数”(WDI),他们主要根据各种公开媒介披露的统计数据综合而成;第三种数据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经济学家们所提供的数据(PWT)。这种数据是发展经济学家们根据各种相对可靠的经济发展数据,用复杂的计量方法推断而成,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公布,目前已经是7.0版本了。

杰文博士在此书中正是综合比较了这三种数据中非洲各国的经济表现,发现这三种数据源对非洲经济的总体判断高度相关,尤其对于非洲经济发展较好的国家有比较一致的看法。但对于最穷的非洲国家的衡量,这三种数据的看法有较大分歧。然而各国经济学家和统计专家最关心的是非洲有哪些才是最穷的国家,所以此书的出版引起学者和统计专家的浓厚兴趣。

该书全面总结了我们在非洲国家统计数据上的无知与错误。他虽然也没有能力提出一整套可靠的非洲经济数据,但至少让我们知道至今非洲的统计数据仍旧充满神秘。拿加纳国家调整统计数据的背后动机究竟是什么,很难揣摩。有人说这是竞选策略,也有人认为只是联合国标准统计方式的调整所致。这个统计数据对于加纳普通人民的生活似乎也没有直接影响。真正受到困扰的只是部分经济学家和联合国官员们,他们变得不知道如何将加纳的经济发展水平与周边其他国家相比较,也不知道应该将加纳归入世界最贫困国家中的哪一类?此时,统计数据就成为了解一个国度的重要参考系,就像当年中国的文革由于国家统计部门处于瘫痪状态,无法定期发布统计数据,直到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前,中国一度被认为是地球上最神秘的国家之一。

还有一种解释是,这三种统计指数所使用的原始数据的来源有所不同。非洲政局不稳,官方机构从来不止一个,统计数据自然也大相径庭。不同原始数据的统计方法,统计范围都不相同,大量数据缺失,还有各种潜在的高估或者低估的因素,都使得外界对非洲经济难以捉摸。既然这三种指数都不太可靠,杰文博士认为,我们就该降低标准,先大致搞清基本经济结构和制度,然后再进一步细化。科学的统计研究,不仅应该具有普遍可比性,而且能准确刻画当地的经济状况。

当代非洲经济史上发生过两件大事。第一件是“结构调整”,第二件是“减少贫穷”。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在非洲推行“结构调整”。这种结构调整是以市场化、自由化为取向,推动非洲经济改革。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放弃“结构调整”,把在非洲的工作重心从“结构调整”转向“减少贫穷”。直到目前,“减少贫穷”仍是联合国官员和发展经济学家的研究重点。现在有些非洲国家已经拥有丰富的统计数据,如坦桑尼亚,保留了较为完整的转型数据可以相互参照与校准。但一些国家依旧完全缺乏统计数据,让人觉得神秘莫测。杰文博士提出,最重要的工作恐怕是将非洲各国的统计方法根据基本的政治经济架构加以调整,从而揭示出非正规部门的经济活动的重要性,以逐步建立一套新型的非洲国家综合衡量体系。

计算宏观统计数据绝非易事,有许多非洲国家对此也心知肚明。据说像加纳、坦桑尼亚、赞比亚这些国家早就知道自己的经济水平被低估,就是迟迟不肯公布真实的统计数据。我们知道像乌干达、肯尼亚、卢旺达从2013年7月起就已经实行三国旅游免签证,通过2010年第十九届南非世界杯也让世界看到了一个真实的非洲。或许这些不愿公布真实统计数据的国家出于一种策略性考量,一旦这些国家的统计部门公布准确的数据,他们就有可能被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排除出最贫困国家的队列,从而丧失重要的经济援助。世界银行2013年加大全球扶贫力度,达到了创纪录的526亿美元,其中非洲的扶贫和在世行承诺额中占比最大,获得国际开发协会贷款总额的50%左右,所以这些非洲国家利用国际经济学家们的无知,他们故意装傻,目的是以获取更多的扶贫资金。有点类似我国西部地区一些贫困县不愿摘掉贫穷的帽子,从而在统计数据上造假,这类报道在我们身边也耳闻不少。

目前世界发展经济学家们为了揭开当今非洲神秘的面纱,正在朝着多个方向努力。一方面是用微观调查数据和田野实验来准确地了解这些非洲国家的微观发展状况,另一方面则是运用高级统计工具从宏观修正经济数据,杰文博士此书就是后者的典型代表,也是作者的贡献所在,同时也给许多学者和统计工作者阅后以启迪。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统计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