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慧  >>  正文
袁慧:蒙医传千载,药香飘世界
袁慧
03月27日

蒙医药专家登上联合国讲坛并做题目为“中国蒙医药在城乡居民健康中发挥的作用和角色”的交流发言,期间蒙医药专家受世界卫生组织大使的接见。

联合国南北对话高端论坛会议上,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院长乌兰作了题目为“蒙医药在城乡居民健康中发挥的作用和角色”的交流发言。

作者 袁慧 《中国日报》内蒙古记者站站长

虽然从小生长在呼和浩特,但对于很多像我一样在内蒙古自治区首府长大的人来说,感受到的蒙古族文化大多来自我们独特的蒙古族音乐、舞蹈、美食和一些风俗习惯等等,这个印象一直保留着,直到最近一次偶然的求医经历,让我走近了蒙医药,才发现蒙医药文化竟也是这般的深厚和神秘!

因为肠胃问题,我选择到离办公室最近的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看病,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医院大厅里仍然人来人往,看着医生开出的全是蒙语的取药处方,我瞬间觉得十分有趣,禁不住问了旁边的大姐一句,“大姐,您是第一次来这里吗?您觉得蒙药怎么样?”大姐茫然的看着我,用蒙语说了一段,哦,也许她是牧区来的,不怎么说汉语,没成想,大姐接着用英语问我,“你可以说英语吗?”原来是一位外国人,那咱就英语聊聊吧!

来自蒙古国的Mrs.Dovdon女士,是乌兰巴托一个食品贸易公司的员工,这次来蒙医院是听一个心理讲座,虽然是第二次来呼和浩特,Mrs.Dovdon女士说,国际蒙医医院在乌兰巴托很有名,很多人都知道,而且来这里看过病。夏天的时候医院还派医疗队到蒙古国为当地患者看病,她特别希望医院的乌兰巴托分部能早日成立,那样看病就更方便了。

医院行政部的小萨告诉我,每天这样的故事有很多,从2012年4月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成立到现在将近三年的时间,已收治蒙古国、俄罗斯、波兰等邻国患者8000人次,吸引了不少原本打算赴俄罗斯、日本、韩国进行诊治的蒙古国公民转而来华入内蒙古就医。内蒙古与蒙古国山水相连、语言相通、习俗相近,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已经成为中蒙人民友好往来的重要纽带!

自治区名蒙医阿古拉在为患者进行蒙医震脑术治疗。

记者与来国际蒙医医院院听讲座的两位蒙古国女士合影。

说起蒙医,大家第一印象也许是又炫、又神秘的温针、火针、放血、蒙医正骨、震脑术这些独具蒙古族特色的治疗方法,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知名脑病专家,全国著名蒙医陈玉良学术继承人,韩光明大夫告诉我,蒙医和中医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基础理论中都体现阴阳学说、寒热理论,都崇尚整体观,认为人体是有机的整体,脏腑器官之间有密切联系,人与自然之间有密切联系,天人合一。

不同的地方,比如在诊脉部位上差异较大,蒙医是在右手切肝脉,而中医是在左手切肝脉。蒙药是由自然界的植物、动物、矿物质组成,服用蒙药要根据人体在一天24小时中的脏腑功能运行变化特点,按时辰服药,早中晚服用的药物是有差别的。

韩光明大夫介绍,目前,在全国很多的医院和药店都有蒙药的身影,蒙医在治疗风湿、肝病、血液病、胃病、皮肤病等方面都很有优势。因为人们对蒙医了解的很少,以及蒙医学术语的特点,蒙医药在推广方面还有些难度,他特别希望国家能够加大对蒙医药的科普推广。

2013年2月,内蒙古蒙医药专家代表团应邀出席了在联合国总部纽约召开的“城市的繁荣-南北对话高端论坛”,自治区卫生厅副厅长、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院长乌兰做了题目为“中国蒙医药在城乡居民健康中发挥的作用和角色”的演讲,引起了世界各国大使的高度关注。

世界卫生组织驻联合国大使Jacob Kumaresan表示蒙医是中国第一个走到联合国讲坛的民族医药,并说:“我们一定为中国传统医药走向世界提供平台和机会。”

文化是无国界的,医药文化也不例外,2014年一部蒙医药题材的电影《第七种味道》在罗马电影节捧得最佳影片奖, 让世界感受到了蒙医的五元六味和超越于此的第七种味道--博爱的精神!花香不如药香,后者来的更加至纯至真,愿蒙医文化感染更多的人,也愿这蒙药之香飘的更远!

中国日报内蒙古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