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  >>  正文
“德国之翼”折翼震惊全球航空运输业
陈新光
03月29日

2015年3月24日当地时间上午9点55分,由西班牙巴塞罗那飞往德国杜塞尔多夫的德国之翼航空公司4U9525航班的空客A320型客机,在法国南部上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省山区坠毁,机上144名乘客和6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德国客机机毁人亡的噩耗在世界引起震惊,人们难以置信一向以严谨著称的德国人和以安全为代名词的德国汉莎航空公司会发生如此“杀人狂”式空难事故。

德国航空空难

德国之翼航空公司一架A320客机24日在法国南部阿尔卑斯山区坠毁,机载150人。(图片来源:英国媒体)

一、飞行员卢比茨的极端行为使“德国之翼”首次折翼

德国之翼航空公司4U9525航班的飞机黑匣子未找到前,人们对此次空难原因有重重猜测和议论,几乎都把矛头集中指向了廉价航空和该空客飞机老旧问题。随着黑匣子在巴黎经专家破译,事故的真实原因也水落石出。原来该客机于3月24日10时45分达到3.8万英尺(11582米)的续航高度后,到坠毁前最后一次出现在法国雷达屏幕是10时53分,高度约5000英尺(1524米)期间,在这急骤下降的8分钟时间里,客机没有向空中交通管制员发出求救信号。原来飞机驾驶舱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事件,根据法国检方公布的德客机坠毁前的驾驶舱语音显示,证明该机的德国籍副驾驶副驾驶安德里亚斯·卢比茨把机长锁到驾驶舱外,故意操控德国之翼空客A320飞机撞山而导致机毁人亡,黑匣子并录下了乘客的惨叫声。根据录音纪录,当机长愤怒地撞门要求进入驾驶舱时,卢比茨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竟“呼吸正常”,显示出大规模的“杀人行为”。

德国检方在对副驾驶安德里亚斯·卢比茨的家中发现了被撕碎的病假条,病假条显示他本来应该在飞机出事当天停飞,也证明了向同事和有关机构隐瞒了自己的心理病患程度。据英国《每日邮报》3月28日报道,副驾驶安德里亚斯·卢比茨的前女友3月27日向德国媒体透露,卢比茨是一个精神饱受折磨、性格古怪的人,善于隐藏内心阴暗的想法的人。他有时会从噩梦中惊醒,尖叫着“我们要掉下去了”。卢比茨的前女友还说,卢比茨2014年曾告诉她:“有一天我会做件震惊整个行业的事情,那样所有人都会知道并且记住我的名字。”当她闻知德国之翼4U9525航班坠毁的消息后,立即想起了卢比茨的话,“当时不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现在一切都明白了。”

法国总理瓦尔斯3月27日对媒体说,目前有足够材料证明,德国之翼航空公司副驾驶卢比茨的蓄意行为造成了飞机坠毁。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教授杰克逊认为副驾驶卢比茨的行为是仿效杀人魔,这种类型的人会因为无法再承受任何事,而制造极端行为来表达抗议。正是副驾驶卢比茨的极端杀人行为,使成立13年从未发生过空难事故的6星级德国之翼航空公司蒙受屈辱,也给德国的航空业泼了冷水。同时,作为德国之翼航空公司的母公司---德国汉莎航空公司也将面临渎职指控。需要指出的,民用班机蓄意制造坠机事件并非是孤立事件,据美国联邦航空局2014年的一份报告揭示,在2003年至2012年之间发生的2758起航空事故中,有8起是自杀事件,相关驾驶员都是男性,中值年龄为46岁。

二、“廉价航空”不是空难的代名词

由于德国之翼航空公司是德国汉莎航空公司麾下的一家全球著名的廉价航空公司,此次空难事故发生人们不禁把它和2005年塞浦路斯赫利俄斯斯航空公司波音737客机空难事故联系在一起,这也是一家欧洲廉价航空公司。欧洲这两起空难事故让廉价航空公司是否安全的话题再度在欧洲升温和引起全球的关注。廉价航空公司安全系数究竟有多大、为何廉价?未来发展现状如何?从现有掌握的数据和资料来看,没有证据显示廉价航空的事故发生率高于传统航空公司。譬如澳洲捷星航空公司是世界著名的廉价航空公司,曾获独立航空评级网站Airlineratings.com最高7星的评级,其安全性丝毫不输给大型航空公司。还有美国西南航空公司是世界最老牌的廉价航空公司,已连续两年成为美国国内旅客运输量最大的航空公司,被《国际航空》杂志列为世界最安全前十名的航空公司之一。目前在欧美主要的廉价航空公司,均保持良好的安全记录。

实事上机票是否廉价跟民航客机是否安全没有必然联系,廉价的真正含义是舒适度降低,而不是安全性降低。为了能够长期维持低票价,各廉价航空公司在降低运营成本上有着许多诀窍,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运营模式。其共同特点是各自都在管理上下工夫,不放弃任何一个省钱环节,其降低成本的途径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实行机队单一化。廉价航空公司一般都选用空客A320等相对成熟机型,好处很多:购机享受折扣、飞行员培训时间缩短,后勤保养维修相对简单;二是避免使用大型机场,改用城市周边的小型机场,以节省机场勤务保障使用费。如在乘客上下飞机时,改为使用摆渡车辆,或直接让乘客登梯上飞机,减少租用通道费用;三是机组人员薪水相对较低,一些空勤机组人员以约聘(契约)方式雇用,以降低人力资源成本。如公司在机场附近租有专门房屋,以节省机组成员的住宿和交通成本。除此外,廉航公司一般会简化机舱清扫,减少飞机停留时间,加快班次。飞机上一般不提供免费饮食或报纸杂志。这其中,最大的成本是人员和燃油。据有关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约有170多家廉价航空公司,廉航公司在美欧航空市场约占三成左右的市场份额,而在亚太地区的市场份额约为20%。

三、人道主义的悲情关怀

德国之翼的机毁人亡,让整个世界为之动容,包括中国、美国、英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元首和首相都在第一时间内给德国总统和总理、西班牙国王和首相发去悼念和援助,特别是作为欧盟的轴心国、也是空难所在地的法国政府,启动了国家“应急红色方案”,在第一时间内派出300名搜救人员和300名宪兵队员及10余架直升机结集在现场投入搜救。3月24日,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六世和王后抵达法国爱丽舍宫,闻知坠机事件即与法国总统奥朗德会晤商谈搜救事宜。德国总统、总理和西班牙首相都相继中断了出访,并对发生空难感到震惊,3月25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和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来到空难现场附近,悼念遇难者并了解救援工作的进展情况。3月24日,法国议会就坠机事件进行了一分钟默哀。西班牙已宣布从3月26日起,举国三天为哀悼日,德国也将在4月17日举国哀悼日。

据法国宪兵发言人帕特里克·图龙3月27日在德国之翼客机坠毁地附近的塞讷镇举行的记者会上说,在客机坠毁现场已找到400至600块遗体残骸,无一遗体完整。飞机的残骸也是一片狼藉,最大的残骸也非常只有小轿车大小。图龙向媒体表示,法国搜救人员对现场进行了非常仔细的搜寻。目前,在坠机现场进行搜寻仍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法方专门配备了有高山地区经验的人员对搜寻专家进行严密保护。法国医疗部门已从抵达客机坠毁地附近小镇的遇难者家属身上抽取血样,用以鉴定和辨认遗体,因为遗体受损严重,脱氧核糖核酸(DNA)对比是辨认遗体的关键。西班牙政府已把一些遇难者的DNA样本运到法国。另外,法国警方也把一套专用设备运到分析中心,以读取遇难者遗体的指纹,另外牙齿以及遗体身上的珠宝也是确定死者身份的依据。

作为航空公司方面,德国汉莎航空公司3月24日当天在官方“推特”上发文,对坠机事故感到震惊和悲哀,并表示深深遗憾,还派遣一个团队前往客机坠毁地点处理事故。汉莎航空公司在杜塞尔多夫机场为乘客家属设立了VIP休息室、热线电话并安排了心理疏导师。同样在事故现场,法国也为乘客家属设立了心理疏导室和安排了心理疏导师。此外,德翼航空公司A320客机在法国失事之后,有些飞同样机型的机组成员因心理压力过大,连日来拒绝登机飞行,除母公司汉莎航空公司派出机组成员支援外,为保障正常航空运行,德翼航空公司还“租借”了柏林航空公司以及TUIfly的机组成员,这是因为该公司机组成员和遇难的机组成员曾经朝夕相处,其中许多人都是好朋友,包括总裁温克尔曼在内的公司高层对机组成员拒飞的决定表示了理解。为消除乘客对空难事故的恐惧心理,3月27日德翼航空公司已将原来的4U9525航班号改为4U9441航班。同一天,德翼航空公司宣布将向失事航班机上人员家属提供“每位乘客5万欧元”(约34万元人民币)的资金援助,作为短期花费的补助,并说明这笔补助不需要家属归还,也不是空难赔偿款,预计德国之翼家属委员会将向每个遇难者家属支付数十万欧元甚至数百万欧元的赔款。

四、加强对飞行员的安全监管刻不容缓

根据对1950年—2009年世界1300次重大航空失事的统计表明:由于飞机驾驶失误(含天气与机械故障相关的)导致空难的占50%;由飞机机械故障(如发动机故障、液压失灵、油箱起火等)导致空难的占22%;由天气原因(如闪电、雷击、大雾和冰雹等)导致空难的占18%;由于意外破坏原因(如撞鸟、电磁波影响、被安装爆炸装置和劫机等)导致空难的占9%;剩下的1%则是我们难以解释的原因,如神秘失踪。

以上的分析,虽然蓄意制造的空难虽然比重不高,只有9%,但结合近年所发生的空难事件,说明加强对飞行员的安全监管已刻不容缓,以德国之翼航空公司4U9525航班的客机遭到不幸为例,空难事故的主要原因是由于驾驶舱出现只有一人,而给犯罪分子制造极端事件提供了客观条件。为汲取这一教训,世界多家航空公司紧急相继启用新规定,要求在两名飞行员(无论是机长还是副驾驶)中一人因需要去卫生间或其它一些原因必须离开驾驶舱的情况下,须有一名机组人员进入驾驶舱陪同飞行员操纵飞机。3月27日,中国民用航空局也发出通知,禁止航班飞行中驾驶舱少于2名机组成员,同日也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区管理局及监管局严格检查各航空公司执行情况。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前主席詹姆斯·霍尔说,飞行驾驶员永远不应单独待在驾驶舱内,所有班机的驾驶舱内都应有为第三名驾驶员准备的折叠式坐椅。

还应该看到为确保客机飞行安全,波音和空客两大主要制造公司围绕飞机安全,在研发制造和高科技的运用方面投入了大量人力和财力;在围绕反恐怖活动方面,世界各国机场的安保和安检也作了大量的投入,安装了许多高科技安检装备;在预防客机劫机方面,不少国家还配备了空中警察。但这些年恰恰是放松了对飞行员的安全监管,导致成为飞行安全的“盲点”,引发重大空难事故。如前两年媒体就报道过印度一家航空公司,在客机起飞进入正常状态飞行后,驾驶舱内的两名飞行员将驾驶杆锁定在自动驾驶状态后,竟然同时到乘务舱,与航空小姐喝咖啡聊天。又如不久前,中国香港的一家航空公司的客机驾驶员竟然将熟悉的女性带到驾驶舱飞行,这位女性还在网上晒自己在驾驶舱飞行的照片,照片在网上晒出后引起网民一片哗然。为此,对中国迅速发展起来的民用航空来说,加强对飞行员的安全监管应该提到重要议事日程,首先要制定相关法规和制度,在法律层面来保障飞行员在驾驶飞机时,有牢固的安全观念。同时要对飞行员的技术、身体检查、心理健康和组织纪律等方面都要有量化的考核机制。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统计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