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  >>  正文
中美经贸博弈陷入拉锯战
张敬伟
04月14日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曾让中国不安,因为美国在亚太区域组织了一个将中国排除在外的高规格经贸合作机制,而中国和TPP中12个成员都互为重要的贸易伙伴。更糟糕的是,美国主导的这一机制明确了不欢迎中国参与其中,无疑是配合亚太再平衡战略狙击中国经贸发展的另一战略武器。

而且,大西洋两岸还有“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谈判,美国“两洋两T”就像一把利剑,斩断了中国和亚太及欧洲经贸联系的纽带。在WTO谈判陷入僵局的尴尬下,美国主导的“两T”将中国逼入“入世”前的尴尬境地。

亚洲投资开发银行(AIIB)帮助中国实现了经贸战略的突围,可谓打了漂亮的翻身仗。契机出现在去年的北京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上,中国以东道主之利,重提美国始乱终弃的亚太自贸区,而且成立了中国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组成的“丝路基金”,AIIB也是发展中国家报团取暖成果之一。

但是,美国并未将AIIB当成一回事。一方面,美日澳三国在北京APEC峰会期间进行协商应对中国之策,且日澳韩三国决定附和美国,不参与AIIB--这让美国觉得AIIB成不了气候;另一方面,中美两国元首“瀛台夜话”和达成的环境和军事共识,熠熠生辉的中美外交成果也遮蔽住了AIIB的风头。

现在形势已然明朗。英国等欧洲盟国对AIIB的热情加入,宣告了美国遏华经贸战略的失算,即如前国务卿奥尔布莱特所言——美国搞砸了。其一,“七国集团”(G7)分化了,美国的话不管用了;其二,韩澳违逆了美国意志,加入了AIIB;其三,美国最亲密的海湾盟友以色列也加入了。

只有美日坚持不加入AIIB,但态度也开始松动。因为,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WB)及美日共主的亚洲开发开发银行(ADB)也对AIIB持合作欢迎态度。

美国的TPP战略,布局严谨,目标明确,但是谈判效率不高,制华效果并未达到美国设计的目的。即便是美国亲密的盟友菲律宾,对于TPP也想打退堂鼓。美日美韩谈判也阻滞于农副产品和汽车市场准入。

中国主导的AIIB,并未阻止美日加入,机制开放且力求共赢,并契合了后危机时代亚洲国家饥渴的基础建设诉求。无论是亟需产能开发的穷国,还是资本丰裕的国家,皆是看得见的利好。

在此问题上,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思路明确,但在对美博弈上并无特殊想法。但是,美国盟友的涌入,却在事实上形成中国主导的新秩序的开场。

从TPP到AIIB,美国是“有心栽花花不成”,中国是”无心再留柳成荫”。

但中美经贸战略博弈还在继续,而且进入更为复杂和紧张的深度博弈。

一是利用加入AIIB的西方国家,改造甚至架空AIIB,使其运行规则符合美国式模式,成为WB的翻版。为了达到目的,美日两国已经在协调立场,甚至日本不排除6月份加入,通过注入相当资本稀释中国话语权。

二是利用印度和印尼等国,支持其和中国争夺AIIB总部和行长职位。这比利用西方成员国架空中国更为厉害——让新兴市场国家发生内讧,更容易让中国难以招架。

三是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作为武器,阻拦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行将到来的五年一次的SDR构成审议,英法德等欧洲国家主张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但是美国和日本以“可自由使用”的标准,对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其实置否定态度。

在IMF拥有否决权的美国,确实可阻滞人民币成为第五储备货币。但是,这也将给美国的欧洲盟友留下美国滥用否决权的印象,损害美国的领导力。

何况,因为美国国会延迟IMF给予中国更多投票权的改革,让中国另起AIIB炉灶,也让欧洲对美国的保守不满,从而形成了美国难以预料和承受的局面。

因而,美国主导的IMF是把双刃剑,阻挠改革催生了AIIB。妄用否决权,阻止人民币进入SDR篮子,则会开罪欧洲国家,加速美国领导力的丧失。因而,对于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美国也只有未知可否消极以对。

国际关系、财经专栏作者;察哈尔学会研究员、香港天大研究院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