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棠  >>  正文
李笑棠:股权投资将迎来新契机
李笑棠
04月14日

就在上周,上证A股指数时隔八年再次站上了四千点整数关口,主板与创业板总体日交易量达到了惊人的1.5万亿,与此同时,结束小长假的香港股票市场也开始出现暴涨。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轮股市的上涨是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背景下展开的,经济见底的说法在短时间内显然无法成立,也就是说,我们无法用经济晴雨表的资本市场特征来解释股票市场的牛市。那么这种资本市场大牛市背后必然的逻辑是什么呢?

首先,从全球来看,80年代以来,同样是利率长期下降的背景,美国股市、经济均兴旺发达,美国GDP总量自80年代以来翻了3倍。而在过去30年日本的GDP几乎没有增长,而笔者认为其中资本市场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特别是资本市场为美国新兴产业提供了动力。Google、以及Facebook等任何一家公司的市值都是日本同类公司索尼、松下的10倍以上市值。

其次,目前国内和海外IPO正在加速,2014年我国A股融资市场较13年有大幅回升,无论是发行数量还是融资规模均创下三年来新高。14年A股市场累计融资约7570亿元,是13年的近2倍。海外市场方面,以国内企业赴美国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为例,据不完全统计,14年全年上市融资额分别为1381亿元和178亿元,均较13年有大幅增长。

再次,2014年年末,中国股票市场总市值约为37万亿,占GDP的58%,而美国2013年年末股市市值占其GDP的比重为125%,如果单纯从数值上看,中国股票未来的发展空间还非常巨大,总体市值再增长30万亿也是可期的。

最后,中国居民家庭的资产配置还是存在明显的不合理,即权益类资产的配置比例过低。近几年中国家庭对股票资产的配置比例大约只有3%左右,而2010年美国居民家庭则要占到29%。显然,中国居民家庭今后要做的事,就是降低房地产和银行储蓄的占比,提高理财产品及其他证券类资产的占比,尤其是提高权益类资产的占比。

经济增长的源泉来自于要素禀赋。要素禀赋提供了经济增长动力和企业盈利的基础。过去中国的股市受到多重管制,在新政府共同富裕的理念之下,放松管制是大势所趋,注册制的放开将意味着每个人的公司都有上市致富的机会,将为中国经济注入源源不断的创新动力。

国际金融理财师,《中国日报》财经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