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  >>  正文
劳伦斯奖首次在中国颁奖的意义所在
陈新光
04月21日

劳伦斯奖

劳伦斯世界体育奖简称劳伦斯奖,于2000年由德国戴姆勒克莱斯勒和瑞士里希蒙两大公司创办,是世界体坛最具影响力的大奖之一,也是目前唯一全球性的体育颁奖仪式,被誉为“体育界的奥斯卡奖”。2015年劳伦斯颁奖典礼首次在中国举办,世界著名体育明星聚集于上海大剧院,共同见证了第16届劳伦斯世界体育奖各个奖的产生,也扩大了劳伦斯奖在中国的影响力和中国公众的知晓度。

劳伦斯奖和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

劳伦斯在拉丁语中的意思是桂冠,象征着胜利。一年一度的劳伦斯奖对世界最杰出的男女运动员予以奖励,评选办法是先由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余名资深体育记者为每个奖项提名六位个人或团体作为候选人,然后由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成员以不记名方式投票选出获奖者,选票由独立的核算单位普华公司计数,体育学会的会员由各体育项目中最杰出的退役运动员组成,每名成员都有着辉煌的历史成绩。运动员奖包括劳伦斯年度最佳男、女运动员奖,劳伦斯年度最佳体育队伍奖,劳伦斯年度最佳新人奖,劳伦斯年度最佳复出运动员奖。另外,由专家小组和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选出得主的两个奖项分别为:劳伦斯年度最佳另类运动员奖和年度劳伦斯最佳残疾运动员奖;创始赞助方和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还颁发另外两个奖项:劳伦斯终身成就奖和公益体育基金奖,以表彰那些通过体育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每年劳伦斯颁奖节目直播到全球近200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0亿人收看,广告收入(包括印刷品以及电视插播广告)超过3亿欧元。

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的成立使命是广泛推动世界体育运动,加强体育运动在社会中的积极影响力。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由为世界体育运动作出杰出贡献的体坛精英组成,是劳伦斯的组成部分之一,前奥林匹克径赛巨星埃得温·摩西出任主席。学会成员是由当代最伟大和具有传奇经历的各国运动员组成,这也是一名运动员一生的荣耀。这个学会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一年一度的劳伦斯世界体育奖的评选工作。最初只有27名会员,后来逐渐增加,英国残疾运动员丹尼格雷·托马森是唯一没有按照以上规则当选的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成员,她在2001年被选为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成员,以表彰她为世界体育运动所做的杰出贡献及受到人们的特殊尊敬。2004年5月,邓亚萍成为加入该学会的第一位中国运动员。2015年2月,中国奥运会冠军杨扬、李小鹏刚刚成为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第49、第50位会员。

劳伦斯奖留给我们的价值理念

作为体育项目的评选,劳伦斯首先具有竞技属性的特征。一项权威的体育大奖肯定要有成绩、金牌作为入选的必需条件,尤其是在“最佳男女运动员”的角逐中,金牌和奖杯是不可或缺的硬件条件。不过要想问鼎劳伦斯的桂冠,还有一条更重要的规则——影响力,而判断影响力的标准就是职业体育的价值观。劳伦斯奖16年的颁奖盛典清晰地告诉了我们,在奥运会之外,世界体坛其实还存在着另一个影响力巨大、受众更广、市场更为开阔的天地。即便是在奥运会彻底向职业体育打开大门之后,依然会有足球和网球这样影响力巨大的项目。而至今依然游离于奥运会体系之外的F1、职业高尔夫、大帆船依旧拥有庞大的观众和市场。埃德温·摩西主席认为:“体育没有贵贱之分,包括精英体育和大众体育。所有的体育项目有同一个伟大的使命——创造希望,改变世界,把人们团结起来,让你变得更好。”

如果留心浏览一下有资格参与候选人投票的国际媒体名册以及有最终决定权的劳伦斯学会评审团成员名单、连续16届颁奖运动员的国籍、获奖的体育项目、创办劳伦斯的两家欧洲公司,就不难发现,劳伦斯奖青睐欧美强势项目和选手,带有一定主观因素是不可避免的。几年前,有中国媒体记者作为劳伦斯奖的初评评委在撰文中透露,发现评选结果感到吃惊的是入围的运动员几乎都不在记者推荐的名单当中,而且在这些名单当中,少有奥运会、世锦赛的金牌得主,一些并不被中国人熟悉的体育项目却占据了这份名单的多数。

事实上,我们要正确看待欧美国家的体育价值体系,不能片面认为劳伦斯奖是欧美国家关起门来的游戏,在经济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像F1、职业高尔夫、大帆船等这样的竞技体育项目已在世界日趋普及,成为当今世界主流体育竞技项目是有其历史的渊源和现实的合理性的。这是因为这类竞技项目含金量足、职业化和国际化程度高,既能够在竞技舞台上塑造英雄传奇,也能够在经济效益上成为引擎级的驱动力,还能在社会影响上引发蝴蝶效应,这完全符合人类对体育价值的综合评判标准。在这意义说,劳伦斯奖倡导“创造希望,改变世界,把人们团结起来,让你变得更好”的体育精神是对现代奥林匹克“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体育精神的传承和发扬。

15年来,劳伦斯以它的权威性被世界体坛认可。劳伦斯以世界体育大奖而知名,但它又不单纯是一个世界最优秀运动员的评选活动,它还拥有劳伦斯体育基金会,该组织邀请全世界有影响力的体育明星担任形象大使,鼓励处于弱势的青少年奋发进取。劳伦斯还创办了劳伦斯公益体育基金,利用体育运动来帮助需要的人应付紧迫的社会挑战。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成员都是无偿的为劳伦斯公益体育基金工作。除此外还设立公益项目金会,有选择地在世界范围内设立和开展社会公益项目,除每年给予各个项目四至五万美元的资金支持外,还请世界体育宿将担任基金会的形象大使,利用他们的明星效应,激励走上邪路或处在生活困境中的青少年改邪归正和积极进取,帮助解决各种社会问题。基金会以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体育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的名言为座右铭。目前基金会已募集到6000万欧元的善款,已在世界五大洲35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了150个社会公益项目,其中包括和国际特奥会一起合作在中国北京和上海的智障学校开展的公益项目,给世界150多万青少年的生活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如何扩大中国在世界的体育影响力

毋庸置疑,当今中国竞技体育在这30年就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单从奥运会来看,从重返奥运到获得首金,从巩固第二集团地位到领跑金牌榜,特别是成功举办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中国无论是精英体育和大众体育都有了长足的发展,令世界瞩目和公认。中国在劳伦斯获奖方面也有亮点,2003年姚明(中国男篮)为最佳新人奖;2005年刘翔(中国田径110米栏)为最佳新人奖;2009年中国奥运代表团(北京奥运会)为最佳团队奖;2015年李娜(网球)为特别成就奖、姚明(中国男篮)年度最佳体育精神奖,姚明、刘翔和李娜已是当今中国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三位体育巨星。

但也应该看到中国作为世界体育大国,但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体育强国。如从竞技项目来看中国的三大球、田径和F1、职业高尔夫等,与许多国家有着明显的差距;从大众体育来看参加人民参加体育竞技运动的普及率还不高。即便我们在跳水、乒乓球、体操、举重等项目上星河璀璨,甚至像张继科、林丹、郭晶晶这样的“超级统治者”和邹凯这样的奥运金牌大户,但也无法在世界舞台赢得足够的承认。在劳伦斯奖项上却至今未染指过最佳男、女运动员这两顶最具分量的个人桂冠,连李娜本人也为未获最佳女运动员桂冠感到意外。对此,埃德温·摩西主席2015年在中国上海劳伦斯颁奖典礼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中国体育当然还有进步的空间,但它取得的成就并不需要劳伦斯奖才能证明。”

作为劳伦斯体育公益基金会大使的中国羽毛球名将林丹就曾指出:“中国每年应该是出世界冠军最多的国家,但遗憾的是很多项目没达到全球性,这是中国运动员比较吃亏的地方。”世界田径名将迈克尔·约翰逊则认为,劳伦斯奖来到中国并不是证明精英体育的价值,“这一奖项的影响力在于让更多年轻人参与体育,从这点上来说,中国与世界其他地方没有太大差异。”

中国体育也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新时期就应该有新的目标和更加多元化的规划。“劳伦斯也希望和中国体育发展结合起来,不单单是颁奖,还有促进体育发展、体育慈善的规划。”埃德温·摩西相信,“中国是一个庞大的国家,体育的多元化发展才会带来更大的市场和更积极的社会效应。”2014年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和2015年2月27日,中央深改小组又通过了《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紧接着又有多个推动体育发展政策的推出,标准着中国体育已进入快速转型期。在这个寻常时刻劳伦斯世界体育奖颁奖典礼来到中国上海,预示着中国体育正在变得越来越职业化和国际化以及全民健身的独特魅力。

相比以金牌数量来衡量一个运动员优秀与否的老模式,劳伦斯奖代表着一种更权威、客观地衡量运动员价值的形式。笔者认为中国现在关键并不在于要培养多少在世界大赛摘金夺银的运动员,更需要一种超越胜负、商业的体育价值观和在世界的影响力。从这层意义上讲,劳伦斯其实可以作为一个职业体育的努力方向,因为劳伦斯奖代表着一种更权威、客观地衡量运动员价值的形式。正如劳伦斯学会中国成员杨扬所说的那样:“劳伦斯带给中国的,不仅仅是一场颁奖礼。”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统计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