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  >>  正文
从中巴特殊友好关系,看中国对新型国际关系的建构和贡献
陈新光
04月26日

2015年4月2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本年度出访的第一站,选定对巴基斯坦的访问并取得了圆满成功,特别是21日在巴基斯坦议会发表的的题为《构建中巴命运共同体开辟合作共赢新征程》的重要演讲,对巴基斯坦和整个国际社会都产生了很大的反响。习主席用家常式的亲和语言说,我年轻时经常听到老一辈人讲述巴基斯坦的风土人情和中巴友谊的感人故事,早就对巴基斯坦心驰神往。并引用中国前驻巴基斯坦大使、也是习主席的老领导耿飚先生曾经说过的话,佐证“中巴传统友谊必然像喀喇昆仑公路一样越走越宽广。”习主席的重要演讲一下拉近了和与会各党派代表的距离,演讲期间,各党派代表用50多次拍击桌子的声音和鼓掌这种巴基斯坦独特的方式表示认同和赞成。

国事访问硕果,携手打造命运共同体的典范

习主席在巴基斯坦议会发表的的题为《构建中巴命运共同体开辟合作共赢新征程》的重要演讲,构建和充实了中巴命运共同体的内涵,提出了为打造亚洲命运共同体发挥示范作用的五点建议:守望相助,深化战略合作;弘义融利,实现共同发展;心心相印,坚持世代友好;风雨同舟,共对安全挑战;中巴要永担责任,加强国际协作。习主席在巴基斯坦的28个小时、18场活动,高效和丰富,访问期间双方签署合作文件51项,涉及交通基础设施、能源和金融等多个领域。中巴双边贸易额目前已突破150亿美元,双方提出力争在3年内将双边贸易额提升至200亿美元,在未来5年内为巴方提供2000个培训名额,并培训1000名汉语教师……中巴关系,,堪称国与国友好相处的典范,在这双边关系的定位中,在全球是唯一一个。习主席说,对于巴基斯坦这样的铁杆朋友,中国的理解是4个“好”字:“中巴是好朋友、好邻居、好伙伴、好兄弟”,是“肝胆相照的信义之交,休戚与共的患难之交”。两国领导人一致同意将中巴关系提升为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为未来5到10年搭建了中巴合作战略框架。习近平对巴基斯坦的成功访问,特别是在在巴基斯坦议会的重要演讲,引起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各大媒体都相继进行跟踪和连续报道,并表示出浓厚的兴趣,概括媒体综合报道普遍认为,中国秉承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理念,同包括巴基斯坦在内的周边国家建立合作共赢关系,这对中国有利,对周边国家有利,对世界和平繁荣也有利,其中美国《华尔街日报》指出,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务实合作让美国对巴基斯坦的援助相形见绌。

中巴经济走廊,“一带一路”战略的旗舰工程

在中国“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中,巴基斯坦占据重要地位。此次习近平主席对巴基斯坦的成功国事访问,使中巴两国全方位互利合作走上了快车道,其中的中巴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旗舰工程,而瓜达尔港则是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出海口,是中巴两国重点经营的旗舰项目。习主席尤为关注这一走廊的覆盖面、惠及面,他多次强调:“走廊规划和布局要兼顾巴基斯坦各地区,让发展惠及巴基斯坦全体人民,进而惠及本地区各国人民。”巴基斯坦侯赛因总统也认为“巴中经济走廊将是本地区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中巴经济走廊北起新疆喀什、南至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是一条包括公路、铁路、油气和光缆通道在内的贸易走廊。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公共交通和能源网络将使瓜达尔港与中国的新疆相连,也意味着中国“一带一路”的西部起点向外延伸打通了一条重要贸易通道,未来有利于货物的进出口、中转,对本地区互联互通建设具有引领意义。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中最为外界关注的瓜达尔深水港,位于巴基斯坦西南的俾路支斯坦省瓜达尔市,东距卡拉奇约460公里,西距巴基斯坦伊朗边境约120公里,是巴基斯坦第三大港口,南临印度洋的阿拉伯海,邻近霍尔木兹海峡湾口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印度宣传瓜达尔港是中国对印度进行战略包围的珍珠链。美国智库认为,瓜达尔港充当了情报站的角色,可以监察美国海军在波斯湾的活动、印度在阿拉伯海的活动以及将来美印两国在印度洋的海事合作,中国在瓜达尔港获得对该港的经营权对美国第五舰队构成威胁。尤其是战时,美国等国一旦封锁马六甲海峡,中国将可通过中巴经济走廊,通过印度洋获得新的出海口,中国希望找到马六甲海峡以外的替代路线,以便从中东和非洲进口能源。

早在2002年,中国政府就应时任巴总统穆沙拉夫的请求,为该港口建设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于2005年就结束了第一期项目工程,建成一个拥有三个2万吨级泊位的多用途码头。2013年2月,中国海外港口控股(巴基斯坦)有限公司从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的手中接过瓜达尔港,获得该港40年的运营权,目前总投资额为16.2亿美元,包括修建瓜达尔港东部连接港口和海岸线的高速公路、瓜达尔港防波堤建设、锚地疏浚工程、自贸区基础建设、新瓜达尔国际机场等9个早期收获项目,预计将在3-5年内完成。经过两年的建设,瓜达尔港现已具备运营能力,连接卡拉奇的陆路也已打通,很快将正式投入运营。目前,瓜达尔港在加强周边的配套设施建设,积极进行巴基斯坦的第一个自贸区(面积9.23平方公里)的规划并由中方负责自贸区的建设和开发及招商引资。中巴双方在共同建设国际化商业港口的同时,重视当地的民生工程,其中发电厂,包括瓜达尔的LNG(液化气),以及饮水厂、渔业加工厂、医院和学校等建设,都是列在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的项目,已经陆续开工。瓜达尔港口是巴基斯坦的未来,是巴经济繁荣,实现发展梦想的关键所在。今后的瓜达尔港不仅能够满足中巴两国的贸易需要,还将服务于南亚、中亚和中东地区,成为一个重要的国际商业港口和地区商业中心。

包括瓜达尔港在内的中巴经济走廊建成后,将对促进南亚地区经济一体化所具有重大意义。因为南亚地处“一带一路”海陆交汇处,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方向和合作伙伴,也是中国向西开放的重点地区。中巴经济走廊、中巴“1+4”合作布局、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国和南亚地区国家的深化合作,必将发挥带动整个亚洲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作用。

抓住国际力量格局转型的机遇,建设命运共同体

纵观目前的国际关系,在未来十年中世界将出现中美两极化的趋势,在除了美国之外,当今世界找不到任何一个综合国力比中国强,所以我们不能继续用“弱对强”的理念来处理中国外交,而要转向“大对小"的理念审视中国的外交。通过对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和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发布的两份中国外交关系最新权威报告的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出当前世界外交所处的国际力量格局正在三个领域经历重要的转型,而每一个领域都可能产生新兴大国与西方国家之间围绕国际制度塑造与建构的斗争。第一,西方试图对更多体现发展中国家利益的那部分现存国际制度进行改造。如用保护的责任来替代不干涉内政原则,用人权保护来消解主权平等原则,用环境保护来压缩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空间等。这些改造努力肯定会遭到新兴大国的抵制;第二,西方希望改造现有国际制度中对自己原来有利但现在不那么有利的部分。如自由贸易是西方倡导的,但是当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加入自由贸易体制,并发展出有全球竞争力的产品和产业时,西方正在用各种名目回归贸易和经济保护主义,这自然会与发展中国家发生制度和规范冲突;第三,试图延续现有国际体制中对自己有利对别人不利的那些部分。西方国家对当前主要国际经济组织的掌控有其历史根源,但在经济权力更加均衡化的今天,用抵制和拖延的手法阻止这些组织进行必要的改革,将严重影响这些组织的合法性和有效性,比如中国倡导成立的亚洲投资银行,美国等国进行阻扰,延缓国际金融制度的改革。

2013年,习主席提出:“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这是对万隆精神的继承、创新和发展。中国从坚持不结盟政策向建设命运共同体转变,事实上向世界表达了要转向结伴不结盟的主张。作为一个国际安全体系中具有系统稳定性意义的大国,中国的选择对天平的倒向具有重大影响,中国是世界上最先走出冷战思维的大国,正因为中国不以冷战思维看世界,中国才抓住国际关系调整的机遇,享受了长期的经济增长。结伴不结盟实质就是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结伴不结盟对推进国际安全体系升级具有换代效应。如缴纳更多的联合国会费,向不发达国家提供更多的发展援助和发展经验,为全球和地区治理贡献更为有效的治理规范和价值。但是我们需要注意的一个事实是:我们不能把现有的国际制度全部视为西方建构的,新兴大国确实参与到了国际制度中去,其中的一些重要组成部分是反映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国际制度。比如《联合国宪章》的主权平等原则和不干涉内政原则。再如1955年首届亚非会议即万隆会议在印尼万隆的成功举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万隆会议十项原则就是由发展中国家提出的,万隆精神的基本内涵:发展中国家第一次有了自主性;和平原则成为解决国际问题的重要原则;万隆会议是南南合作的起点。在纪念万隆会议60周年的亚非领导人会议上,习主席就弘扬万隆精神提出了深化亚非合作、拓展南南合作、推进南北合作三点倡议,为万隆精神赋予了新的内涵,不仅有利于加强亚非合作,还将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引领国际秩序改革,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体系,为发展中国家乃至世界各国合作谋划未来。

同时,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要推动建立新型的国际关系,还必须注重国际主义和进步主义,使中国真正成为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应该成为中国未来改革国际体系的基本理念。国际主义即中国在追求自己利益和地位的同时,比过去更加关注各国共同面临的挑战,以及其他国家所面临的问题。中国要投入更多的资源,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提供更多有价值的问题解决方案,就是要和其他国家的人民有更多和更有效的沟通,而不是以中国为中心。当前中国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和倡导设立亚投行得到世界很多新兴国家包括西方发达国家的响应就是最好的范例。进步主义则要求中国作为仅存的社会主义大国,在国际社会中要发挥引领作用,团结绝大多数国家,推动世界变得更加和平,更加发展,更加公正。在中国与某些大国的竞争有所加剧的今天,中国外交也要有现实政治和权力博弈,但我们始终不能忘记进步主义这个大方向。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统计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