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  >>  正文
银行卡清算市场进入战国时代
张敬伟
04月27日

厉兵秣马30载,VISA、MASTERCARD等国际卡组织巨头迎来了中国清算市场的开放。从2015年6月1日,符合要求的机构可申请“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在中国境内从事银行卡清算。这意味着在中国清算市场一家独大12年的局面被打破,中国银联将告别垄断时代。

这是加速变革的时代,从金融系统到外商投资。全球化程度最深的中国通过系统化的改革举措,让海内外市场主体和资本,在中国市场形成同市场博弈平台下的公平竞争,正所谓各路市场主体和资本均享受同等的国民待遇。

伴随着4月22日中国政府网发布《国务院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下称“决定”),6月1日起符合要求的机构可申请“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在中国境内从事银行卡清算。这意味着在中国清算市场一家独大12年的局面被打破,中国银联将告别垄断时代。

对于银联之功,社会公众不会忘记。因为银联这个平台,普通人拥有的各种银行卡,可以在不同商业银行的柜台和自动柜员机,进行取现、转账和查询。在互联网时代,银联转账也相当方便。

然而,银联12年的市场垄断,也造成国人金融消费习惯的依赖。更主要的是,银联的市场垄断地位,造成了公众对其各种收费标准的不满。尤其是,尤其银行与银联利益攸关的关系,人们对于银联和银行收费多而高企是捆绑在一起看的,对于银行收费的不满会让银联躺枪,对于银联收费的不满也会让银行承担社会舆论的代价。

确切讲,银联与银行收费,由于太多太滥太不透明,有时连银行(银联)自己都不清楚。银联卡用户莫名其妙被“吸费”的情况屡见不鲜。更记前些年,银联跨行查询收费曾经被用户起诉...舆论场诟病银联与银行形成垄断温床上的价格同盟。

这不全是银联的错,错就错在银联一家为大市场为王,具有独立定价的权利。在国人几乎都有不止一家银联卡的现实下,只能接受银联“私家定制”的收费标准。不仅银联如此,在任何市场环境下,只要某市场主体拥有垄断地位,就会追求垄断利润。

“决定”揭开了中国银行卡清算市场的垄断铁幕,银联领衔主演唱独角戏的时代就要终结了。对银联而言,它必须摈市场倨傲,学会谦卑和竞争。

当然“决定”给申请机构预设了较高的门槛且对清算机构实施准入管理。按照“决定”要求,申请成为银行卡清算机构需要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元人民币;至少具有符合规定条件的持股20%以上的单一主要出资人,或者符合规定条件的合计持股25%以上的多个主要出资人;且提出申请前应当连续从事银行、支付或者清算等业务5年以上。

对于国内有志于此的机构言,目前或仅有支付宝、腾讯和银行等第三方支付机构才有资格。但是再高的门槛,也仅仅是降低银行卡清算市场的竞争烈度而已。假以时日,这一市场注定是充分竞争的局面,清算市场必然迎来残酷的“战国时代”。

何况,VISA、MASTERCARD等国际卡组织巨头,觊觎中国清算市场已经30年了。可以说,这些国际巨头早就蓄势待发,专登中国政策口子的开放。对于银联而言,未来的市场竞争可谓内忧外患。

中国清算市场,竞争要比垄断好,丛林法则要比一潭死水强,这将使得中国清算市场更具活力,更好对接全球清算市场。人民币要国际化,包括银联在内的中国银行卡清算机构也要走向国际社会,在国内清算市场形成战国时代,通过市场规则形成优胜劣汰,让中国自己的清算机构在“内讧”博弈中提升竞争力,才能强化其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这些宏观的市场逻辑且不必说,银行卡用户最关心的是竞争带来的清算机构服务质量的提升,以及服务费用的降低。这才是实实在在的民生福利--不必说,只要竞争主体多了,银行卡用户选择多了,为了留住客户和保住市场份额,清算市场自然会发生一连串的服务质量大比拼以及不断进行的价格战。届时,银行卡用户自可坐山观斗,自由选择银行卡清算机构。

国际关系、财经专栏作者;察哈尔学会研究员、香港天大研究院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