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斯坦丁  >>  正文
途牛与十八好汉撕X又言和 到底想干啥?
康斯坦丁
04月28日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很多看起来热闹哄哄的“劳燕分飞”事件,最后其实都只是一场闹剧而已。在博得足够眼球关注或者达到目的后,又开始甜甜蜜蜜地在一起,几乎成为各类撕X事件的惯用套路。如今,途牛和十八家旅游企业撕X又言和的事儿,也证明了双方利益至上的合作关系。

从表面看,这只不过是在线旅游市场供应商和分销商的对决,但实际上却凸显出在线旅游市场目前的乱象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就当下在线旅游市场的趋势来看,接下来这样的事或将层出不穷。

好汉“屠牛” 只因想抢占高地

4月23日中午,毫无征兆之下,中青旅、众信、华远等国内大型旅行社联合声明,停止向途牛供货2015年7月15日及以后出发的旅游产品。由此,一场十八好汉共同“屠牛”的好戏正式上演。而途牛的反击明显软弱不堪,只是针对众信旅游,称其不遵守契约精神,即日起下线众信旅游全部产品。

之所以十八好汉坚决拿出杀牛刀,之所以途牛只针对众信,在于众信是十八好汉的代表,代表着这个小团队共同的态度。据了解,众信是途牛第一大供应商,对途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众信并不仅仅满足于将线上分销权交给途牛,更不满足于只做批发商,而是在积极谋求线上线下的融合。从线下的优势出发,逐步延伸至线上,自己成为加强版的途牛,抢占整个旅游市场的高地。

在2014年底,众信收购悠哉网络15%股份,而悠哉网络又拟收购主要经营在线旅游业务的上海悠哉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100%股权。这表明众信的态度:积极进入在线市场,与途牛和其他在线旅游网站开火。在这样的情况下,众信自然不满意途牛的种种所为。其他17家旅游企业也是众信的帮衬,都有着在自己的小九九。说不定在完成对途牛的打压下,整个小团队就会分崩离析,各奔前程去了。

途牛服软 只因羽翼未丰

十八好汉共同出手,与途牛这头“蛮牛”近来动作频繁,不断侵占线下旅游企业利益有直接关系。过去一年时间,途牛就增加58个区域服务中心,加强本地服务、本地采购及本地营销。到去年年底,途牛已在全国设立75个区域服务中心。而这些服务中心,能够摆脱线下旅游企业在空间上的束缚,直接与消费者面对面接触,简直就是旅行社的翻版。而途牛的这一举措也取得不错效果,去年新增区域服务中心所覆盖城市,仅在第四季度就为途牛贡献8.7%的交易额。

毫无疑问,途牛增加的交易额就是从线下旅游企业口中直接抢过来的,后者当然不甘心被抢,于是就筹谋反击。此外,途牛似乎是在模仿《绝命毒师》里的情节——制毒师老白直接跳过中间商,与最大的“毒枭”合作,赚取暴利。去年第四季度开始,途牛推进一种叫“直接采购”的模式,减少与以线下旅游企业为代表的旅游产品批发商的合作,直接与旅游景点等源头合作。此举自然会给消费者带来价格更低的旅游产品,但对线下旅游企业而言是更大的伤害。甚至在今年3月,途牛还并购两家具有批发商性质的实体旅行社!

从途牛的种种动作来看,无疑是想抢先出招,做到线上线下融合。一方面自己成为批发商,另一方面还继续扮演分销商的角色,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尽可能地为自己的快速扩张打下基础。不得不说,途牛的出发点是极好的,但在当下旅游市场竞争激烈,线上旅游网站并未能完全摆脱线下旅游企业桎梏的前提下,途牛的步子迈得太大了,进而引来十八好汉联手“屠牛”。

最终,在国家旅游局的调解下,途牛和十八家旅游企业都认识到目前谁也离不开谁,就在4月26日顺水推舟地恢复合作。反正在利益纽带的推动下,双方即使再貌合神离,也会在短时间内展现出愉快的合作氛围。

竞争无可避免 需在可控范围内

事实上,双方虽然恢复合作,但就旅游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未来的撕X大战仍然不可避免。因为以携程、途牛、同程等为为代表的线上旅游网站,与线下旅游企业在本质上是出于竞争关系。虽然现在双方还必须靠合作来推动自身发展,但要想在未来生存下去,就必须将触手延伸到对方的领域内。在矛盾不可调和的情况下,就看谁能首先剑走偏锋,彻底地站稳脚跟。

需要注意的是,国家旅游局或许不会管双方之间的竞争,但绝不会容忍它们的竞争影响到正常的旅游市场秩序。近段时间,国家旅游局不断强调“旅游企业应按照市场规则,依法竞争”、“促进旅游企业诚信建设和发展壮大”等,都是在为旅游企业敲响警钟。反正谁最后生存下来都无所谓,但要是对消费者利益产生影响,对市场秩序造成混乱,就会受到惩处。因此,双方的竞争必须在可控范围内。(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本文如需转载,请联系QQ:102927545 ,并注明出处

科技新发现官方微信公众号:kejxfx

曾在多家IT知名企业就职,先后担任过Tecomm副总以及多家知名企业特约顾问,科幻星系工作室以及科技新发现网站创始人,多家知名媒体特约IT评论员,国内知名科幻作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