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进  >>  正文
全球企业的金融资本战
陈思进
05月07日

在当今的资本市场上,美洲、欧洲和亚洲的并购热潮,是一浪高过一浪。这一轮东西方的并购潮,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两个世纪西方主导的世界经济和政治舞台,与东方新兴大国崛起的资本较量。过去的短短几年,美欧企业频频兼并,旨在重振大企业的增长力度,重新定位企业家精神,以便更好的控制金融市场,从而在西方资本主义模式中,恢复其全球经济的主导地位。

举例来说。全球最大的媒体集团掌门人默多克,自上世纪50年代起,便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收购公司,帕斯星期日周刊、纽约时报、二十一世纪福克斯、道琼斯公司、哈珀柯林斯、华尔街日报……在20世纪90年代,他又把兼并目标扩展到亚洲的网络和南美的电视台。

到2000年,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已拥有超过800家公司,分布在全球50多个国家,逐渐行成了最大的媒体行业龙头,净资产超过130亿美元。深谙资本运作的默多克,觉得自己的帝国还不够强大,今年8月份,他磨刀霍霍,雄心勃勃地率领旗下二十一世纪福克斯,意欲收购同样是媒体龙头的时代华纳,计划以现金和股票(85美元/每股)混合的形式约800亿美元,将华纳一举拿下。

但是福克斯的建议,却被时代华纳拒绝了,觉得福克斯出价太低,认为自己的增长计划将为股东带来更多价值。默多克是个资本大玩家,在兼并收购上被媒体誉为“默多克旋风”,当然不会轻易收手,他暗示准备继续战斗,可能提高报价至90、甚至95美元/每股,以890亿美元的价格,无论如何要把时代华纳囊括旗下。

而时代华纳的要价是100美元/每股,不然是决不会轻易出售公司的。但是这样一来,福克斯的资产负债表就承受不住了。由于时代华纳高层没有理会默多克的暗示,迫使他只能撤回收购的提案。结果8月5日,便成了华尔街兼并史上最悲惨的一天。

暂且不论默多克自家的损失,许多投机者也都因为这笔交易泡汤,而亏损巨大。有鉴于他过往的兼并风范,对冲基金和高风险的投机者,都押注交易会成交,纷纷进行了套利交易:买进时代华纳,卖出21世纪福克斯。

这下好戏开场了。想短期投机获得高回报,就必须加大资金的杠杆比例,利用期权等衍生工具来实现。偏偏这两家公司的股价都很高,在10月到期的期权中,都认为时代华纳的股价将达到90甚至100美元/每股,期权价格因此而大涨至3美元。但是,当默多克突然宣布退出收购案,华纳当日股价从收盘85美元/每股大跌10美元,期权价格也从3美元跌至0.1美元,投机者的损失高达99%以上。

而香港的李嘉诚父子,近几年收购了英国水、电和近三成的天然气市场,按英国媒体酸溜溜的说法,李泽钜几乎已经“买下了英国”。因为英国1/4人口的天然气供应,大约1/4的电力分销市场,以及5%的水利供应,都是李家的资产。西方的经济学家为此声称:东方打赢了经济霸权,从而塑造了新的世界秩序,使欧美发达国家别无选择,只能重新塑造自己。

因为,西方政府目前深陷债务危机无法自拔,而控制资本运作的金融机构,则采取赌徒般的经营方式:如果赢了,回报装进自己的腰包;如果输了,亏损则由纳税人支付,从而导致整个社会失业率上升,加剧了穷人更穷,富人更富的不平等财富再分配现象。

然而,在垄断资本高度集中的社会,“金融资本对其他一切形式的资本的优势,意味着食利者和金融寡头占统治地位”,使默多克和李家父子等资本家,能运筹帷幄、高瞻远瞩,创下高额的企业利润。

曾任瑞信证券投资部助理副总裁、美银证券公司副总裁、宏利金融财团资深顾问等职务;目前定居加拿大多伦多,任某国际金融财团全球投资部风险管理资深顾问。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