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三狼  >>  正文
写在520,话说蒙内铁路工地上一只灯泡引发的爱情故事
冷漠三狼
05月20日

    当“内村”还是5月19日,国内的同胞们已经进入了一个中国人颇有情节的日子:520。想必在国内各个城市,大街小巷,甚至乡间,都将出现一些甜蜜的画面,餐馆和各种娱乐场所的生意怕是要火上一火。淡淡的玫瑰花香想必也会飘飘然于不经意间的走过,提醒着这个不应该忘记的日子。

    是啊,明天是520了。大家还记得那对5月2日在肯尼亚蒙内铁路工地上喜结连理的90后新人慕旭强李祉缘吗?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婚礼当天就想找他们聊聊,但他们太忙,只好出了组图,简单介绍了下,今天过去参加活动,终于得以和他们两位新人畅聊了一番。刚刚看朋友圈,才一下子意识到,明天就是520了。 看来这篇小文注定是要趁热写出来的。

    篇首的“内村”怕是会是国内很多没来过肯尼亚的同胞颇感疑惑,这是啥地?哈哈,先讲点小故事。我报非洲版创始于两年多前,记得创始人震哥说那还是他第一次出国。下了飞机,的士拉着他到要入住的阳光酒店,一路上多有颠簸。终于到了,震哥想路这么差,酒店怕是在乡下。他不解的问司机,中国大使馆离这远吗?不远,司机说。于是震哥顿时有点楞,心想,难不成咱驻肯尼亚大使馆也在乡下?这绝对不是“内村”的由来,但它至少让你知道了号称“东非巴黎”的内罗毕叫做“内村”的原因。

    得,言归正传,这篇稿子可是要将一只灯泡引发的爱情故事的。说完“内村”,咱得开始讲讲这段爱情故事的结晶地蒙内铁路营地了。还别说,这营地可和国内的不一样。从内罗毕市区出发,沿蒙巴萨路走过去,过了机场也就差不多到了蒙内铁路第八标段了。说的是挺简单,您可能觉得北京挺堵,那我只能告诉你你还没见过“世面”。话说前几天夜里下雨,一中国公司本地员工第二天早上六点才到家(小道消息哈)。不需要多说了吧!哈哈。是的,第八标就是在一个如果不堵车,半小时就能从市区到达,一堵起来,那不好意思,您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

    再说这八标外观,您开车在路口拐进去,会有第一道岗哨。再往里走也就百十来米,第二道岗哨就出现了,路上摆着路障,不经允许,过是别想了。您车一停,一持枪大哥就来了。这会儿您抬抬头,会看见密集的铁丝网,而且有两道,第一道在围栏上,第二道在墙上,围栏和墙有个十米八米的间隔。过了这道岗哨,再过一道门,就进入中国路桥蒙内铁路第八标段营地了,是的,这里就是新人爱情的结晶地。

    您怕是已经想到了在这里的生活了。

    新郎慕旭强,北京人,今年不过23岁的他,已经算是老非了,在去年8月到肯尼亚前还在赤道几内亚干过两年。作为技术员,他的一天基本是在工地中的奔走中度过的。休息对他来说其实是件奢侈的东西,常常一天在工地上步行十几里的他,累了也就是“找块石头坐一会儿”。一般,他得早上六点就前往工地,中午十二点回来吃过午饭,下午一点半就又得上工了,直到下午五点下班。而休息日无常,除了加班,还需和一起干活的哥们儿们轮流值夜班,一值就是一周。

    新娘李祉缘,25岁,内蒙古鄂尔多斯人,她来肯尼亚的时间比慕旭强还要早上那么差不多一个月。她负责中方员工的人力工作。听起来可能没那么累,但其实好不到哪里去。和国内五小时的时差,给工作的对接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为此,她经常需要加班到深夜,以便在第二天上班时能够在国内同事下班前把需要交回总部的材料及时发回去,一个月里她基本没有休息。问她累不累,“挺充实的”,李祉缘想都没想就回答了我。

    两人在这个“爱情堡垒”里的时间交集其实是有限的。中午差不多有二十分钟,如果不加班,晚上睡前有两个小时,再有就是在慕旭强值夜班时,会在下午到她办公室溜达一下,李祉缘说。在这个堡垒里,娱乐设施是有的,但是正如我从蒙内铁路其他工人工程师那里听到的一样,下班后,他们已经太累了。李祉缘说遇到休息日,慕旭强能睡上整整一天。而这有限的时间都是在高墙电网内度过的。他们基本没有到“内村”逛过街,他们说他们两个人都挺宅。

    小两口的娱乐很多情况下就是在营地简单的隔板房里一起看看电影,看美剧。偶尔在营地里溜达溜达。他们都很喜欢看动漫海贼王。他们的另外一个共同爱好是吃。他们都说项目部里食堂的饭菜相当不错,但离回国休假还有那么几个月,小两口已经列上了回国后要去吃的美食。

    当然,回国后两位新人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去见那素未谋面的双方父母。 李祉缘说她初中就离家去外地读书,一直都很独立,所以父母都很尊重她自己的选择。慕旭强闯荡非洲那么好几年,父母也非常放心他的选择,没有提出反对。四月的一天,他们准备好所需的材料,借了领导的霸道,就去中国大使馆领证了。领证当天李祉缘给老爸发了消息,老爸只回复了一个字“好”,后面还加了个句号。李祉缘说完笑了,她说如果不是有这么开明的父母,离走进婚姻的殿堂怕是还要有一段漫长的等待。

    说道两人如何认识,关系如何升温,李祉缘捂住嘴笑了,她看了看慕旭强,说道要不还是你说吧。但最终她还是打开了话匣子,讲述了一段由一只灯泡引发的爱情故事。

    话说去年十月份,随着八标营地建设完毕,八标原来住在路桥东北环项目营地上的工作人员纷纷搬进了新营地,但却不偏不巧的留下了五个人,一对夫妻外加一领导外,就是他们两个了。李祉缘说这之前,她认识慕旭强,但很少说话,“因为不熟嘛”。五个人在这住的时间并不长,也就十天半个月,甚或只有一星期,李祉缘说她已经不记得了。

    一天,李祉缘房间的灯泡坏了,他在QQ上问慕旭强能不能帮忙换一个,说完好,慕旭强就来了。当问到为何只找慕旭强时,李祉缘乐了。“因为实在找不到其他人”, 她回答道。

     换灯泡的时间并不长,慕旭强装完就走了。然而他们就这么熟了起来,从此以后,他们在吃饭时就聊开了。“我们什么都聊,” 李祉缘说。

    当被问到他们算不算是闪婚,李祉缘略微严肃了起来,说道,我们不算闪婚,我们确实是遇到了和自己合得来的人。她说,我们有很多共同点,很多时候我们在听说别人说的话时,甚至会有完全相同的反应。当我问到他们的好哥们好闺蜜得知他们在肯尼亚完婚的消息,有何反应时,他们都说:“这非洲去的值”。

    这就是发生在比“内村”还“内村”的蒙内铁路营地上发生的爱情故事,当你闻到玫瑰的花香,请想想这对90后新人,520这一天,想必他们还会在忙碌中度过。高墙电网内外他们还将并肩作战,直到蒙内铁路顺利完工。

    他们是幸福的,毕竟在这相隔万里的异国他乡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然而,在蒙内铁路上还奋战着成百上千的中国技术工人、工程师,他们或抛妻弃子独自工作在荒郊野外,或仍然是单身。

    也仅以此文献给奋战在蒙内铁路建设一线的中国路桥员工们。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