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慧  >>  正文
袁慧:美丽的草原我们的家
袁慧
06月08日

十五年以前,当我第一次离开内蒙古去深圳工作,当地的朋友问了我好多有趣的问题,“你们内蒙古人都是住在蒙古包吗?”、“你是不是骑着马去上学?”等等。相信很多内蒙古“70后”的朋友都曾有过类似的经历,内蒙古在大家心目中就是一个与草原相伴的地方,这片草原不仅是宽阔的,也应该是美丽的,因为它是我们拥有美丽家园的重要保障。

conew_航拍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

航拍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

在内蒙古118.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从东到西镶嵌着蒙古族发源地所在的呼伦贝尔草原、美丽的西拉木伦河边的科尔沁草原、植被保护最好的锡林郭勒草原、宽广的乌兰察布草原以及鄂尔多斯半荒漠草原和阿拉善荒漠草原。

内蒙古的草原总面积有13.2亿亩,占全国总面积的22%,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到今天,这片草原发生了什么,虽然在内蒙古长大,我却不懂草原,这一次有机会走近了内蒙古农牧业厅草原处的姚蒙,听他讲讲这片草原的故事。

conew_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植物覆盖率增加

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植物覆盖率增加

上世纪60年代,内蒙古草原的平均覆盖度为50%,这个阶段是内蒙古草原生态最好的时候,全区的牧业人口28万人,牧区混合畜1400万头。到2008年,牧区人口增加了5.1倍、牧区混合畜增加了2.2倍。几十年的过度放牧、外来移民进入、以及气候的变化、煤炭的开采和草原上药材无节制的采挖,草原显得力不从心了,远远超越了它的承载量。2000年前后,草原的平均覆盖度只有30%,植物的多样性和草原的生态链都遭到严重破坏,人与畜、草与畜的矛盾突显。

在牧区,一场沙尘暴过后,牧民家的房屋就被沙子埋了一半,放眼望去,可谓赤壁千里。生活在首府呼和浩特的朋友也许有印象,2000年前后的沙尘暴如家常便饭,有数据显示,一年能有21次之多。姚蒙回想起2004年第一次走穿越库布齐沙漠的吉巴公路时,路两边的沙漠中除了偶尔能看到几棵沙柳之外就看不到任何植被了。

conew_2011-2015年年开始内蒙古投入202亿草原补奖资金

2011-2015年年开始内蒙古投入202亿草原补奖资金

草原是我们国家最大的生态屏障,保护好草原就是保护我们的家。从2000年开始,京津风沙治理工程、退牧还草工程、草原补奖机制等措施相继开始,无论是帮助牧民修建禁牧围栏、休牧围栏,还是给牧民202个亿的补奖资金等等,国家做了方方面面的努力。十几年过去了,2014年的数据显示,全区草原平均植被覆盖度达到43.6%,草原植被明显恢复。从2000年到2010年的10年间,鄂尔多斯的草原面积就增加了1200多万亩。

conew_呼和浩特大青山前坡万亩草场

呼和浩特大青山前坡万亩草场 摄影/通拉嘎

2012年姚蒙又走了一次吉巴公路,这一次他已看不到裸沙,而是郁郁葱葱的沙柳、沙蒿。2014年,呼和浩特的沙尘暴数量是2次。

草原的故事太多,在基层的嘎查、苏木,有许多被称为“老草原”的干部们一辈子把血汗撒给了草原,甚至献出了生命;亿利集团26年治沙,不但库布齐沙漠变绿了,那里的牧民们也富了;蒙草抗旱公司不做奇花异草而是要驯化野生乡土植物来提升草原生态的自愈能力;首府呼和浩特经过三年的努力,那个《敕勒歌》中描绘的大青山又生机重现,在与大自然的对话中,其中的艰辛与幸福,他们的感悟最深!

1978年,蒙古族著名歌唱家德德玛在第10届广交会上第一次演唱了《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深厚醇美的声音让大家记住了草原,记住了内蒙古。每次听草原的歌曲,我会觉得心中变得开阔,有时也会热泪盈眶。祝福草原,草原的夜色永远要那样美,如歌中唱到的“九天明月总相随,轻骑踏月不忍归”!

关于作者:袁慧,中国日报驻内蒙古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内蒙古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