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正文
鞠传江:古村落—渐行渐远的记忆
鞠传江
06月08日

前些时候写过一篇有关荣成传统民居海草房保护的小文,引起许多读者共鸣。如火如荼的城市化使越来越多的农民弃乡村而去,而那些承载着乡愁的古村落也正成为人们渐行渐远的记忆。

中国作为传统的农业大国,古村落有着地域分布的广泛性和风格多样性的特点,山西平遥的乔家大院、皖南的徽派民居、浙江水乡的小镇、江西的婺源茶乡风景小村、闽南的客家土楼、贵州的苗家山寨、胶东的海草民居,这些都成为中国古代民居的典型代表。

这些古村落除少量为宋元时期的遗留外,多数为明清时期的建筑。古村落虽然多数处于交通闭塞、远离都市的山区,但却自然环境清新优美,建筑特色鲜明,承载了中国多民族的民间文化和乡土气息。因此,古村落成为“中国民居博物馆”,也为海内外的旅游者和古民居专家所推崇。

“古村落的古屋旧祠,记载的是中华民族千百年的习俗和生活状态,反映的是中国农耕时代农民生活的历史。”山东省文物局局长谢治秀对我说,“留住古村落,就留住了其背后的老故事,就留住了乡愁。”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古代诗人陶渊明《田园居》诗正是古村落的写照。走进古村落,才会发现石板小路、碎石矮墙、小桥流水和挂着大铁钟的沧桑古槐树。那些在古诗词描写的意境和现代都市人所渴望的世外桃源有多么大的魅力!

今年4月,在上海举行的“思与行——2015年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论坛”上,评选出新一批“中国景观村落”,这一活动先后四届共评选出了61个“中国景观村落”,这些村落正是中国古村落的典范,是中国人民群众生存智慧的结晶,是人与大自然和谐共生的家园。

历史悠久的古村落,富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和审美价值。对古村落就建筑、园林、生态、风俗、历史、文物等多个角度进行研究,对新农村建设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更多从中国古村落中汲取精华建设新农村,要比那些千篇一律的方块建筑或者片面追求欧洲风格小镇的新项目要更有中国风情和文化底蕴。

包括著名古建专家朱光亚教授在内的一批专家学者呼吁,保护和弘扬传统村落文化,留住美丽乡村的风骨、文化传承的血脉和精神家园。

令人感到可惜的是,不断加快的城市化、大规模拆迁,年轻人进城务工,使许多传统村落“空心化”、“老人化”,一些古村落面临着自然毁坏和被遗弃的尴尬境地。

调查和统计显示,中国传统村落正面临着逐渐消亡的被动局面。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02年至2014年,中国自然村由363万个锐减至252万个,10年间减少了110万个自然村。

多少年来为保护和发展古村落而奔走呼号的中国文联副主席、国际民间艺术组织(IOV)副主席冯骥才认为:古村落代表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生活、劳作、繁衍生息的原生态体系,是一片蕴涵着丰富人文历史的宝库。古村落文化是中华民族多样性文化的重要载体,是我们文化的根,古村落的消亡就是我们文化遗产的消亡。

可喜的是近些年中国各级政府都将古村落保护列入了政府政务清单。2012年,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联合启动了中国传统村落的调查与认定工作。目前,全国经调查上报的1.2万多个传统村落,其中有较高保护价值的村落已不足5000个,全国已有2555个村落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山东在古村落保护方面走在前列,2014年2月,由山东省委宣传部、省文物局等九个部门联合发起“乡村记忆工程”。这是对农村历史街区、传统民居院落等物质文化遗产和生产、生活民俗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原生态的保护工程。山东省省长郭树清还将这一项目写进省政府工作报告之中。

山东将对那些独具特色的传统村落,加以有效地保护和利用,并将建设一批乡村(社区)博物馆。

荣成市对沿海的317个传统村落的海草房民居进行有效保护,目前荣成有两万多户、九万多间海草房多数是元、明、清时期留下的,这个市还推出了《传统村落保护发展规划(2014-2030年)》,在对古村落的乡土建筑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的同时,还积极发展原生态古村落旅游,特色度假村、“海草房人家”等项目,形成一条独具海洋文化魅力的古村落景观带。

古村落代表着几百年前的社会文明和生存环境,多地处偏远,依山而建,道路狭窄,水电设施落后,生活起居多有不便。必然有不适应现代文明的成分,社会需要进步,当然在保护中也必然面临改造与革新。

conew_山东章丘朱家峪的老门楼-鞠传江摄影

山东章丘朱家峪的老门楼-鞠传江摄影

进行旅游开发或许是古村落最好的选择,山东众多古村落的旅游开放实践证明,旅游为古村落带来了活力。有600多年历史的山东章丘市官庄镇朱家峪村,因为作为“闯关东”和“老农民”电视连续剧拍摄外景地而名声大震。

conew_山东章丘朱家峪的民俗博物馆-鞠传江摄影

山东章丘朱家峪的民俗博物馆-鞠传江摄影

眼下来这里旅游的人络绎不绝,曾经被遗弃的老屋也被村民修整保护起来,老人们在院子里用煎饼、野菜、农家饭招待旅游者。旅游者从这里的老街、老屋、老纺车、民俗博物馆看到了古代村民生活的影子。

在“进士故居”的后院,一位母亲要给她10岁左右的儿子拍照留影,儿子却不理解为什么要在这破破烂烂的老农民的房子前拍照。古村落旅游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怀旧,更多的是对历史的思索、生态价值的重估以及对传统文化的认同。

这里已经成为当地著名的旅游景区,去年,朱家峪村旅游人数达到10万人,旅游收入超过100万元。

conew_济南长青齐长城脚下方峪村具有古长城风格的民居小巷-鞠传江摄影

济南长青齐长城脚下方峪村具有古长城风格的民居小巷-鞠传江摄影

位于齐长城最西端的济南长清区孝里镇方峪村,也有500多年的历史,置身在石墙、石屋、石板路,古井、古树的古村落中,使人仿佛回到了几百年前。100多户的古村,现在只住着20户左右,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走在村里,非常安静,只有几百米外山头上在迎风转动的风力发电塔提醒着人们如今是21世纪。

conew_青州王坟镇的古村落上稍村古民居小院-鞠传江摄影

青州王坟镇的古村落上稍村古民居小院-鞠传江摄影

conew_山东省青州市井塘古村的老人们在村头的明代古桥上乘凉-鞠传江摄影 (1)

山东省青州市井塘古村的老人们在村头的明代古桥上乘凉-鞠传江摄影

conew_青州王坟镇上稍村的柿子红了-鞠传江摄影

青州王坟镇上稍村的柿子红了-鞠传江摄影

conew_青州王坟镇上稍村晒柿子的村民-鞠传江摄影

青州王坟镇上稍村的柿子红了-鞠传江摄影

山东青州市有500余年历史的井塘古村,当地政府投资4000多万元对古村进行了改造,并从2012年9月开始向游客开放,年接待游客3万多人。

conew_山东莱芜市南文字村的村主任张荣海在介绍张家大院的历史-鞠传江摄影

山东莱芜市南文字村的村主任张荣海在介绍张家大院的历史-鞠传江摄影

其实,还有更多的古村落需要去挽救、去保护,只是还需要全社会的力量去做,包括村民、政府,也包括更多的有能力的城里人!

关于作者:鞠传江,中国日报驻山东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