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炎  >>  正文
火炎:峭壁上的舞者
火炎
06月12日

人们大多看过在舞台上跳舞,却很少看过在百尺悬崖上跳舞;有许多运动项目需要冒险,但却少有运动项目要冒这么大险。

这就是攀岩,一项在峭壁上“跳舞”的户外运动。

conew_图片1

攀岩,一项在峭壁上“跳舞”的户外运动。 火炎 摄

6月初,正是阳朔杨梅成熟的季节,大雨初霁,果红叶绿,沿着小路钻过灌木丛,来到一座岩石陡峭的山下,刚被大雨洗刷的峭壁一如白色的墙壁。山角下闷热难耐,蚊虫纷飞。被称之为“中国蜘蛛侠”的攀岩手刘永邦,将在这里攀岩,目标就是眼前这座四十多米高的“凤凰岩场”峭壁。

攀岩是项极为刺激的运动,它不仅需要体力更需要勇气、智慧和自信。

刘永邦,岩友们都叫他“阿邦”。

阿邦换上攀岩专用鞋,系好安全绳,从装有镁粉的小袋子里,抓出一把镁粉在两手间搓了搓,转身一个健步迈上一块山石,双臂伸直,两手像吸盘一样抠住岩石的凹凸处,将身体紧贴上岩壁。他身手矫健,仰头看准岩石的缝隙,脚下用力一蹬,极为准确地牢牢抓住看好的位置。抓、撑、蹬、跃、踩一气呵成,有力度、有节奏、有姿势,仿佛在岩石上舞蹈,峭壁就成了他的舞台。

我们仰起的目光和心都随着他慢慢攀升的身影渐渐提高。此刻的阿邦已超然物外,拥抱着山岩。瞅准目标一个劲地向上,向上。在巨大的山体中,他犹如婴儿在母亲的身体上蠕动攀爬,用舞蹈般的肢体语言倾诉着内心的情怀与索求,也许只有像母亲一样的峭壁才能感受到他的表达。这是一个勇敢的小子!

登山和攀岩尽管都是山地运动,概念却是截然不同。前者只需低头看好脚下已有的路,后者却相反,需要抬起头,眼前没有线路只有选择。爬山枯燥,没有节奏,而攀岩是有节奏的,时左时右、时攀时登,手脚并用,身心合力。不停地搜索和攀爬委实需要一种节奏,犹如舞蹈,成功与否则取决于攀岩者的舞姿。

我们与阿邦的交谈是在他和他的女朋友阿婷创办的“岩邦”攀岩俱乐部里开始的。俱乐部就设在阳朔的西街,房前大树遮阴、房后小桥流水。俱乐部既是酒吧又是攀岩的室内训练场。白天来这里的客人不是很多,到了黄昏,攀岩爱好者们就三三两两聚在这里进行训练和交流。阿邦说,白天他们都去攀岩了,只有到了晚上,那些攀岩的岩友们才会陆陆续来这里练习和交流。

conew_图片2

兴许是职业习惯,阿邦说话时眼睛总是往上看,仿佛随时都在选点攀登。火炎 摄

坐在对面的阿邦身穿一件红色的体恤,长发过耳,脖颈健硕,一副硬汉的表情中多少还带着些顽皮的稚气,毕竟才27岁。总是向上张望的目光中,流露出执着和简单。是的,与岩石峭壁交流不需要复杂的想法,执着就够了。

在攀岩界,阿邦的确是个异数。

15岁那年,阿邦和朋友们从湖南来阳朔旅游,看到有人在攀岩,觉得很好玩,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恰巧当时他表哥在一家攀岩俱乐部工作,他便主动要求在俱乐部里一边帮工,一边开始学习、练习攀岩。之后,就留在了阳朔,一扎就是12年。

人一旦对某种事情发生兴趣,体内的潜质就会不知不觉地释放出来。阿邦在攀岩上的进步和成就除了靠自己摸索实践,再就是同国外攀岩高手学习交流取得的。

用他的话说:“是从每个攀岩者身上学的东西,学会了就用到自己身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有些技能是靠学出来的有些完全就是一种天赋”。

conew_图片3

阿邦的手和一般人不一样,除了满是茧子外,就是指头已经被磨秃。火炎 摄

“阳朔以前有个‘中国攀岩俱乐部’,很多外国人都会来一起攀岩和交流。当时攀岩在中国还处于发展阶段,从排行发现国内攀岩者的难度还没有比我更高的。我完成的难度系数为5.14a(攀岩运动的最高难度等级),5.14b,5.14c,国内之前没有人能达到这个难度。”阿邦十分自信地告诉我们。

conew_图片4

阿婷拿出一幅照片说,这是澳大利亚的一座80米的峭壁,阿邦是第一个征服了这座峭壁的中国人。火炎 摄

阿邦的确在攀岩上付出了很多很多。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他曾去过16个国家学习交流并在攀岩比赛中多次获得国际大奖。目前他已经是“阿迪达斯”的签约运动员。据了解,“阿迪达斯”在中国赞助了4个像阿邦这样的运动员。阿迪达斯每年都会送他们出国学习交流。

conew_图片5

阿邦对自己严格要求,每天下午都要在俱乐部里进行体能方面的训炼。火炎 摄

阿邦说,攀岩在国外都快有百年的历史了,他们的技术比我们先进得多。中国出现第一个攀岩者是在1987年,距今才有二十多年。中间还停滞了十几年,真正开始发展是在2000年,中国登山协会有个统计,国内现在从事攀岩运动的人数大约有十万人左右。

说到阳朔聚集了众多攀岩者时,阿邦说,其实并不多,真正的攀岩者不过十几个,还包括外国人在内。那些做攀岩生意的领队算不上是真正的攀岩者,他们拿攀岩做经营,而攀岩本质上是一项运动和爱好。在攀岩上我投入了很多时间,从开始接触攀岩到现在我做的任何事情都和攀岩有关,每年至少投50万在攀岩上。

阿邦说,每个来阳朔攀岩的人包括外国人都一定会来我这里相聚,因为我这里是阳朔唯一的攀岩者俱乐部。

conew_图片6

在“岩邦”俱乐部里,进行交流的攀岩爱好者观摩阿邦的示范动作。火炎 摄

阿邦说,国外的岩场交通和各项设施都很便利,毕竟开发这项运动的时间长了,所以只要有岩壁的地方基本上都可以攀。阳朔的岩壁比他们多很多,景色和气候也很好,但是线路少,有待开发。所以我每年都要去国外拉一些攀岩高手到国内来开发线路,今年打算要开发800多条线路。现在人们越来越注重健康了,今后,户外运动的快速发展是大势所趋,自行车、自驾、户外攀岩、徒步等。旅游只是一种匆匆过客,而攀岩才是能亲身感受与大自然拥抱的魅力。

conew_图片7

阿邦在阳朔的西班牙岩友Raul Sauco,他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壁虎”也真是名副其实。火炎 摄

阳朔的攀岩最早是外国的攀岩者做起来的,这是毫无疑问的。1981年的时候,外国攀岩者到阳朔开辟了第一条线路。到了1992年,又是一个外国攀岩者拍了一段视频,阳朔“月亮山”的名声就在国内外攀岩界火起来了,由此吸引来很多外国人。如今,我们在不断改善国内的攀岩状况,更多的带回国外的信息,培养攀岩人才,尽量缩小差距。

conew_图片8

阿邦和他的女朋友在山脚下做攀岩的准备。火炎 摄

阳朔,远近闻名,交通便利。无论是攀岩,还是其他户外运动,自然条件真是得天独厚。可以说是中国最好的攀岩之地。

阿邦认为,攀岩比开车安全。就说你开车不撞人家但无法保证别人不撞你。攀岩就算失手也不会掉下来。攀岩运动挑战的不是危险性,而是体能的极限,而且不能单独进行,一般是两个人,需有一人负责安全。坐在一旁的阿邦的女朋友肖婷,听着我们的交谈,不时地投来赞许的目光。

肖婷,这位也是来自湖南的湘妹子,也还是国内顶尖户外攀岩女选手。共同爱好和目标让他们成为了情侣。他们一起攀岩、一起在国内外获奖、一起经营着这个叫做“岩邦”酒吧。她告诉我们,她在攀岩之前是篮球运动员,2006年才开始练习,直到2010年就能做些成熟的活动。主要是在国内开发线路,去国外学习先进的动作要领然后带回国内传授。国外的教练在教授攀岩过程中不仅仅局限于技巧,更多的注重安全意识的灌输和攀岩制度的建立。

谈话间,一回头,只见阿邦已经在俱乐部室内练习场的吊环上进行体能训练了。

关于作者:火炎,中国日报驻广西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陕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