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正文
李洋:为了和平,那些都不重要
李洋
07月02日

纪念抗战胜利,北京阅兵,台湾地区也阅兵。其实,庆祝抗日战争胜利应该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事情,而不应有党派之分,一如当初全民抗战一样。大陆诚挚地邀请了台湾老兵参加抗战胜利阅兵,但我们没有看到宝岛台湾同样的诚意。这也一如当年中共号召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国民党则始终是在半推半就之间唯恐失去了江山。

历史证明,把民族利益摆在首位的政党,得到了人民的支持;而把虚无的党派利益放在首位的党派则失去了民心,纵使它做出过巨大的牺牲。

我们充分尊重和承认国民党军队在抗日正面战场为挽救民族危亡做出的巨大牺牲,但我们同样惋惜国民党始终把党派利益放在了国家和民族利益之前。在"攘外必先安内"的指导下,纵容了自身内部派系纷争,贻误了诸多对日战机。当国军和国民党旗下各路军阀对长征中的红军围追堵截之时,日军正在东北站稳脚跟,为南下打下了坚实基础。

由于政治信仰不同,也受到国际大环境的影响,国共之间有很多矛盾不可调和。但能够放下党派差异,始终提倡团结抗日的是弱小的一方,抵触这一提议和最终违背统一战线原则的是强大的一方。成为伪军最多的是国民党领导下的地方武装。充任日伪政权傀儡的也为国民党党内高级官僚。共产党更倾向于"安内必先攘外",在民族大义面前放下党派之争。

国民党始终把消灭共产党看成坐稳江山的前提,而中共则把争取民心当做领导民族解放和独立的根本。这也是决定内战中民心向背的关键点。

抗战是全民族的事情。作为当时中国的执政党,国民党抗战义不容辞。今天拿参加大会战的标准要求红军和后来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放在历史的语境中都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共产党的武装力量一方面要抵抗国民党军队的挤压和堵截,又要根据自身实际展开对日斗争,仅仅长征就让红军损失大半。

从抗战到内战,美苏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相比国民党对美国的依附,中共对苏联表现出相当的独立性。国民党从诞生之日起就与大资本家和西方资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更多的是一种依附性的代言党,而中共则是在夹缝中生存,植根于中国要挽救民族危亡,争取民族独立和实现民族富强的自发生长,符合中国国情的有中国特色的政党。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迅速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严重的腐败和经济通胀让国民党彻底失去了民心。就连援华抗日的美国也在抗日战争后期就是否继续援助腐败的国民党军队产生了严重的内部分歧。这也是今天站稳脚跟的共产党必须引以为戒的惨痛教训。

不可否认,在大陆尚未推行改革开放之前,国民党领导的台湾地区已经迅速融入国际经济体系,一度成为全世界发展的典范。当下,中国大陆也面临着腐败、污染和经济转型等诸多问题。当然这也是其他新兴经济体共同面对的挑战。

但历史没有如果,要看到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三十年的发展不可分割,也不能相互否定。中国始终在发展中注意保护自己的独立和开放。不依附于任何集团。中国大陆奉行独立自主,其崛起让占世界近五分之一的人口脱离了贫困走向富裕和文明。

二战后能够从发展中国家成功跻身发达国家行列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和地区无不是依附于美国的保护和支持。中国这样的国家不可能也绝不会走这些国家的老路。中国的崛起不仅为世界贡献的经济增长,中国积极扮演全球治理的改革者和推动者。这是任何依附于美国的国家和地区都无法扮演的角色。

两岸密切的经贸和人文往来是大势所趋。中国愿意学习包括日本和美国在内的一切发达国家的文明成果,愿意本着尊重平等的原则与一切爱好和平和发展的国家友好交往。分歧可以通过协商解决,但历史必须被尊重。

北京的阅兵不是敲打谁,也不是争夺什么对战争的解释权,而是一场人类对生灵的祭奠和对和平的纪念。十九世纪以来,我们经历了比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更为惨重的生命和财产损失。我们对和平和发展的理解也更加深刻和执着。

今年3月底我在桂林飞虎队遗址公园采访"飞虎队"将军陈纳德将军外孙女尼尔·凯乐威时,问起了她对国共抗日的看法,她说:"我外祖父来华时,帮助的是中国人民,为的是共同的目的,抗击的是共同的敌人,从来没有把中国人分成什么党派。为了和平,那些都不重要。"她的话让我记忆犹新。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