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斯坦丁  >>  正文
康斯坦丁:中国股灾,一场全民性的风险教育
康斯坦丁
07月05日

在刚刚过去的三周内,中国股市连续出现暴跌。据相关数据统计,自6月15日至7月2日,沪深两市市值蒸发了16.43万亿,平均每天蒸发1.17万亿,最后一个交易日,A股跌破整数关口4000点,最终停留在绿油油的3686点,距离年内最高的5178点已经有相当一段距离了。大盘整体跌幅超过28%,按照国际标准,这已经不是一场普通意义上的调整,而是一场真正的股灾。然而,比大盘更绿的是另外570家上市公司,股价相比最高点跌幅几乎腰斩,而汉邦高科、金石东方、双节电气等,年内最大跌幅竟然超过了70%,算得上本次股灾地震的震中心了,持有这些股票的小散们则自嘲是一头“春绿”,是的,面对大幅缩水的财产,他们说自己是一头蠢驴,毫不过分。

正在本轮股灾连续发酵的时候,救市手段层出不穷,央行双降、养老金豪言抄底,为国接盘、证监会一系列的安抚,声情并茂,同时有十几家私募基金出来喊话,表示股市大跌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且专家组团详细分析了蓝筹板、创业板的投资价值。

如此步调一致地唱多,显然不是个别机构能够做到的,这些手段曾经让中国小散燃起希望,但后来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管理层的每一项救市政策,几乎都招来了市场空头严厉抛压,现在看来,这些手段只不过是诱发投资者再度补仓和更深度的套牢。笔者有一位股民朋友,名叫张婷,这是他进入股市前给自己起的女性化笔名,在亏损掉大半的本金之后,他终于忍不住抱怨:让那些救市手段,见鬼去吧!事实上,它们最大的好处只是让中国小散们怀着对明天美好的憧憬,踏实地睡了几宿好觉,在这些夜晚里,他们集体梦到自己的股票涨停了,但是醒来之后,仍然是遍地的绿色。现在,笔者这位朋友对任何绿色都非常厌恶,他扔掉了家里全部的绿色植物,不再吃黄瓜,他是一位NBA球迷,最喜欢凯尔特人,现在,他决定再也不看这只球队的比赛了(凯尔特人的球衣是绿色的)。

张婷的行为,有点怪异,但却是中国散户们近期表现的一个经典缩影,他们一夜暴富的美梦破裂之后,开始变得怪异,精神也有点恍惚。好在,张婷们尚能找到一些相对合理的发泄手段,比如践踏自己小区的绿色草坪,或者约几个股民朋友一起去跳水…相信在割肉之后,他们还能意气风发地回到工作岗位上,只是大牛、大熊的意义,绝不应该只是有关机构的圈钱工具,更积极的意义在于,两只禽兽联手给中国人民上了一堂经典的风险教育课。

中国小散,两次踏进同一条臭水沟

现在的股灾正向全国范围内辐射出越来越多的死亡气息,摧枯拉朽又天昏地暗,但对于老股民来说,这样死亡的味道并不陌生,事实上,早在2007年的时候,中国A股就发生了一场持续6个月的大地震,遥想当年的股灾,沪指从6124点跌落到后来的2000点。其实,老股民在这段时间内,远没有感到太大的不适应感,跌幅30%以内之于深谙中国A股的老兵来讲,充其量只是正规战争前的冲锋号,今日之暴跌又恰似昨日之重现,股灾只是一把黄莲,吃着吃着就习惯了。有人曾经做过一个经典比喻:散户的资金就像一陇韭菜地,庄家平日里也会浇浇水、上点肥料,但到了时间,总会割走的…

中国小散们自然明白股市的韭菜定律,也深谙其中的运行逻辑,但A股的魅力正在于能让人两次踏进同一条臭水沟,无怨无悔,好了伤疤忘了疼!

在短期收益之后,大家坚信自己是选股大神、投资达人,梦想着明天就能实现财务自由,这些美丽的幻想在庄家浇水、施肥之时基本都得到了正确的回应。笔者那位股民朋友,是沿海一家制造代工厂的员工,台资企业,为了保持了工作效率,主管严格控制办公室里说话的分贝,但就在上半年的牛市时,张婷的主管再也控制不了局面,80%的员工在股市里赚钱之后,常常喜欢在楼道里唱“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现在熊市来袭,张婷的办公室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大家只是每天偷偷查看绿油油的大盘,然后,在下午3点以后,偷偷听一首《从头再来》。牛市期间,更悲惨的状况来自于愤然辞职者,张婷一位同事,用10万元的本金炒到了50万元,然后,在公司内部邮件中指出台资企业抠抠搜搜的制度、主管的种种缺点以及自己的怀才不遇,之后潇洒离职。现如今,这位同事又不得不打开了智联招聘,重新开始了推销自己的工作,比他幸运的同时,则撕掉了文采斐然的辞职信。

股市容易产生幻觉,而且这种幻觉如非典一样,仅仅用空气就能传播给周围的人。在这种氛围之下,新股民常常匆忙入市,第二天就开始谈论庄家心理和选股策略,如果赚到了真金白银,还会自诩天赋异禀,比那些老股民更懂市场;另外一种现象就是,小散喜欢给自己设定目标,他们也会在适当的时候产生周期性的恐惧,但因目标未达成,终不会死心,比如笔者有一位朋友在淘宝做生意,每年也有三四十万的收入,年初他给自己设定了炒股赚50万的目标,目标达成之后就组织全家去一趟马尔代夫,看看巴黎的埃菲尔铁塔,甚至萌生了花点钱,和巴菲特吃个午餐什么的…现在只能去大排档吃个土豆丝了。

小散们入市的理由,多半是受环境感染,砖家告诉他们:每一轮资产泡沫,你若不参加,就会成为受伤者,而且当周围的人都在谈论股票,你若不投资,常常显得跟二逼一样,会认为不合群,没有投资胆略等等,这种尴尬的心态在疯狂牛市的时候更加突兀,事实上,中国大量的小散就是这么入市的;而真正让小散们两次踏进同一条臭水沟,甚至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则是庄家诱饵带给小散的错觉,那种对财物自由的向往,常常唤醒普通人内心深处的赌徒心理,“再来一把,就收手”,小散常常高估自己之于“欲望”的掌控能力,加之,救市手段营造出的反弹迹象,也常称为小散舍不得割肉的重要原因。于是,如你所见,即便正值股灾,一片哀鸿遍野,有一小撮的散户依旧等待机会抄底。

贪婪欲望,中国社会的癌细胞

股灾正让大量小散愤然立场,有些极端主义者甚至愤然离世,割肉的疼痛会持续一年、两年,但终将会留下伤疤,疼痛消失,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势必会有人卷土重来,如前文所述,中国小散就是擅长“两次踏进同一条臭水沟”,之所以会有这种情况,正在于人性永远是贪婪的,而且这种贪婪从来禁不住考验,只要庄家有诱饵,小散就会蜂拥而至。面对人性固有的弱点,整个社会要做的就是保护、引导,通过持续不断的正能量把小散带到正常的致富轨道上,具体到股市,不应该鼓励短期暴富,而是要开始着手建立健康的投资环境,否则,中国A股永远只是相关机构圈钱的工具。

现在,中国至少有1亿家庭在炒股,如果加上亲友委托代炒的部分,受股市影响的大概有3亿人,这些人大都是中国的中产阶级,有些闲钱,有些小聪明,他们在进入股市前已经在自己的领域小有成就,致富手段和思想不至于让他们走投无路,这也是政府没有必要一定救市的主要原因,毕竟,让中产阶级亏点钱,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会通过自己的方式恢复元气;但股灾之于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它不会因你是老弱妇孺、或者低学历者而手下留情,事实上,我们更应关心那些埋在废墟下的弱势群体。

2015年上半年的牛市,影响面之广前所未有,笔者路过证券所时,常会看到很多老头老太太一大早就提着水壶来报道,他们退休之后把炒股当成上班,见面就分享消息,研究K线,不听戏,不看电影,只看大盘,同时,不忘带着马扎和报纸,抽功夫把菜摘了…这个群体炒股的钱可能是退休金、养老金,俗称棺材本,他们的身体和生理承受能力都比较脆弱,但如前文所述,股灾面前人人平等,市场不会在乎他们的哽咽和眼泪;还有一些低学历者、无业游民,在街上闲逛完了之后,也懵懂入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认为自己找到工作了,但三周之后,他们又回到了万劫不复的境地,实在可悲。

贪婪的欲望,正像癌细胞一样,在中国社会迅速蔓延,这里的任何行业几乎都透着一种急功近利的想法,浮躁的心态,正摧毁着这个国家的教育、工业、体育、经济和股市,我们在这种社会氛围里,也常常丢掉了幸福感。

其实,股灾之前,中国人谈论最多的就是房地产,这个行业除了让大佬们赚得盆满钵满,也催肥了那些住在城市郊区的人民,影视剧中,我们经常看到如下桥段:一个老大大为了守住祖屋,常常和政府对抗,并拒绝巨额的拆迁款,但现实不是这样,全家人会望穿秋水地盼着拆迁队赶快来,以便获得价格不菲的拆迁款,新闻中,那些著名的钉子户,多半也是因不满赔偿而坚持到底,也难怪,一人拆迁,鸡犬升焉,中国郊区也流传着如下标语:要想富,就要做个拆迁户…现在,房市中的贪婪被顺利移植到股市中,且受众群体扩大了几万倍,白领炒股、司机炒股、护士炒股、厨师炒股…时至六月,却统统埋在了废墟之下!

笔者无意抨击中国股市,也没心思给读者灌心灵鸡汤,更不会当个冒牌专家去指导小散们选股,只是想提醒中国小散们:赚钱,无非出卖体力和智力,舍此无他。如果非要从这次股灾中找出点积极的意义,我想应该是它正带给全体国人一场生动的风险教育课。希望,割肉之后的小散们能尽快恢复元气,股票之外,我们还有“面朝大海,春暖开花”,去沉浸到正常的生活内容之中,回到现实中,去和老婆们聊聊诗和远方。(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本文如需转载,请联系QQ:102927545 ,并注明出处

科技新发现官方微信公众号:kejxfx

曾在多家IT知名企业就职,先后担任过Tecomm副总以及多家知名企业特约顾问,科幻星系工作室以及科技新发现网站创始人,多家知名媒体特约IT评论员,国内知名科幻作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