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  >>  正文
王健:专家结合越共总书记访美谈中越美关系
王健
07月09日

据越南共产党中央对外部消息,为落实越南共产党中央政治局的主张, 应美国总统的邀请,越南共产党执行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于7月6日至10日正式访问美国。值此机会,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于近期先后采访了越南社科院原国际关系研究专家以及中国社科院中越问题专家,围绕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出访美国的背景、目的以及预期会取得的结果谈中越美三国关系的重要性。

中国研究所原所长、《中国研究评论》总编辑、教授杜进森博士(DO TIEN SAM)结合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出访美国谈越美中三角关系:

首先,按照我个人的观点,在越美中三角关系中,中美关系最重要;对越南来说,越中关系在所有关系中是最重要的。

IMG_20150707_182616

中国研究所原所长、《中国研究评论》总编辑、教授杜进森博士正在他的办公室阅读中国日报报道。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 王健

一、关于中美关系。从全球发展的角度看,中美两国的关系是大国关系,都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这两个经济大国之间既有合作又有竞争。这两个大国的之间的关系会对整个世界,包括本地区以及国与国之间,对越南都会产生影响。按照我个人的观点,存在中美经济战略圈,因此,可以看到,中美关系的发展趋势在全球范围内既有合作,又存在竞争。传统的安全问题,包括气候问题、网络安全问题、太空安全问题、反恐问题,这些问题美国单方面是无法解决的,必须与其它国家,特别是中国进行合作。因此,在全球范围,共同的安全问题、传统的安全问题,美国必须与中国合作。按照我的观点,这种合作会越来越多。

第二,中美双方合作必须通过战略对话进行。从世界经济发展趋势看,中国将开放市场,美国的商品进入中国,同时美国也必须创造条件让中国企业到美国投资。各国科学家将此状况概括为全球经济纵深发展的新表现。可以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就是说,在美国的社会中心存在中国的因素,同时在中国的社会中心也存在美国的因素。这就是新经济全球化的新表现。我认为,中美通过对话,双方全球化的纵深发展会促进双方在经济上越来越相互依赖。

另外,在地区范围内,在各国之间也存在竞争。在地区范围乃至整个东南亚既存在政治竞争,也存在战略竞争。这些竞争要求中美两国必须继续加强对话以便增加了解,减少猜忌误解,旨在中美之间的战略动机不会导致矛盾冲突。

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就职之后,提出建设新型关系,在建设和完善新型关系中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我们认为,中美首脑进行会晤,例如习近平访美,使中美两国得以确定新型关系。因此,我认为,在越中美三角关系中,中美关系最重要,对双边关系乃至国际关系都具有支配性作用。

二、关于越中关系。在越中建交65周年之际,今年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已经出访中国。在之前双方已经进行了多次交流。我们看到,阮富仲总书记这次出访中国,双方对65年来的关系进行了总结并交流了经验,其中双方还就共同有利的一些问题进行了广泛交流。这些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将成为双方合作的最重要的前提。阮富仲此次出访中国目的就是稳定两国关系,克服一些障碍和困难。阮富仲总书记说,在中越建交65周年中,尽管有沉浮,但友谊合作是主要的。友谊合作仍然非常重要,必须说,越中确定全面合作关系是从2008年开始的。在阮富仲总书记访华之后,越中双方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流域进行了具体化。在具体化过程中,在一次又一次出访中国的过程中,都必须继续加强交流,增进了解,增进信任。

三、关于越美关系。必须说,阮富仲总书记此次访问美国是在越美结束战争40周年、两国关系正常化20周年、两国确定全面合作伙伴关系2周年的背景中进行的。从2013年开始越南成为美国的全面合作伙伴。从1975年至2013年才成为全面合作伙伴。从这个方面看,美国晚于中国。在2008年,越南就与中国建立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这比与美国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要晚5年。

阮富仲总书记此次访美是在地区乃至整个世界发生新的变化的背景中进行的。其中,金融危机带来的困难目前恢复起来十分困难。南海问题目前很不稳定,并时有危机出现,甚至非常危险。在结束战争40年以及关系,正常化20周年之后,越美两国关系发展迅猛。从2000年至今,曾有克林顿、布什两位美国总统访问过越南,越方有两位国家出席阮明哲、张晋创曾经访问过美国,有阮文凯、阮晋勇两位总理曾访问美国。10多年来,高级领导的互访旨在努力使各领域的关系更加稳固。越美建交20年后,回顾起来,两国关系得到更加纵深、更加实质的发展。经过多年的革新开放,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具有历史意义的成绩,但目前我们正面临很多困难。在体制上、人力资源上、基础设施上,这三个战略突破,现在看来,在5年内并没有得到实现,在基础设施上,我们遇到很多困难和考验,非常落后,在人力资源方面还很薄弱,在体制上也没有多少进展。我们可以说,我们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我们也知道,这不是一两天就能做成的事情,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

越南希望从欠发展国家变成中低等发展中国家。有学者认为,在这个过程中越南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的陷阱。现在,世界上的学者总结认为,要成为发展中国家必须具有三个因素:科技、人力资源、体制。技术说到底是创新型技术,目前美国和德国的技术属于创新性技术,日本的技术不能算是创新性技术。人力资源,应该是高质量的。体制应该是让有才能的人得到重用,得到发挥。现在世界上有人说,虽然有100多个发达国家,但真正称得上大哥大级的也就那么几个。

越南基础设施现在需要资金,需要技术来改变模式,需要人才,因此我们需要与美国搞好关系。这次跟随阮富仲总书记访美的代表团有一个国会副主席,一个副总理,以及投资部长和工商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此次阮富仲总书记访问美国形式上是总书记首次访美,但从代表团人员组成上看,重心仍旧是经济,而不是政治。此次代表团中还有宗教政策人员,主要是解决人权问题。

总的来说,目前越南最大的问题是经济问题,基础设施缺少,工艺技术落后,缺乏科技人才,必须进行改革,促进增长。对越南来说,越中关系在所有关系中是最重要的。因为两国是邻居,有着共同的命运,在政治体制上相似,都是由共产党领导。越南共产党执政70年,中国共产党执政66年,执政这么长时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两国共同关心的是,如果两国的改革革新成功,则可以维持两党的共同命运,如果两国的改革革新失败,则会受到外来势力的威胁。

越南社科院国际关系高级研究员范元龙先生(PHAM NGUYEN LONG)结合阮富仲访美谈越美、越中关系:

在对美、对俄,对中等所有对外关系中,中越关系是最重要的。这是事实。因为我们与中国山连山,水连水,有边界相连,边界不可移动,邻居也不可选择。

IMG_20150707_181822

图片中为越南社科院国际关系高级研究员范元龙先生。图片:越南社科院中国所研究人员提供

从历史文化上讲,越南的很多词汇、术语包括政治术语,经济术语、文化术语,有80%来源于中国文化。从风俗习惯上讲,越南与中国很相似,渊源很深。比如春节也是源于中国。在越南有很多寺庙,如文庙,在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越南那样像供皇帝那样供奉孔子,也没有哪个国家语言像越南语使用这么多汉字。从政治制度上讲,中国越南都是社会主义国家,都是由共产党领导。

尽管在南海问题上美国一直想介入添乱,但我们清楚,我们越南相对中国来说很小,中国是衣服,我们是衣服的边缘。我们祖先就一直这样教育我们,中国强大,越南就有所依靠,如果中国弱,越南就非常危险。很多中国人对越南人不了解,但到了越南也就了解了。

对待越中关系的认识,不但我们这样的老年人这样认为,年轻人也是如此。在越南的年轻人说话能不讲越南语吗?当然不能。就连美国占领越南南方时,越南南方的知识分子对中国的研究实际上要比越南北方的知识分子研究得更深。当时的越南南方人要保持越南的本民族文化,使之不被美国化。可以说20多年的美国化并没有改变越南的民族本色,而越南的民族本色与中国文化紧密相连,与中国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拿越南人的姓氏来说,越南很多人是从中国来的,很多人的根脉就是中国人,所以才形成了越南人的姓。就连现在的越南年轻人也知道,他们的命运与中国的命运相连。当然也有一些年轻人不懂,这也很正常。

对待越美关系,我们采取的是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我们并没有忘记过去,没有忘记美国用炸弹轰炸我们,用落叶剂毒害我们。我们与美国越是讲关系,越是有矛盾和竞争,越是有分歧,我们不会附属于美国,因为没有共同的理想,没有共同的战略。

我认为,如果中国没有祸患,越南也就没有祸患。越南人不会联合美国来对抗中国。中越两国都是由共产党领导,越南要维持共产党的领导,人民才会信任。因为是越南共产党是在中国和苏联的支持下领导人民抗法、反美并取得了胜利。如果越南放弃共产党领导,那么谁来领导呢?

越南不会与美国结盟,就拿岘港来说,美国军舰来过这里、苏联军舰也来过这里,法国和日本军舰也都来过这里,这是个极其重要的军港。但是美国等国家想再派军舰驻扎在岘港,我们一定不会同意。因为越南有“三不”:1.不与任何国家结盟;2.不让任何国家在越南有军事基地;3.不会跟随一个国家对抗另一个国家。这个“三不”原则是现在的越南共产党和越南政府提出的,也是在越南国会通过的。

针对美国对越南解禁杀伤性武器问题,很多人理解有误。因为单纯从出售武器和购买武器来说,任何国家都可以在世界市场出售武器或购买武器。越南不一定非要从美国购买武器,事实上越南的很多飞机、潜艇、火箭、枪炮等是从俄罗斯购买的。美国对越南解禁杀伤性武器问题是美国人想以出售武器为借口通过人权问题来压制越南。这里面的很多隐情不是任何时候都能说出来的。很多人不明白这里的问题。美国人说要赠送越南几艘海上巡逻艇,主要目的是想扰乱南海地区。越南曾有几百万人逃到美国,有些人还返回了越南,因此反共势力很强。当然,一些恶势力的表现是反华,因为反共,也就要反华。

这次阮富仲总书记访问美国,美国民主党、共和党、共产党都要会见,而不是只会见一个党。不跟随某个政权,这是胡志明的思想。与人民一道,而不是与某个政权一道。阮富仲总书记与美国共产党会见,也就是与美国人民会见。历史证明,不跟随大国的某个党派,越南可以活下去,跟随大国的某一个党派,越南就活不下去。

我们刚刚摆脱战争,需要引进很多投资和科学技术。所以我们要和美国搞好关系。但政权容易更迭,而人民永远存在。阮富仲总书记此次访美,要向美国展示,他是代表越南来美国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国际共运部副主任、研究员潘金娥博士:

u=3291897249,1592524410&fm=21&gp=0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国际共运部副主任、研究员潘金娥博士。 图片:马克思主义研究网

首先,我认为,越美中还构不成一个“三角关系”,当然,出于自身发展的需要,越南想与大国都搞好关系。越共总书记阮富仲此次访美会对中美、中越关系产生什么影响,这个越南肯定会谨慎对待,世界各国,特别是周边各国也会非常关心,因为大家都觉得中越关系是同志加兄弟、不是盟友类似盟友的关系。现在越南又与美国搞好关系,以此提升自己的关系等级,这会不会冲击到中越关系,世界媒体肯定会关注这个问题。

我认为,中国也不能说越南不可以发展与美国的关系,相反,中国认为越南与美国搞好关系,中国也是欢迎的。从外交层面上是这样的,但不要把中国放在美越之间去讨论。我们不希望越美关系把中国搅进去。

当然在世界上,如果谈及南海问题,这一定与中国有关,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越南如何处理南海问题,越希望美国介入到什么程度,我们会关注的。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有过表态,希望中国如何,希望越南如何,总之美国在不同场合都有表态。

越共中央总书记出访美国,希望达到什么目的?阮富仲接受国际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美国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促进本地区的和平与发展。

我们也希望美国能起到这样的作用,而不是相反。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都希望美国能发挥积极作用,而不是挑动南海问题,让各国之间更加激烈对抗。

我认为,美国在南海问题上会给越南以支持,这是肯定的。美国也表示过支持越南的立场,要帮助越南加强海上防卫设备,提升海上巡逻和防卫能力,但同时也说,越南不要在海上建人工岛。

我们认为,如果单纯从海上救援角度谈加强海上设备,这是没问题的,但如果涉及军事层面,我们还是要关心的,因为这已经涉及到两国之间的国防合作问题了。

越南也了解,中国的立场是明确的,但越南也要争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也在权衡。有没有底线呢?越南也就是看着走吧,一边观察,看美中以及其它周边国家的反应,一边往前挪。

美国给予越南什么条件,越南也在观察。现在很难判断越美之间到底会走到什么程度。但我认为,在越南共产党执政的条件下,越南不可能与美国结盟,除非越南共产党不要现行的制度和政权了。

我认为,尽管越美关系要发展,但是,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访美的象征意义更大一些,并不会有太多实质上的内容,因为他毕竟是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美国政府代表接待他,而且美国也表示不干预越南的政治制度。在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出访美国之前也表示除非奥巴马接见他,否则不会出访美国。所以,我认为越共总书记此次访问美国,不会有实质性的突破,当然在经济上会有进展。从阮富仲所带的代表团人员组成就可以看出,其中有越南工商部、越南国家银行等官员,越南希望推进与美国的经贸关系。

至于在国防上美国放松对越武器禁运,这是有条件的。美国也会以人权的牌子来压越南。所以说这方面还处于一个谈判的过程。

越南最高领导人第一次访美,象征意义比较大,也就是说,美国可以放弃对越政治上的偏见,美国做出了这样的一个表态,越南也觉得推进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包括党际关系,也符合去年签署两国关系框架的标准。

这次随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出访美国的代表团中也有宗教人士,为越南共产党进行宣传,旨在越南宗教、少数名族问题上展示越南共产党更加开放的态度,针对美国国内对越宣传妖魔化,以正面的姿态在美国出现。

从越共中央总书记访美日程安排上可以看出,此次出访美国也强调党际关系,通过与美国共产党见面,来展示越南共产党有独立的一面,并不会完全按照美国的希望来走,共产党领导还是要坚持。当然也不能把阮富仲的这次访美看得有多么了不得。可以说,阮富仲此次访问既希望越美两国在各方面发展关系,但又比较谨慎,不可能完全满足美国各项要求。

中国日报江西记者站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