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炎  >>  正文
火炎:跨国上班族:中越两国边贸的“金拉链”
火炎
07月21日

拉链,是一百多年来世界上最重要的发明之一。
人类相互间的良好关系往往从握手开始,握手这一行为就如同拉链的原理,相互走动就最能体现出拉链的作用。
夏日的东兴,不仅仅是天气的炎热。当我们来到东兴口岸时,这里呈现出一派热闹的景象,等待过关的人和货车营造出一种紧张急切的氛围,给已经炎热的天气又平添了热烈的气氛。在东兴口岸通往北仑河大桥通道一侧的墙壁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微笑握手的巨幅图片格外引人注目。

1
北仑河口岸我国东兴通道一侧,两国领导人亲切握手的大幅图片格外引人注目

北仑河大桥,是一座具有传奇色彩的跨国大桥。最早将中国东兴与越南芒街连接起来的就是这座大桥。
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法国在中国广西东兴镇设立了法国驻东兴领事馆。一个小镇设有外国领事馆,足见当时其位置之重要。在整个中越边境上,像东兴与芒街这种情况的边陲城市,可以说绝无仅有。
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清政府与法国殖民当局达成协议,动工兴建北仑河大桥。据史料记载,清政府与法国殖民当局在协议中商定;在东兴与芒街之间修建一座铁桥,由法方负责建桥的全部技术工作以及钢材供应;中方则提供建桥之工费与人力。经过两年的施工,北仑河大桥建成。大桥位于北仑河汇合处下游200米,全长约118米。从此,中越边境间有了第一座跨国大桥,东兴与芒街有了第一个陆上通道,两座边城的往来与联系更密切更方便,大大促进了双方商贸与经济的发展。
据介绍,1954年,越南北方解放,东兴与芒街两地加强了经济与政治的友好往来。但是跨越北仑河的铁桥,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已很难胜任两国间交往的需要。1956年,中国政府与越南政府根据两国的利益以及国际形势发展的需要,决定拆除北仑河铁桥,共同兴建新的北仑河大桥。1957年11月,北仑河大桥动工,1958年5月大桥建成,命名为“北仑河友谊大桥”。同年,中国国务院批准东兴口岸对外开放,为国家一类口岸,从此确定了东兴口岸在国际国内的地位,东兴成为我国对外交往的窗口和门户。
1978年因中越两国关系恶化大桥关闭。1979年,越方炸毁了“北仑河友谊大桥”,直到1992年又重新修建,命名为“北仑河大桥”,重修后的北仑河大桥长111米,宽10米(其中车道宽7米,两侧人行道各1.5米)。1994年4月17日经国务院批复东兴口岸恢复对外开放,同时还确定了口岸通关时间是早8点到晚20点。
如果说历史是一道看不见的时间拉链的话,北仑河大桥就是这一拉链的硬件拉头。

2
北仑河大桥中国一侧的东兴口岸

提起北仑河大桥,今年64岁的东兴老人曾解讲述了一段轶事:那是1960年2月,春节刚过,越南主席胡志明与黄文欢一同在芒街开会视察后,顺便登上北仑河大桥,信步朝东兴方向走来。当东兴边防检查站正在大桥值勤的战士看清楚走过来的是胡志明主席时,便迎了上去,举手敬礼。身穿灰色中山服的胡志明主席面带笑容,一边还礼,一边用流利的汉语说到:“我是胡志明,我没带证件,想到这边来走走,行么?”值勤战士连声说:“欢迎胡主席,欢迎胡主席!”
胡志明来到北仑河大桥边检站休息了一会,就到桥头附近的东兴镇小学和幼儿园看望了那里的中国小朋友,并把带来的两篮糖果和饼干分发给学校和幼儿园的孩子们。曾解老人说:“那时我才九岁,在东兴镇小学初小部上学。当时的情景我还记得很清楚。”

3
东兴市北仑河畔,一家星级酒店的大厅墙上,毛泽东主席与胡志明主席亲切握手的巨幅历史图片

当年胡志明与中国的许多故事至今还在东兴传为佳话。日渐深厚的情感是需要相互间的频繁走动建立和强化的,如今中越之间经济往来的不断加强也正是一种“拉链”效应。
据东兴口岸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东兴口岸每天过关达到2万多人次,高峰期每天达3万人次。2015年东兴口岸上半年的出入境人员达到了307万人次,同比增加了9.7%。自今年7月1日起,东兴海关的通关时间从原来的上午8点开始到20点延长为21点闭关。
政策的优化调整,就是这条拉链上积极有力的拉手
我们从口岸走上“北仑河大桥”,只见中越两边的过关边民带着货物从容自然向对面走去。

4
“跨国上班族”肩扛中国生产的货物去越南销售

5

清晨, 跨国上班族通过东兴口岸。

上午八点四十, 在北仑河桥上匆匆行走的东兴姑娘樊小玲,是学越南语的大学生,她在越南芒街一家服装店做翻译,每天上午9点过关去芒街上班。从过关到上班地点最快仅需半个多小时。她说,如今通关比过去方便多了。

6
从芒街前去东兴上班的越南姑娘阿秀

我们又采访了几位从越南芒街到东兴上班的越南人,他们大多都懂汉语。来自越南芒街的阿秀,打着遮阳伞,戴着时尚口罩走在北仑河桥上准备去东兴上班。她在东兴一家发廊做洗头工,已有3年的工龄。问她为什么来东兴工作?她用汉语说,“东兴这边的工资比在芒街做一样工作要拿的多,在东兴每月可以拿到1800元,芒街那边也就900元左右,而且我还能边工作边学说中国话。” 

7

越南芒街小伙子阿元走过北仑河大桥,他的背后就是越南的芒街口岸

越南芒街小伙子阿元,着装时尚,他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他在东兴红木制品店打工。来东兴除了挣钱主要是想学习中文,尽管在芒街那边也有学校提供免费的中文课程,但是学的不好。他说很喜欢中国的生活,等把中文学好后,在中国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他每天都往返于东兴和芒街。说尽管东兴这边挺好,但还是在芒街那边生活习惯一些,毕竟能省很多钱。
跨境上班,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是对地域生存的一种选择。

8
越南芒街人阿红,在东兴做水龙头等五金生意,每天往返于北仑河大桥

据了解,多年来,边民互市贸易均采取纸本作业、人工审核、手工操作的方式,边民通关申报要提供身份证、互市证及申报单等多种材料,关员要逐票审核各类资料、加盖印章等,边民离开互市点(区)时还需递交纸本单证、验核货物,其间容易造成证件丢失、资料缺损或者排长队等待通关、货物阻滞等情况。针对这一状况,东兴海关积极推进改革,2015年5月完成了“东兴海关边民互市贸易管理系统”的开发建设,并以系统的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为依托,以全程电子化作业为核心,改造监管场所、调整作业流程、修改制度规范等,形成互市作业无纸化改革工作方案,实现流程简化、便利边民、管理高效、多方“共赢”。
来自广东的许先生在芒街做摩托车配件生意已经5年了。他说,开始的时候生意还很好做,而现在越来越难做,因为来越南做摩托车配件生意的人越来越多。尽管如此,他觉得还是比在国内强,因为现在国内许多城市都在限制摩托车上路,摩托车配件需求量大大下降。照许先生所说,只要越南国内不限制摩托车,他就仍然愿意同其他边民一样继续当好“拉链”上的一个链齿。(文图:火炎)

关于作者:火炎,中国日报驻广西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陕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