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映青  >>  正文
李映青:云南扶贫,任重道远
李映青
07月24日

提到云南,人们就会想到那是一个美丽、神奇的地方,人人都心向往之。可是,云南还有这么一面,它的美丽伴随着贫困。云南省目前有滇西边境山区、乌蒙山片区、石漠化片区、迪庆藏区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93个片区县和重点县,到目前还有贫困人口600万人左右,贫困面广、贫困规模大、贫困程度深、脱贫致富难,依然是全国扶贫攻坚的主战场。
20年前,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在云南省昭通市宁边村视察,村民杨长才说家里一天三顿顿顿吃土豆,望着衣衫褴褛的贫困村民和他们住的破旧房屋,朱总理的眼泪忍不住涌出了眼眶……
如今,那个让朱总理流泪的地方和云南省其他地方一样正在打响扶贫攻坚战。云南省委、省政府把扶贫攻坚作为全省最大的民生工程,抓好建档立卡,出台系列政策措施,瞄准四大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和深度贫困人口,以整村、整乡、整族、整县、整州为单元推进扶贫攻坚,建立各级领导挂钩联系制度,加大资金投入、项目实施力度,经过若干年不懈努力,云南广大贫困地区面貌发生了深刻巨大的变化, 4年来,减少农村贫困人口440万人,贫困地区农民人均纯收入由3747元提高到6314元,扶贫开发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其茅草房改造和“866”整村推进的云南特色扶贫开发模式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的充分肯定,亚洲政党扶贫专题会议上还曾充分肯定“云南扶贫经验是亚洲的财富”。

云南省委李纪恒书记在野马村万亩百合花基地向种植户了解情况

会泽县待补镇野马村昔日民间顺口溜形容“好个野马川,水冷海子宽,吃的麻洋芋,披的烂毡衫”,实施扶贫开发整乡推进以来,通过整合资金强基础、扶贫投入育产业,流转土地种植万亩百合花,野马村已成为全省最大的百合花种球繁育基地,带动农民增收成效十分显著。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由2009年的2762元增加到2014年的7870元,建档立卡贫困户433户1645人摆脱了贫困,部分农户拥有了私家车,建起了小洋楼,购置了城市房产。“如今野马川,特色路子宽,喝着瓶子酒,穿着羊毛衫”,村容村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野马村走上了脱贫发展奔小康的康庄大道。
在云南文山州境内的9217位“山瑶”群众原本居住在石漠化严重地区,生存环境恶劣,整体处于绝对贫困状态。从2011年开始,文山州对特困群众实施了整体精准扶持,按照“搬家、种树、办教育”的扶持发展思路,多措并举,全力推进“山瑶”、“僰人”群众整体扶持工作,彻底结束了“山旮旯处起茅屋,石头缝里求生活”的贫穷日子,人均年收入从三年前几百元到如今的几千元,“山瑶”群众过上了过去他们想都不敢想的好生活。

如今的独龙江乡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昔日简陋的木楞房,如今已变成了整齐划一、结实耐看的砖混安居房

类似的例子还很多,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聚居着4200多名独龙族同胞,以前这里每年从12月至翌年6月间,大雪封山长达半年之久。2010年云南省委、省政府对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综合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做出了安排部署。通过几年的建设,独龙江乡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昔日简陋的木楞房,如今已变成了整齐划一、结实耐看的砖混安居房,如今的独龙江乡村村通柏油路、通电、通电话、通广播电视、通安全饮水。2014年元旦前夕,独龙江公路贯通,标志着独龙族同胞祖祖辈辈大雪封山半年的历史宣告结束,有助于大幅提升独龙族同胞的生产、生活水平。
虽然云南省扶贫开发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但制约贫困地区发展的深层次矛盾依然存在,农村贫困人口数量依然庞大,深度贫困人口比重依然很高,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贫困问题还很严重,边境和民族贫困问题尤为明显,贫困地区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矛盾比较突出,贫困问题仍然是制约云南科学发展、和谐发展、跨越发展的重要瓶颈。而且云南位于我国大江大河上游,是长江流域、珠江流域国土安全的重要生态屏障,有相当一部分国土面积被划为天然林保护区、生态公益林区和自然保护区。而这些区域大多处于贫困地区的中心区和核心区,限制性、禁止性开发比重大,扶贫开发与资源环境保护的矛盾相对其他地区更为突出。
在我看来,云南省贫困的深度和广泛性在全国比较典型,其扶贫开发工作的成效不仅事关云南自身的发展,还关系到整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的大局,关系到边疆稳定和国家安全,所以,中央应该在资金、财税、投资、生态补偿等方面加大对云南的支持,云南扶贫,任重道远!
关于作者:李映青,中国日报驻云南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云南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