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瑞生  >>  正文
孙瑞生:五年来的思念
孙瑞生
07月30日

                                             ——写在7月15日山西经济日报创刊30周年之际
我离开山西经济日报已经5年了,5年并不短暂,足以淡忘好多事情,然而我对山西经济日报的热爱和关注却丝毫不曾减轻,对昔日同事们的挂念时刻萦绕心头,毕竟我在那里工作生活了整整18年,18年和大家朝夕相伴、风雨同舟,那里流下了我的汗水,也成就了我的梦想。
现在我作为一个中央主流媒体的记者站站长,也许身份发生了些微变化,但对山西经济日报我是一直心存感恩的,是毕恭毕敬的,因为在我刚踏入社会的时候,是她敞开怀抱接纳了我,是她给了我发展的平台和成长锻炼的机会,在她面前,我没有半点骄傲的资本。我经常对人们讲,山西经济日报人才济济,我是其中很普通的一员。

山西经济日报社一楼大厅。陈勇摄

                                         山西经济日报社一楼大厅 陈勇 摄

把历史翻回到1992年,那时我刚走出大学校门不久,社会还没有现在这样五光十色,记者还被冠以“无冕之王”的称号,在那个年代,会写文章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即使做一名小报记者也会受到人们的尊敬,许多人为了做一名记者,会放弃在大机关做公务员的机会,我们十几个心存梦想的年轻人,经过严格的笔试、面试,终于进入报社。那时大家充满朝气,又非常敬业,经常会为了写好一篇稿子而废寝忘食,也因发了一个头版头条而兴奋不已。
进入报社的最初几年,是我一生中最艰苦也最快乐的时光,整天骑着一辆自行车东奔西跑、四处采访,挣着微薄的工资,而完成了结婚、生子等人生大事。我结婚时住的是爱人单位的平房,比较寒碜,距离报社也很远,但婚礼那天,报社的好多同事都跑去祝贺、帮忙,他们考虑到晚上出行不太方便,大白天就提前闹了洞房。第二年我儿子出生,男男女女十几个同事又去我家热闹了一番,这些往事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大家对我的友情永远铭记心头。
那时大家相处非常融洽,感情也很真诚,一点都不掺假,可惜这种寻常而又开心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到了1998年,报社派我去朔州记者站担任站长一职。当时以报社领导的安排和我自己的打算,下去锻练三五年就回来了,想不到这一去竟然待了12年,12年,多么漫长的岁月,整整一个轮回呀!如果当时明确告诉我当12年站长,那我是万万不会答应的,可12年不知不觉就这么走过来了,离开朔州时我竟然还有些不舍。

山西经济日报是山西省唯一的综合类经济大报。孙瑞生摄

                        山西经济日报是山西省唯一的综合类经济大报。孙瑞生摄

12年里,为了保持和家人团聚,为了能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每周都要往返于太原与朔州之间,600多个来回,30余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8圈之多,其间遭受了多少艰辛与磨难,遭遇了多少危险和不测,在大运高速公路上,我几次目睹车毁人亡的景象,至今回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但感谢老天的眷顾,12年后,我从朔州毫发无损、平平安安地回到了太原。

位于太原市水西关街26号的山西经济日报社办公大楼。陈勇摄

                   位于太原市水西关街26号的山西经济日报社办公大楼。陈勇摄

12年里,我凭着一股契而不舍的精神,在朔州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地开展工作,展示了一个山西经济日报记者良好的职业素养;12年里,我走遍了朔州的山山水水,深深地融入了那片土地,也深深地爱上了那片土地。 2010年年初,我被国家英文日报——中国日报选中,担任山西记者站站长,说句实在话,如果没有在山西经济日报朔州记者站12年的锻炼,我是没有能力挑起中国日报这副重担的。
5年前的现在,山西经济日报喜庆创刊25周年,离开报社不到半年时间的我,满怀激情写下了《十八载情缘未了》的文章,难舍之情溢于言表。5年后的今天,山西经济日报迎来30岁生日,我更加感到难得和珍惜,这30年是漫长的、坎坷的,是收获过荣光与梦想的,是经历过变革和阵痛的,但经过30年的栉风沐雨,山西经济日报犹如一棵茁壮成长的大树,更加枝繁叶茂、郁郁葱葱,而立之年,它又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迎来了东方升起的第一缕曙光。

关于作者:孙瑞生,中国日报驻山西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