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志伟  >>  正文
冯志伟:大山深处的花瑶神韵
冯志伟
07月31日

                                                      ——初夏时节走瑶乡

                                                “挑花”是每一位瑶家姑娘的必备手艺

今年米兰世博会上,“花瑶挑花”首次登上国际舞台,引起了不小轰动,一时间,养在深闺的神秘花瑶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也向世人掀开了她的神秘面纱。
从长沙驱车到邵阳隆回的花瑶古寨有400多公里,一路上秀丽的风景应接不暇,几个小时的路程竟也不觉疲惫。瑶寨很是好找,朝大山远远望去,哪里立有参天古树,那里定是花瑶寨子。“花瑶”所居住的山寨,海拔一般都在1400米以上,年平均气温11摄氏度的宜人气候以及随处可见的参天古木让外界将这喻为“世外桃源”。夏天山间最高气温在摄氏二十七八度之间,相比“火炉”长沙,隆回花瑶无疑是一个风景绝佳的避暑圣地。
“世上的美酒万万千,哪有我瑶山的米酒甜,手捧酒杯喝一口,流进心窝甜三年……”刚走进山寨,便有花瑶同胞们热情的山歌飘来,当地村民热情地招呼说,来到花瑶,就要拿出豪情气概,开怀畅饮,一醉方休,这是花瑶独特的米酒迎贵客方式,在瑶族当地称为“拦门酒”。若想逃避,除非与歌喉甜润、反应快捷的瑶族阿妹对山歌,而且必须获胜。
喝完“拦门酒”,带着强烈的好奇前往当地最典型的花瑶古寨——崇木凼村。崇木凼村位于虎形山瑶族乡东北部,古老的村寨,摩天的崖壁,秀美的溪流,成群的古树,构成了花瑶山寨美丽自然的绝佳生态环境。来到崇木凼村,村民首先带记者去见当地赫赫有名的“长者”——千年古树。当地有句俗语:“有古树的地方,必有瑶家,有瑶家的地方,必有古树。”寨不离树,树不离寨,树是花瑶同胞和古寨的保护神。
村民说,花瑶同胞祖祖辈辈与寨子里的古树久久相依。“崇木凼村的古树林面积达3.8公顷,上百年的古树有1000多株,最古老的树有1000多年历史,十分珍贵。”仅“古木岗”,树龄在500年以上的枹栎树就达100余棵。在山寨的后面,还有一片茂密的树林,其中有一棵树王和一棵树王后,树龄都在1000年以上,据说瑶山所有的树都是它俩的后代。顺着山坡往上走,只见古木参天,竹林摇曳,银花遍地,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从山上下来,是一片分散而错落有致的民居,这些民居都是用木板拼装而成,具有典型的瑶族建筑风格。村民说,因为当地的土土质不好不能烧砖,砖块必须从百里外的山下运进来。所以,只有相对富裕的人家才能住上砖混结构的住宅。这样,花瑶人家居住的房子绝大多数是木结构。一般为一层小屋,大多是就地取材,翘檐斗拱,很有特色;也有两层的小吊脚楼,干净、简陋、古朴而大方,深深地融合在大山的自然环境里。
在寨子里,记者发现好几户人家都有三三两两的女子聚集在一起,专心挑绣花裙。村民说,在瑶乡,挑花是每一位瑶家姑娘的必备手艺。“当地人评判花瑶姑娘是否贤惠的标准,就是看她身上穿的挑花裙,心灵手巧才嫁得好。”村民介绍说,挑一件挑花裙要缝大约30多万针,耗时近半年。由于工序复杂,现在这一传统文化瑰宝遇到了影响发展的瓶颈,到了濒危状态。年老的挑花人相继去世,技艺传承出现断层,一些繁缛、精湛的技艺要学会需要很长的时间,而部分年轻姑娘为了省时间,所学的都是一些简单的技艺。当地政府也在积极保护这项传统工艺,早在2006年,“花瑶挑花”就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当地也推选了“花瑶挑花”非遗传人。
“花瑶挑花”传人奉雪妹是虎形山一带挑花手艺最好的女子之一,她7岁开始便与4个姐妹一起跟着母亲学习挑花。11岁,她已经成为村里的挑花能手,到20岁已成为瑶乡鼎鼎有名的挑花之王。在她的努力争取下,花瑶挑花还被列入了虎形山瑶族乡的学校教育乡土教材,她会定期给孩子们上挑花课,并尝试用文字进行记载,不使花瑶挑花失传。
虽然外面的世界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朴实的花瑶同胞仍保留着不少古老习俗,当地旅游部门结合花瑶三大传统佳节“讨念拜”、“讨僚皈”和花瑶篝火晚会,为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进行精彩的民俗表演,传播绚丽多彩的花瑶文化。

                                                 瑶乡风情

活动那几天,入夜之后,平地里会燃起一堆篝火,虎形山各个花瑶村寨的姑娘小伙们组成的民俗表演队会联袂演出一场精彩的瑶族歌舞。到了互动环节,游客会被拉到瑶族兄弟姐妹们中间。“挤板凳”让你热血喷张;“打滔”使你神思遐想(即“顿屁股”,花瑶民族年节庆典时,不分男女老幼,相互往对方大腿上坐的一个节目形式),每当这个时候,欢歌笑语响彻瑶寨。
7月正逢金银花盛开,瑶乡一望无垠黄灿灿的山野都是金银花,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芬芳,到处点缀着身着艳丽民族服饰忙于采摘金银花的瑶家姑娘,其情其景分外妖娆。
金银花是隆回特产,种植金银花是花瑶同胞增收的重要渠道,如今,当地政府采取“公司+基地+农户”模式,重点扶持虎形山瑶族乡发展金银花产业,让瑶族同胞受益不少。
“花的情,花的歌,花瑶情歌红火火。花坡上唱歌云朵对云朵,花溪水唱歌浪波追浪波,花树林唱歌蜜蜂就搭窝……。”即将离开瑶乡的时候,歌声回荡在花瑶山寨间,让人留恋忘返。
关于作者:冯志伟,中国日报驻湖南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湖南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