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  >>  正文
占婆古塔损坏严重 越南仍未有最佳重修举措
王健
08月04日

美山寺庙,是全越南最大规模的古占婆国宗教遗址,东南亚最重要的宗教圣地之一,与柬埔寨的吴哥石窟、印尼的婆罗浮屠遗址、缅甸的蒲甘佛塔遗址齐名,也是研究古占婆国艺术及其发展过程的主要地方。199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美山寺庙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里成为各地旅行社向游客推荐的旅游胜地之一。据说,这里的设计精巧的塔寺是由干砖所建,由树脂作为粘结剂将砖砌在一起。当塔建造完毕后,人们在塔的周围燃起熊熊大火,连续烘烤几天,炽烈的火焰把整个宝塔结构加热,使整体完全融化,砖块与树脂紧密无间地粘合在一起,便具有了与漫长时光和大自然风雨雷电抗衡的力量。可以想象,当大火在砖塔四周猛烈燃起时,人们也在祈祷宝塔获得永生的力量,气氛神秘而悠远,“砌砖艺术大师”们把建造过程本身也变成了敬神的仪式。然而,据越南每日快讯8月4日报道,目前,越南广南省、承天-顺化省的大部分占婆古塔正在经受着从地球上消失的危机,原因很多,但多年以来,越南管理部门仍未找到最佳措施来进行重修。

越南河内师范大学教师阮氏明商博士与中国日报记者交流时说,“几年前我曾经去过美山古占婆塔群遗迹区,没想到现在变成了这样。真的好遗憾。”阮氏明商博士说,“我觉得占婆塔群体是越南最重要的物体文化之一,维修工作该被更加注重。具体的还要靠各级政府部门和科学家们。作为游客,我们希望这文化遗产被好好保护,因为它不仅有旅游资源价值,而且很有文化历史价值。”

Thap1-1438654190_1200x0

在占婆古塔遗迹区,有的古塔从战争时期就开始倾斜了,但是,多年以来,这种状况变得更加严重,特别是B3古塔,该塔隶属于美山圣地,位于广南省维富县维川乡。 由于塔基土地松软,致使古塔已经倾斜超过8度,而且有加速倾斜的迹象,随时都有可能倒塌。

Thap2-1438654190_1200x0

 在美山,F1号古塔从2002年开始被发掘重修,但是自从被发掘之后,塔砖到处散落,已经粘连不上。由于没有找到进一步的办法来重修,因此从那时到现在古塔的管理者只是搭建棚子进行遮挡保护。但是,即便有了遮挡,也不能阻挡湿度对古塔的侵蚀。由于瓦楞铁皮导热,潮湿的空气使古塔的砖色变成了白色,而且塔砖迅速失去的粘结性,脱落的砖块四处散落。

Thap3-1438654191_1200x0在F1号古塔旁边,F2号古塔被几根铁柱支撑着以防止坍塌。这两座古塔在10年前就被列为重修项目。然而,后来由于重修目失败,一直以来就再没有哪个单位敢来维修。

Thap4-1438654191_1200x0另外,在美山的很多古塔被乱石、草木侵蚀。树根紧紧扎入塔身,使塔砖破碎脱落。

Thap5-1438654192_1200x0在广南省平定北县升平乡同阳(Đồng Dương)村,有一座佛院曾经是9世纪东南亚最大的佛院。据记载,该佛院当时面积达数十公顷,院内佛塔数量在美山独占鳌头。但时至今日,只剩下一座破败的塔门,而且必须用铁管支撑。

Thap6-1438654192_1200x0古塔尽管被支撑着,但很多砖块正在慢慢失去粘连而脱落,并散布于塔基周围。据记载,20世纪初同阳古塔塔身完好无损,数十座古塔风韵独到。时至今日,尽管被列为国家级遗迹,但因仍未得到足够的关心,这片区域已变得荒凉残破。

Thap8-1438654193_1200x0

在广南省富宁县三坛乡占坛古塔群,也正被草木侵蚀着。大树在塔顶生长,树根深深插入塔身,使塔身出现裂缝,塔砖脱落。

Thap9-1438654194_1200x0

由于两座古塔的塔顶消失,管理者不得不用铁皮罩住塔身,以防止雨水进入塔身。

Thap10-1438654194_1200x0

更为严重的是,在广南省城山县三春1乡的姜美塔群 ,塔基的砖已经被风化变得酥脆,有的凹处已经超过半米深。与占坛古塔相似,该塔群也正被草木侵蚀着。

Thap11-1438654195_1200x0

数年前,有关管理部门曾经签过重修合同,但由于有关单位在宁顺省霞来塔施工时惨遭失败,因此至今仍未得到维修。目前塔砖正被风化脱落且速度越来越快,对此,相关管理部门不得不用脱落的塔砖来填补凹进的部分,做暂时性处理。

Thap12-1438654195_1200x0

承天-顺化省香茶乡柳谷双塔,多年来被公认为国家级遗迹,但是,整个塔区目前一片荒凉,被草木覆盖。塔砖脱落,狼藉遍地。该塔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模样。

Thap13-1438654196_1200x0

有关部门称,目前除了砍光柳谷双塔上每年生长的草木之外,还没有找到任何其它办法。研究人员胡晋潘说,如果仍不采取措施进行重修,这座古塔将会完全消失。

中国日报江西记者站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