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正文
鞠传江:潍县集中营各国难友70年后再重逢
鞠传江
08月18日

8月17日,12位潍县集中营难友在70年前被解救的故地山东潍坊重逢。
当年他们在集中营都是从几岁到二十多岁的孩子和青年,如今已经是70-90多岁的老人了。这些老人在他们的晚辈陪伴下参观潍县集中营纪念馆、与当年曾经解救他们的恩人见面、重温当年遭受的磨难和潍县人民所给予的无私援助,感慨万千!

访问潍县集中营的难友们与子女在当年的集中营楼前合影留念。鞠传江摄影

潍县集中营的难友70年后又在潍坊重逢 把手紧紧地握一起。鞠传江摄影
                                                                   不应忘却的记忆
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在波兰建立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同时,侵华日军在中国也在山东的潍县设立集中营专门关押在中国的外国侨民。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为报复美国限制日裔美籍人在美国本土活动, 于1942年3月,侵华日军在山东潍县乐道院设立了外侨集中营,关押从北京、上海、南京、烟台等地搜捕的2008名欧美侨民,其中包括327名儿童,大部分来自山东烟台芝罘学校。他们中有牧师、教师、学生、商人和知名人士,分别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30多个国家。关押人员中有曾任蒋介石顾问的美国人雷振远,华北神学院院长赫士博士(Watson McMillen Hayes),齐鲁大学教务长德位思,后来担任美国驻华大使的辅仁大学附中教师恒安石(Arthur William Hummel)、英国著名奥运会400米短跑冠军埃里克·利迪尔(Eric Henry Liddell)等。

潍县集中营纪念馆一角。鞠传江摄影
这些被日军强行关押在这里的难民们过着非人的囚禁生活。集中营里食品和药物都非常匮乏,难民们在沉默中忍受着长期的饥饿。集中营的人士在被关期间曾经得到了当地农民和抗日部队的同情和帮助,当地人民悄悄为他们运送食物,抗日组织为其发送信件,并帮助恒安石等人成功地逃脱。当地人民还把美军空投的物资偷偷送进了集中营,集中营附近的村民和游击队曾无私地筹募了30多万伪币(时值十余万美金)以国际红十字会的名义置办集中营急需的药物与营养品,按时分批机密地送往集中营中。

营救潍县集中营小组成员王成汉(左)与被营救者(右二)一起参观潍县集中营纪念馆。鞠传江摄影

营救潍县集中营小组成员王成汉介绍当年营救过程。鞠传江摄影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两天后的8月17日,同盟国以司泰格少校为组长的7人“鸭子”营救小组,从昆明驾驶B-24轰炸机赶赴潍坊实施救援,上午9时30分, 救援小组解放了这个集中营。
                                                                痛苦的回忆
潍县集中营对后人是渐行渐远的历史,对亲历者则是痛苦的回忆。在那1000多天的集中营生活中,每天他们都对上帝祷告和唱诗,歌声里满是对自由与和平的向往!

老人们观看着历史照片回想当年集中营的凄惨生活。鞠传江摄影

英国著名奥运会400米短跑冠军埃里克·利迪尔(Eric Henry Liddell)的雕像
在潍县集中营纪念馆,老人们看到了当年他们的合影照片,离开时还是少年,如今已经是7旬和8旬老人,一幅幅照片激起了老人们痛苦的回忆,泪水在眼圈中转着、在布满皱纹的脸上淌着。

曾经在潍县集中营生活的哈康.叶福礼(Hakon Daniel Torjesen)与他的重孙们在他曾经住过的小房间里合影。鞠传江摄影

曾经在潍县集中营生活的哈康.叶福礼(Hakon Daniel Torjesen)与他的重孙们在他曾经住过的小房间里合影-2。鞠传江摄影

曾经在潍县集中营生活的哈康.叶福礼(Hakon Daniel Torjesen)来到纪念馆的4层一个仅5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反复地给自己的小重孙们说:“这就是70年前我住过的地方,是8个小伙伴居住的地方!”哈康老人为了让子女们记住那段历史,让自己的30位3代晚辈从美国来潍县集中营纪念馆参观。
72岁的瓦伦丁.索尔特(Valentine.A.Soltay)将自己保存的她在集中营出生时的历史资料捐给纪念馆。“尽管我离开时只有2岁,但是我要把这些资料留下来,让人们记住战争给人类带来的伤害!”

72岁的瓦伦丁 索尔特(Valentine.A.Soltay)将自己保存的集中营历史档案资料捐给纪念馆。鞠传江摄影

72岁的瓦伦丁 索尔特(Valentine.A.Soltay)将自己保存的她在集中营出生的历史资料捐给纪念馆。鞠传江摄影

72岁的瓦伦丁 索尔特(Valentine.A.Soltay)与自己的家人在纪念馆合影留念。鞠传江摄影

88岁的老太太乔伊斯.科特里尔(Joyes Esda Cotterill)在他的重孙女的搀扶下参观纪念馆。“看到这些老照片,心里还是非常不舒服!尽管已经过去了70年!”她说。
经历过日本集中营生活的老人们用颤抖的手指着当年集中营的合影照片。来自加拿大罗伯特先生,曾经为纪念馆提供了关押者名单和许多珍贵资料。也曾经为纪念馆题词:“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世界和平是最珍贵的!”
                                                         让世界知道潍县集中营的故事
8月17日,在潍县集中营纪念馆广场树立起了曾经被囚禁于此的英国著名奥运会400米短跑冠军埃里克·利迪尔的雕像,在不远处还有2000多位被囚者名单的纪念碑,纪念馆里则是从全球各地收集来的集中营的文物、照片等。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世界知道70年前侵华日军在这里的所作所为。
来自日本的一位有正义感的作家安田浩一忙着采访曾在集中营生活的老人们。他说:“我要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潍县集中营的历史。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一集中营的事情在日本知道的人很少!”
一部以当年潍县集中营生活为蓝本的故事片《终极胜利》和纪录片《被遗忘了的潍县集中营》也于8月17日 在山东潍坊杀青。电影取材自真实的历史,记叙了潍坊人民与集中营的外国侨民与残暴毒辣的侵华日军抗争直至解放的故事,本片分别在中国、加拿大、美国、英国 等地实地拍摄。纪录片《被遗忘了的潍县集中营》则通过集中营幸存者的讲述,揭示了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在中国设立外侨集中营鲜为人知的史实。两部片子将于明 年初在全球播放。
著名导演冼杞然说:“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将孕育一部世人皆知的影片!”
关于作者:鞠传江,中国日报山东记者站长。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