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  >>  正文
越南学者希望将更具学术和艺术性的中国小说介绍给越南读者
王健
08月19日

最近记者在越南河内市几家比较大的书店探访时发现,中国小说均被摆放在比较显眼的位置,并且古典小说和现代小说被分别摆放在不同的书架。据书店销售人员介绍,中国小说在越南很受越南人喜爱。记者在与越南河内师范大学教师阮氏明商博士就中越小说相互传播等话题进行交流时也证实了上述说法。当然,这越南学者也表示,希望有更多的越南小说能够介绍到中国。

河内师范大学阮氏明商博士向记者介绍说,中国小说在越南一直很受欢迎。阮氏明商博士说,“作为中国的邻居国家,越南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很早就译介中国文学了。虽然很难说绝大多数,但许多越南读者喜欢中国小说。每个时期的中国小说都有深受越南读者喜爱的作品。”

阮氏明商博士举例说,“古代时期的明清才子佳人小说、‘四大名作’、‘四大奇书’等等。中国现代文学,如鲁迅和老舍的小说以及曹禺的话剧都深刻地渗透在越南文学与越南人的精神生活之中。继此传统,中国当代文学仍是越南最重要的世界文学资源之一,不断地有作品被翻译与介绍。其中,纯文学作家如莫言、贾平凹、余华、阎连科最受越南读者欢迎。当今,中国的网络小说如言情、穿空、仙侠、耽美等主要受越南年轻读者喜爱,甚至前几年在越南还形成一个‘中国言情小说热’的高潮。”

IMG_20150818_131113

越南河内皇家城市书店中的中国现代言情小说书架。书架上有《男人使用手册》、《男生日记》、《女生日记》、《三个吻换半生》、《倾其所有去爱你》等中国现代言情小说。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  王健

IMG_20150818_131257

越南河内皇家城市书店中的中国经典小说书架。书架上有《西游记》、《水浒传》、《红楼梦》、《三国演义》等中国古典名著。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  王健

阮氏明商博士说,“对于越南大众读者来说,他们主要看翻译版,但对于特殊的读者,如翻译家与中国文学研究者来说,他们原版和翻译版两者都看。看翻译版可以研究中国文学在越南的译介情况,而看原版可以直接体验作品的语言,从而可以更加深刻地把握作品的思想与语言艺术。”

谈到中国小说的翻译和推介情况,阮氏明商博士介绍说,“目前的中国小说翻译版大多数由越南翻译家来翻译,中国人翻译过来的很少。据我所知,现在将中国文学翻译成越南语的中国翻译家,有中国广播电视台越南语部门的李慧莹女士。她已经编译了三本中文书籍并在越南出版,主要是中国著名作家的散文、短篇小说。”

阮氏明商博士说,“越南有很多翻译中国小说的著名翻译家,其中有翻译家陈庭献,其翻译作品有,莫言的《丰乳肥臀》、《檀香刑》,李锐的《无风之树》等);翻译家武功欢,其翻译作品有,贾平凹的《废都》,余华的《兄弟》,阎连科的《为人民服务》、《风雅颂》);翻译家范秀珠,其翻译作品有,冯骥才的《三寸金莲》、《神鞭》,李锐的《后土》)等等。”

谈到本人对中国小说的爱好,阮氏明商博士说,“我喜欢很多中国小说,但最喜欢的是莫言的小说,如《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劳》,以及阎连科的系列作品,如《日光流年》、《坚硬如水》、《受活》、《丁庄梦》、《炸裂志》小说以及他的一些中篇小说,如《年月日》、《黄金洞》。其他作家我主要读越南文,但莫言与阎连科原文与越南文我都读的。”

不过,阮氏明商博士也承认,“能阅读原文的越南读者应该不多,阅读原文主要是翻译家与中国文学研究者。因为阅读原文不容易,而且很费力,需要时间与心血。”

谈到本人翻译的中国小说以及所涉及的题材,阮氏明商博士说,“我本人翻译四本小说、两本家庭教育书。四本小说中,有两本是中国网络小说,即九鹭非香的《三生忘川,无殇》和蝶之灵的《疯狂的作家》;另外两本是中国纯文学,一是劳马的短篇小说《等一会儿》,二是我付出心血最多的作家阎连科的《坚硬如水》。这四本书题材很丰富,我翻译这四本小说是都在北京留学期间完成的。因时间不多,而且文学实践很丰富,所以我主要按文学种类来翻译,如大众文学与精英文学、网络文学与纯文学。”

阮氏明商博士说,“我翻译网络小说,是因为这是我们时代不可忽略的文学现象。作为一个越南年轻读者,我也非常迷恋中国网络小说。我翻译劳马的短篇小说,因为他的短篇小说充满哲学性与幽默性,符合于现在生活的节奏。”

IMG_20150805_185405

越南河内师范大学教师阮氏明商博士赠送记者《坚硬如水》越南语译本。图片: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提供

阮氏明商博士说,“翻译阎连科的小说是我长期的翻译计划,而《坚硬如水》是我的第一成果。”

至于为什么翻译阎连科小说,阮氏明商博士说,“主要原因是,阎连科的小说的语言、结构不断变化,每一部都不一样。阎连科的小说既立足于中国的现实与传统,比如对鲁迅思想的汲取,同时又非常现代,有很多西方文学营养。我感觉,他找到了一条中西方的中间道路。我还记得阎连科的小说《受活》小说获得日本推特文学奖。很少有亚洲作家能得到此荣誉。一位日本学者曾说,阎连科的小说可以推动日本文学的发展。我对日本学者的说法很有同感。我翻译阎连科的小说,是因为我想体验阎连科的小说,同时希望他的写作可以推动越南文学的发展。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我本人特别喜欢阎连科的小说。他的小说充满内力与魅力。”

谈到小说的出版和赞助,阮氏明商博士说,“翻译这些小说都是由越南出版社和发行公司来赞助。有的书是由出版社约稿,我主要负责翻译而已,有的书我自己翻译,然后自己找出版社赞助。”

在谈到翻译这些小说对自己和读者的好处时,阮氏明商博士说,“对我来说,翻译这些小说让我能够直接体验不同的文学种类的气氛,并帮助我拓宽语言和文学的视野。翻译小说也对我现在的文学研究的工作有很多帮助。对读者的好处,我觉得主要是能给读者带来一些让他们可以欣赏的好作品,也可以给文学研究界带来更丰富的文学研究对象。”

谈到自己今后对中国文学方面的教学研究和翻译计划,阮氏明商博士说,“其实我的工作是对越南现当代文学的教学和研究。越南文学与中国文学的发展轨道大同小异,所以在中国留学时,选择学习中国现当代文学对我的工作有很多帮助。而且理解一个从古至今对越南文学一直有深刻影响的中国文学,也是一个能看清越南文学的机会,也让我有文学比较视野,这些对文学研究者很重要。”

阮氏明商博士补充说,“除了教学研究工作以外,我目前的翻译计划主要是能够把阎连科的长篇、中篇小说比较全面地向越南读者进行翻译、介绍。”

谈到在中国的留学经历对自己的影响,阮氏明商博士说,“在中国留学的经历对我有很多好处,关于翻译小说方面,此经历为我提供非常好的语言环境,并提高了我的汉语水平,也帮我能体验中国社会与文化的经历。翻译小说时,有很多时候如果没有在中国留学的经历,我不可能会了解作品的深层语言与寓言。”

阮氏明商博士表示,她会带动同行或学生一起从事中国小说的翻译工作。她说,“这项工作有文学与社会意义,一个人很难做得周到、全面,需要集体的精力与辛劳。”

谈到越南小说,阮氏明商说,“越南小说被翻译成中文的不多。其实越南文学,特别是越南当代文学正在发展,比较丰富,并取得了一些成果。我觉得越南的好作品不少,古代时期而言,有阮悠的叙事诗《金云翘传》已被译成中文,受到中国研究界的关注。就越南现当代小说而言,值得介绍的,我觉得可以提及保宁的《战争哀歌》。这部小说于1990年在越南问世,不久也将于中国问世。《战争哀歌》被视为越南当代小说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战后小说之一,1991年荣获越南作协长篇小说奖。至今,《战争哀歌》已经被翻译并在18个国家出版发行,受到高度评价。该小说讲述参加抗美战争的一名战士,虽已回归和平生活,但战争的痕迹还在他的精神生活中留存。另外,还有阮平方的长篇小说、阮辉涉的短篇小说,在此就不赘述了。”

谈到未来的打算,阮氏明商博士说,“我希望能有机会继续攻读博士后。在中国留学四年对我来说很短暂,有很多问题还想更多了解研究。如果继续读博士后,我的选择还是跟中国文学和小说的翻译和研究有关。”

谈到对中越小说今后的互相介绍和传播有什么希望和打算,阮氏明商博士说,“新时期文学以来,中越文学交流主要是单向的,即主要是越南翻译与介绍、传播中国文学而越南文学很少在中国被介绍和传播。这有很多原因。我希望将来,会有更多越南作家作品被译介和传播给中国读者,让中国读者更加了解越南文学文化,推动中越文化交流活动。”

阮氏明商补充说,“近几年,中国当代文学翻译到越南主要是网络文学,虽然中国网络文学受到很多年轻读者的喜爱,但对网络温煦的过度翻译与介绍当然会出现负面的影响。虽然这类文学娱乐性很强,但文学性、艺术性还尚未得到研究界的认可。不少越南学者表示忧心,提醒读者警惕市场经济时代的文学娱乐化倾向。在此背景下,中国纯文学,特别是著名作家的作品,虽然获得中国权威奖项,如矛盾、老舍、鲁迅文学奖,很少被译介到越南。我希望将来,越南会选择更多有文学价值、艺术性更高的中国小说来翻译、介绍、传播给越南读者。”

中国日报江西记者站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