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正文
鞠传江:让历史告诉未来
鞠传江
08月31日

                                    ——对话国际历史学会秘书长罗伯特•弗兰克

8月29日,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在山东济南完美收官。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国际历史学会秘书长,作为全球2600多历史学家参与的一次盛会的召集人,他是最忙的。但是面对记者们的蜂拥包围,他总是微笑着回答各种各样的问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在即,记者们提问最多的还是有关中国、有关中国在“二战”中的地位及作用等问题。

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在倾听记者提问-鞠传江摄影
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在倾听记者提问。鞠传江摄影
罗伯特·弗兰克,这位“二战”刚结束即出生的年近7旬的学者,11岁时老师精彩的古希腊历史课让他萌生了成为历史学家的梦想,在历史时间与空间里行走了近60年的他,如今已是著名国际关系史专家。他给我的印象是:思维严谨,充满活力,和蔼热情,带着迷人法国绅士的风度。

沉思中的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鞠传江摄影
沉思中的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鞠传江摄影
这里记录的是记者几次采访他的对话实录。
记者:“你是历史专家,能告诉我你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评价?
罗伯特·弗兰克:“我对‘二战’的特别兴趣源自我的家庭,那场战争非常残酷可怕,先后有61个国家和地区、20亿以上的人口被卷入战争,军民死亡超过5000万人,无数人颠沛流离。正是战争的动乱使波兰人的父亲与英格兰人的母亲相识,而战后我们一家人又定居了法国。”

谈起“二战”给世界带来的灾难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攥起了拳头-2--2-鞠传江摄影
谈起“二战”给世界带来的灾难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攥起了拳头。鞠传江摄影
记者:“人们要从那场反法西斯战争的纪念中获取些什么?如何以‘二战’史为鉴?”
罗伯特·弗兰克:“那场战争已经过去了70年,经历战争的人已经不多,许多人渐渐淡忘,但是历史学家却要永远铭记,不断探索,让更多人知道那场战争的真相,以警醒后人远离战争。中国有句话叫‘以史为鉴’,这是很难的,因为不同的人,不同的国家对待历史的态度不同,民族主义有时是非常有害的!”
记者:“你有什么例证?”
罗伯特·弗兰克:“1900年召开的第一次国际历史科学大会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前夕,各国历史学家曾试图阻止那场由民族主义引发的战争,当然结果是相反的。而‘二战’中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更是源于极端的种族主义。”
“今天,史上最多国别的历史学家汇聚在中国,在此讨论关于中国、关于革命、关于战争还有情感等不同议题的历史,这是全球的视野、也是全球的对话平台,历史学家们也就有了重新审视评价亚洲及中国历史的机遇。”
“这里汇集了很多新的观点、新的史料、新的研究对象和新的反思。国际视野会给不同国家的历史学家纠正一些偏见和失误。”
记者:“人们总说历史是面镜子,可以照着过去,更能映射未来。你怎么看?”
罗伯特·弗兰克:“的确如此,历史关乎当下和未来,而不是简单讲述历史。作为历史学家,就要把这面‘镜子’擦亮。关于‘二战’,我和世界50多位历史学家、哲学家和政治学家共同撰写了《1937—1947 战争—世界》(1937-1947 La guerre-monde),今年4月刚刚出版,这部2000多页的法语著作,它包含了法、英、德、意、加、奥等国历史学家们最新的研究成果。毫无疑问,这是一本具有国际视野的著作,并纠正了过去‘欧洲中心主义’的许多错误。”
记者:“书中有什么观点是新的?”
罗伯特·弗兰克:“比如,‘二战’开始是1937年、1939年还是1941年呢?这是一个有价值的问题。过去欧洲国家普遍认为1939年9月1日德军进攻波兰是‘二战’的起始时间,而如今越来越多的欧洲专家发现早在1937年亚洲的中国就发生了‘卢沟桥事变’,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首个战场,那年中国开始了全面抗战。” 
记者:“那么中国在‘二战’中占据怎样的地位和作用?”
罗伯特·弗兰克:“正是认识上的变化,欧洲历史学家开始重新评估中国在整个‘二战’历史进程中的角色和地位。中国作为这一战争的受害国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军民伤亡超过3500万人,也为‘二战’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国作为东方主战场,牵制了数百万日本侵略者,这减轻了欧洲战场的压力,并缩短了战争的时间。”

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回答记者提问动作丰富-鞠传江摄影
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回答记者提问动作丰富。鞠传江摄影
记者:“那你如何评价日本和德国政府面对‘二战’的不同态度?德国政府能够真诚‘道歉’和‘谢罪’,而日本政府却不断对那场持久的侵略与屠杀进行掩盖与洗刷。”
“我和欧洲学者们通过研究非常深入地了解日本在‘二战’中对邻国所犯下的罪行。在《1937—1947 战争—世界》那本书中有5章是关于亚洲战场的记述,特别详尽记述了日本‘南京大屠杀’杀害平民所犯下的罪行,最终他们输掉了战争。在日本,有些人承认他们的祖先对邻国犯下了罪行,但右翼势力仍对很多人产生影响。特别是由于日本领导人经常参拜供奉战犯的靖国神社,这对被侵略的国家从政治上来说是不能容忍的。2010年12月8日,时任联邦德国总理的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殉难纪念碑前下跪,这是一种道歉,但这不是对法国的道歉,也不是对波兰这个国家的道歉,而是对世界上所有犹太人的道歉。”
记者:你对目前中日之间的僵局有什么建议?
罗伯特·弗兰克:“为什么法德和解了,而中国和日本没有?‘二战’中法德之间的战争也死亡了很多人。1984年德、法两国领导人同时拜见‘二战’法国烈士的墓地,并握手示意,德国通过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对‘二战’罪行的态度,日本需要对中日两国的和解做出努力。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比如在2017年或者在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的时候,看到中日两国领导人出现在南京大屠杀纪念地一起握手言和的画面。”
罗伯特·弗兰克:“法德和解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重建欧洲。而目前中日关系的僵局另外的原因是没有找到共同的建设目标,这是中日关系和德法关系非常重要的不同点。” 

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在阅读CHINADAILY--鞠传江摄影

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在阅读CHINADAILY---2-鞠传江摄影
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在阅读CHINADAILY。鞠传江摄影
记者:对于“二战”,你和国际历史学会的专家们还会做些什么?
罗伯特·弗兰克:“欧洲历史学家已意识到‘欧洲中心主义’对于‘二战’历史研究不再适用,他们在寻求突破和转向,用全球视野是很好的选择。本届会议颁发了首个国际历史学会-积家历史学奖,大奖得主格鲁金斯基就是全球视野历史研究的典范。本届大会规划了很多选题,相信会有更多世界历史学家对亚洲战场、对中国在那场战争中的经历、对那场战争对中国的影响感兴趣!”
记者:“期待你和你的历史学家团队写出有分量的新著作来!也希望你的《1937—1947 战争—世界》一书,尽早有中文版面世。”
罗伯特·弗兰克:“谢谢!我也期待。”
古人云:“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鉴,可以知兴衰;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面对一位有成就的世界历史学家,我感到了史学家所担负的历史重任,我们所要做的是能够从他们的研究成果中汲取更多的养分——经验和教训,也更期待历史的沉淀能为未来的发展和世界的和平提供精神动力。

作者与国际历史学会秘书长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合影-2-鞠传江摄影
作者与国际历史学会秘书长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合影。赵瑞雪摄影
学者简介: 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法国人,著名国际关系史专家,被法国政府授予法兰西共和国国家荣誉军团骑士勋章。 1990-1994年任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当代史研究所主任;1994年起担任巴黎一大(索邦)国际关系史教授,曾担任勒努万研究所(国际关系史研究所)所长。2002年起,他主持国家科研中心下的综合研究项目(巴黎一大、巴黎四大与法国国家科研中心联合研究室)——“身份认同、国际关系与欧洲文明”。 2010年当选为国际历史学会秘书长。他和抵抗运动史专家阿丽亚·阿格兰教授联袂主编的《1937—1947 战争—世界》(1937-1947 La guerre-monde)一书,2015年4月由法国伽利玛出版社(Groupe Gallimard)出版。
关于作者:鞠传江,中国日报山东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