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  >>  正文
秦川:为出手不凡的“海淀网友”点赞
秦川
09月11日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胜利日阅兵、田径世锦赛,从8月底到本月初,北京连续举办了两次重大活动。自8月20日起,首都的85万群防群治力量也参与到“两大安保”任务之中,在海淀区有一个“神秘组织”,他们隐藏在电脑手机屏幕之后,随时随地向警方提供各类线索。警方根据这一群体的特点,也给他们起了一个外号“海淀网友”。

这几年,北京朝阳群众声名大噪,有网友甚至将其列为世界五大王牌情报组织:CIA—中情局,KGB—克格勃,MOSSAD—摩萨德,MI6—军情六处和BJCYQZ——北京朝阳群众。调侃归调侃,朝阳群众威名远扬,则属不争事实。如今,与朝阳群众成鼎足之势的是西城大妈和海淀网友。特别是后起之秀"海淀网友",似乎更是出手不凡。仅8月份以来,海淀警方就奖励了3000余名信息员150万元,即是明证。

不过,这些人不仅做好事不留名,获奖励也不接受——超过九成提供过有效信息线索的“海淀网友”都主动放弃了奖励。

主动放弃奖励,与境界高有关,恐怕也与担心打击报复有关。如果是前者,大可不必拒领奖金。相信不少人都听过“子贡赎人”的古老案例:

战国时期,鲁国政府规定,凡有人赎回流落异乡的奴隶同胞,国家给予赏金若干。子贡做了好事,却放弃领赏,受到孔子批评。因为放弃领赏,意味着绑架了道德,让那些领取赏金的人难堪,长此以往,反而没人愿意再做这样的好事,鲁国政府这项仁政就遭到实质上的废弃,反而不利于鲁国人民。


如果报料的海淀网友都学雷锋,那么本想获得奖励的海淀网友,就不好意思提“报料费”了,无形之中就遭遇了道德绑架。

如果因害怕打击报复不敢出头露面,更不愿意收取“报料费”,那么更值得追问,为何这些举报者如此恐惧?究其因,举报者似乎罕有好下场。轻则被打伤,重则付出生命代价。比如,2005年7月,时任武胜县工商局党组书记的龚远明,举报时任武胜县委书记孙南等人“违纪违法”。此后的一天晚上,他的左耳被砍掉,左脚脚筋被割断,后不幸死亡。案件告破,真相大白,系损南妻子郑碧派人砍杀。

无论举报贪官污吏,还是向警方提供各类线索,这类人都有正义感,他们不该被伤害。不完全统计,全国纪检监察机关2012年立案调查的案件中,线索来源于民众举报的占到41.8%,这个比例在各种来源中最高。这足以说明举报者为反腐立下汗马功劳。等待举报者应该是荣耀,应该是褒奖,而不是胆颤,不是血泪。

“宇宙内事,乃己分内事”,有学者提出,无论是政府对社会的有效治理还是公民社会自治和公民自治的达成,都离不开公民公共精神的支撑与支持。群防群治,邻里互望,本就是公民自治之一种。据悉,美国国家预防犯罪委员会专门编写了《邻里预防犯罪手册》,详细阐明了怎样组建邻里守望制的细节,包括怎样运作、什么人参加、投入多大的人力物力等。我们的动员能力更强,公民参与防治的热情更高,于此而言更应该最大程度呵护举报者的激情与行动。

向警方提供线索,何必放弃信息费?请海淀网友继续履好职,更希望海淀网友堂堂正正地收下信息费!

资深评论员,供职于央视。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