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榕博  >>  正文
张榕博:“习奥会”变迁悄示中美步入竞争合作
张榕博
2015年09月14日

记得习近平与奥巴马在“庄园会”首次交流时,奥巴马聊的是全球角色,舞台转到北京“瀛台会”上,习近平畅谈的则是治国理政。孰轻孰重,两国后来便分别经历了国内执政成果与国际领导能力此消彼长。于是,当一场新的“习奥会”又举行时,主动与被动悄然换位,美国已不容分说地将柴米油盐摆到了争霸与对抗前面。

今天处于微妙转换的中美关系,与其说是中国等来了契机,更不如说是美国注定会撑不下去。但恰是两国将本国民生放置于时代前台时,中美两国竞争与合作的良性循环的真正开始。

习奥首次庄园会

习奥会,谁说服了谁?

中国在强大,美国在发怂,这个无须参照两国国力,只消看一下“习奥会”上,谁说服了谁,便清楚了。

2013年2月,中美国家元首换届后首次面对面,提前来访的习近平主席希望来一场中美“认知之旅”。可奥巴马政府早定了对华政策的调调:希望中国在国际事务上守规矩,在南海忍在第一岛链以内,在减排中“扛大个”。等到了安纳伯格庄园,奥巴马没谈民生,没聊合作,谈的净是些朝鲜、亚洲的稳定、气候变化、网络安全这些全球话题。

说白了,那时的美国仍在以全球领导的身份跟中国的崛起谈规矩,却无意平等合作。

可到了2014年,在北京的“瀛台会”上,奥巴马特意在北京了多待一天。在中美猜疑和不信任气氛中,这位美国任期内一事无成的美国总统没准备议题,只带了耳朵。

据报道,习奥两人从中南海到大会堂,累计谈了10个小时,夜里11点多他俩才挥手告别。在瀛台,习近平没谈全球争霸,而是纵论历史,畅谈治国理政。听完璀璨的中华文化、厚重的中国历史,奥巴马不吱声了,最后说了一句,要向中国学习的地方有很多。

告别的时候,有了执政对比的奥巴马自知个中甘苦,发了一句感叹:总统任期只剩两年时间了。言外之意估计是“这些年,啥也没干成,竟瞎忙活布什的烂摊子了”。

习主席适时用“心灵鸡汤”给了奥巴马一些暗示:“两年时间可不短,你还可以铸就新的辉煌。希望你在两年里能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临别,彭丽媛还送了奥巴马夫人一幅字:厚德载物。

转眼一年过去,中美国家元首又将会面。这一次,虽然南海问题依旧,黑客攻击在美舆论轩然,但习奥再见面,议题里不再有规矩与“干戈”,都是“玉帛”。

习奥瀛台夜话

务实兴,“傲娇”毁

表面看,奥巴马又是感慨,又主动化解“干戈”,一定是上次习主席的规劝奏效了。但谁说服了谁不过是两国国情比较与权衡后的表象。这些年,是什么中国越来越强,主席越来越“富态”?一比较就明白了。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国事也一样。可2012年,刚刚竞选连任的奥巴马却没有一点成功的喜悦:经济毫无起色、失业率居高不下等问题都在等着他去解决。另外,他还要处理前任总统的烂摊子,领导一个南与北、共和与民主“分化”的国家,3亿多美国国民也在等待一个新的“美国梦”。

这可跟奥巴马在习主席面前夸下的“朝鲜”、气候与亚洲稳定不挨边。想不到这位全球最有权力,也是最风光的总统,竟然家里是一堆烂摊子。

一则日本研究文章表示:奥巴马忙活了6年,主要政绩仅限于医疗改革。可在中国,短短两年时间,习近平就做了包括了反腐、户籍改革、司法改革、高等教育改革等等,几乎涵盖中国所有重要领域。结论是,中国的习近平是比奥巴马是更高效的领导人。

一直埋头发展经济的中国也赢得了更坚实的国际地位。无论美国对华作何态度,中国的经济与制造业地位,并不受中美关系的亲疏影响。反之,中国国内经济上升或向下都会影响全球经济,再直接“作用”于美国经济复苏。

中国还有句俗话,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人多势众并非得利,比如穷兵黩武的袁绍没打过赤脚交友的曹操,苻坚的“联合国”军也败给了自己人各怀鬼胎。如果奥巴马早懂得古老中国的这些道理,或许便不会在任期内继续纠缠中东,更不会“重返亚洲”。

8月中旬,奥巴马承认,他任期尾声时能够关注的“内政外交方面的长期项目”,不是战争,而是从代价高昂的阿富汗和伊拉克冲突撤军90%,他希望把美国的资源集中在国内,修建学校、公路,发展基础科学和研究。

对于上台之初的“重返亚洲”计划,奥巴马后来也发现,他被各怀鬼胎的亚洲盟友们“玩了”。除了被日本利用称霸世界,被菲律宾裹挟与中国发生可能的武装冲突之外,美国并未获得亚洲经济发展的连带成果。

反观中国这几年,由于经贸发展的巨大“吸力”,中国有上合组织,有亚投行,还有金砖国家,还有通过无私援助建立起友谊的第三世界的朋友。

即使是美国的盟友,也并非铁板一块地“冷漠”中国。在9月3日中国抗日战争胜利阅兵中,中国不仅请来了17个国家的阅兵代表,而且还有意大利、捷克、法国这些欧盟国家,韩国还由总统朴槿惠亲自出席。

因此,事实胜于“雄心”。奥巴马清醒地认识到,习近平所说的“治国理政”要比“全球角色”重要得多,想要在剩下的任期内会挟高支持率,就必须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走习主席告诉他的早该走的路。

所以,谁说服了谁,拼得不是口才,而是国力。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合作与竞争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话说回来,美国难道真的不清楚中美关系的走向究竟会向何方发展么?其实,2009年,在上任第一年就走访中国的奥巴马就已说了句聪明话:中国是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

这句话不是美国总统第一次这样说,只不过要看历任总统说这话看诚恳度与含金量。

这些年,美国一直与中国做对,在意识形态问题上,美国想趁着中国还没有强大的时候就想方设法来破坏和颠覆中国的改革开放,可没有成功。近几年,美国又在南海问题、气候问题上与中国较劲,但已经“底气不足”了。

奥巴马曾想把气候问题作为自己的执政遗产。但8月31日,他不得不承认,任期内气候问题无法解决。或许他在后悔,当初为何没有与中国早日合作。而可以预见的未来,美国希望在朝鲜问题上有所推进,与古巴建交,也必须寻求中国帮忙。

孔子曾“预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或许中美之间的竞争与合作也离不开这个道理。

由于中国一直奉行和平发展的道路,因此与一直“外耗”的美国实力差距一直在缩小,要知道前些年美国的GDP是中国的20倍,如今优势仅剩下了1倍。因此,历任美国总统都因势利导为中美关系留下了遗产。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任期后两年,解决了中美关于中国入世的谈判。之后的小布什总统任期末尾有两个成果,一个是表示支持在北京举行奥运会,并且全家人来北京看奥运,另一个是反台独。小布什虽然因为两场战争和一场危机声誉大跌,但在中美关系上的表现相当抢眼。

如今,美国政治力量对华态度也在务实中改变。他们开始接受中美关系,不是谁改变谁的问题,而是谁也改变不了谁,日子又该怎么过下去的问题。虽然美国仍将中国视为其战略性竞争对手,但同时也清楚地知道需要和中国合作来共同应对21世纪的全球挑战。

因而,在合作与竞争的这张谈判桌前,中国只需要耐心地等待美国变乖。而对于美国,如果仍要一直在内政外交上“打肿脸充胖子”,“撑不下去卖乖”便只是个迟早的问题。

如今,当中国的影响力无处不在,当美国必须解决内政外交同时成为现实时,中国坐在那里等待多年的美国,终于带着诚意来了。或许中美关系会是一个混杂着消极面与积极面的混合体,但是在共同面对世界挑战面前,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本文为中国日报网天下专栏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品牌总监,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