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  >>  正文
陈新光:在捷克感受波西米亚历史文化
陈新光
10月03日

近年来,捷克共和国成了中国游客最喜欢的旅游观光国之一,最近又开辟了北京至布拉格的直达航班。走进捷克令我们犹如踏进在中世纪的欧洲,徜徉在美丽的花苑中,特别是古老的波西米亚文化和捷克共和国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给旅游观光者留下深刻的印象,由衷地钦佩捷克共和国对保护历史文化名城和生态环境的重视。

鲜明独特的波西米亚历史文化

捷克共和国原属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是欧洲中部的内陆国家,整个国土面积7.89万平方公里,由捷克、摩拉维亚和西里西亚3个部分组成。从地理上划分,捷克东部的一小半为摩拉维亚,西部的一大半是波希米亚,包括首都布拉格在内的主要城市大多在波希米亚。波希米亚的缘由是据史料记载,公元前4世纪左右,一个叫波伊的凯尔特人部落把这里称作"波海姆",其拉丁化读音就是"波希米亚"。

2011年,笔者一踏上捷克的国土,就强烈地感受到捷克不同于欧洲其他国家,特别是波希米亚人他们那种明快的色彩、活泼的造型,衣着休闲、表情愉悦,仿佛在他们身上承载着特别的历史文化,波希米亚就像一首由不同乐器演奏出的奏鸣曲。笔者注意到捷克的每个城市都有历史博物馆,展示着波西米亚人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各种文物和饰品,表明波西米亚人的文明有多么古老。除此外,在捷克的各个城镇还有那些古老的、略显破败又不失宏伟的城堡和教堂,如著名的有布拉格城堡、赫鲁波卡城堡、圣维特大教堂、圣巴巴拉大教堂等等,这些历史建筑就像饱经沧桑的老人,用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讲述着在波希米亚的历史故事和历史文化。

历史上,波希米亚平原上形成的最早国家是公元7世纪法兰克商人建立的萨莫帝国。公元833年,捷克人与斯洛伐克人建立了大摩拉维亚帝国,鼎盛时曾占据着相当辽阔的土地。由于内部势力割据和外部列强侵扰,大摩拉维亚帝国于公元907年灭亡。其时,捷克王国开始崛起,历经700年的兴衰荣辱。公元1620年后,捷克进入了长达数百年的哈布斯堡王朝统治的"黑暗年代"。一战后,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才终于组建起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正是由于历史上的饱经沧桑和空间上的犬牙交错,使得波希米亚形成了一种多元的、松散的、明快的文化。在捷克的克鲁姆洛夫这座古老的小城,笔者就注意到在中心广场上就有波西米亚舞蹈表演,美丽的少女身着白色长裙,上面打满粗褶细褶,并垂着色彩艳丽的流苏,腰身在轻飘的长裙衬托下显得格外纤细,扎着两个既粗又长的发辫,搭在胸前,她尽可能地用种种装饰来表现波希米亚的风情,表演婀娜多姿,令游客流连忘返。

历史上有许多著名文学家、艺术家曾在这里走过,如德沃夏克、卡夫卡、昆德拉、歌德等,他们从这里看尽满城春色,并啧啧称叹。事实上最能体现波希米亚风格的还是捷克的建筑色彩和式样,凡去过布拉格的人都对伏尔塔瓦河两岸古老建筑上的桔红色屋顶和白色墙体印象深刻,虽然许多其他国家的建筑也有红色屋顶和白色墙体,但都不像波希米亚屋顶那样,无论在蓝天还是在乌云下,都是那么艳丽,对比那么强烈。这里的建筑式样,有巴洛克式、哥特式、罗马式、文艺复兴式等等,几乎混合了中欧各国的所有式样,甚至还夹杂着东方建筑风格。大街小巷两旁,无论是高楼还是矮房,几乎没有重样的。窗户门脸、颜色装饰和房檐屋顶都千姿百态,呈现出一种活泼的整体感,仿佛是走进了童话世界。

有人说,游走在波希米亚平原,心境会变得敞亮,是因为波希米亚文化的源远流长,以致不同的时空都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足迹。从波西米亚历史文化中感悟到人生的态度,我们应不愿对过去的苦痛耿耿于怀,也不想生活在对往昔辉煌的精神眷恋中,应该更在意的,是以平和的心态享受现在的美好时光。

风姿绰约的布拉格

布拉格位于欧洲中部波希米亚平原上,坐落在捷克西部伏尔塔瓦河畔,拥有496平方公里的面积和120多万人口,已拥有千余年的历史。早在14世纪这里就是中欧的经济、文化中心,外来的多元文化使其成为欧洲唯一一座拥有所有时代建筑风格的城市,让它享有"金色布拉格"、"千塔之城"和"欧洲建筑博物馆"的美誉。199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破例将布拉格整座城市列入"世界人类文化遗产"名录。数百年来,蔚蓝的伏尔塔瓦河蜿蜒曲折地穿城而过,两岸景色如诗如画,80家博物馆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这迷人风光和布拉格浓浓的文化氛围倾倒了无数的世界游客。有人说布拉格是古老与现代完美的结合,如歌德在200年前就说过"布拉格是欧洲最美丽的城市"。当我来到布拉格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以说这里就是古老和现代完美融合的城郭。同时,布拉格还是一座英雄的城市。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前苏联派兵入侵捷克,愤怒的布拉格人民走上街头阻拦坦克通行,向他们的坦克扔手绢,在波西米亚,这是古老的决斗战书,有两名甚至青年献出了生命。其中一张照片让人镌刻在心,一位布拉格少女奋不顾身将一朵玫瑰花插进苏联士兵的枪筒里。

布拉格城有点像意大利的罗马城,整个城市分布在7座小山上。我们站在哈布斯堡王宫的阳台上一眼望去,那些错落有致的屋顶几乎都是朱红色,据当地居民介绍这是用一种叫做石榴石的矿物质颜料,其色彩艳丽,而墙体则大多是一种象牙的黄色。在哈布斯堡王朝时代,这是一种最高贵的色彩,并从此流行于民间。整座布拉格城市是由朱红色屋顶、象牙色高墙,与郁郁葱葱的绿树交相呼应,连为一体,煞是好看。享有金色布拉格名誉是指在每到黄昏前,夕阳的余晖洒落在象征神权之上的哥特式建筑、文艺复兴时期的巴洛克式建筑及各种雕塑身上,折射出金色的光芒。再就是夜晚,乘上缆车,到达佩特任山山顶,从山顶的酒店极目远望,只见整座布拉格城市都在璀璨的灯光之中,勾勒出一幅金色的美景,令人陶醉。身临其境的人此刻都有一种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传承感,如恍如穿越"时光的隧道",不由从心底赞叹金色的布拉格名不虚传。

人们赞誉布拉格是金色的美,还在于城市历史文化的保护。游客行走在布拉格城中任何一条街道,几乎没有重复的建筑式样,也看不到一座现代建筑,使你无法相信,自中世纪以来,罗马式、哥特式、巴洛克式等历史上各个不同时期的作品在这里几乎完整地保留着,它们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互相尊重地沉淀。在深秋夕阳的余晖下,走在布拉格的老街上,你会感到每一步都是覆盖在中世纪老人的脚印上。古老的街道和房屋,红色的瓦顶,黄色的外墙,影影绰绰,两边的老屋很小,但都有一个不大的院子,里面有小巧的罗马式环廊,精致地环绕在屋子的四周,地上散落着金黄的树叶,那情景就是卡夫卡所描述的"阳光的痰盂",也让人想起中国张艺谋导演的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样的恢宏场面。

热爱生活、热爱家庭让布拉格人感觉生活美好。布拉格人也有着与生俱来的啤酒嗜好,每人每年平均要喝掉150升啤酒,跟跟德国慕尼黑人不相上下。布拉格人对音乐的钟爱丝毫也不比维也纳人逊色,即使在最艰难困苦的年代,人们照样去听音乐会,照样会精心装扮自己。这让我明白一个钟爱历史、崇尚文化的民族,即使在战争硝烟尚未散尽的时候,就开始从瓦砾中清理自己的城市,恢复面上的巨大古建筑物,精心保护着每一个有价值的细节。以老陈广场到查理大桥必须经过的一条逼仄的皇帝小街为例,10多年前,有一位国外房地产大亨想对它进行改造,将以平整的柏油路取代石块铺就的路面,两旁的商店也在道路拓宽后重建。但居民们投票表决否定了方案,皇帝街的历史风貌得以保留。可以说,小心翼翼地修缮城市,全力呵护文化财富,用心珍惜历史遗产,这就是布拉格的魅力所在。

令人神往的查理大桥

在布拉格诸多景点中,可以说横跨在素有母亲河之称的伏尔塔瓦河上连接着布拉格城堡和老城区的查理大桥最为迷人。在布拉格,城市的每个居民都为查理大桥感到自豪。这座桥是捷克古桥建筑的精华,整个桥长520米、宽10米,有16个桥拱,桥面两侧石栏杆上竖有30尊姿态迥异、栩栩如生的巴洛克艺术塑像。查理大桥与皇室息息相关,它是捷克历代国王加冕时皇家庆祝队伍的必经之路,当初改建大桥也是国王亲自宣布动工的。据当地居民介绍,1357年9月7日5时31分是当年国王查理四世宣布大桥动工的时刻,于是135797531这个绝妙的正反回旋"奇数链"便成为人们给大桥祈福的密码,捷克人至今还用它祈祷大桥的坚固和永恒。因为此前这里曾有一座建于1170年的中世纪罗马式石桥,此桥在1342年被洪水冲毁,于是当时的国王查理四世发誓要在伏尔塔瓦河上建造一座坚不可摧的大桥。此桥未用一钉一木,全用石材建成。大桥历经洪水冲击,除1890年的特大洪灾冲毁两根桥柱曾被修复过之外,数百年来大桥基本完好无损;二战期间,隆隆的坦克从桥上通过,大桥依然稳如泰山。

查理大桥的两端建有两座哥特式的"桥头堡",桥西的"马洛斯特兰斯卡"塔楼上有多个小塔,顶端还有两个对称的细尖;桥东的塔楼更为漂亮,塔身上有许多精细的浮雕。桥上的雕像由雕塑大师布劳恩和布洛科夫于18世纪初先后完成。在30尊巴洛克艺术塑像中,《失明的少女》、《内波穆克的圣约翰》、《十字架上的耶稣》、《手持长矛敢于抗争的骑士布伦兹维克》都是导游向游客介绍必看的雕塑,其中位于大桥北侧中段的圣约翰雕像尤其引人注目。

在查理大桥上漫步,还能看到老人爵士乐队、手工艺人、卖油画的老人、卖木偶的少妇,尤其是为游客画像的画家,构成了桥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给查理大桥带来了浓浓的艺术氛围。导游告诉我们,查理大桥被当地人视为"布拉格最漂亮的珍珠",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在桥上设摊做买卖的,凡是要在桥上卖艺作画,首先要有相当的艺术水准,经资格考核被吸收为"查理大桥协会"的会员并经政府部门批准、获得合法营业执照。我们代表团团长请画家为他做速描,只见这位老年画家手中的画笔运作娴熟自如,不时抬头看着绘画对象,时而低头专注作画,不多会就把一幅栩栩如生的速描人像画交给对方,此刻我们都被画家的艺术艺术才华和倾情表演所陶醉,如果不是时间关系,我们都想请他为我们绘画,用绘画作品在异国他乡留下美好的历史记忆。

著名的查理大桥还承载着捷克的历史记忆和民族荣耀。20世纪初,大桥曾通行电车,但埋在桥面轨道下的电线时有故障,当时的市长决定在桥上架线,但以保护文化遗产为己任的"布拉格古城俱乐部"及时挂出一幅桥上架线的丑陋效果图,此举令市长最终终止了架线的决定,并拆除了桥上的电车轨道,将大桥变成一座浪漫的步行桥。据导游介绍,就在前几年法国品牌"路易威登"要斥巨资包下大桥举办公司庆典,庆典需要在桥上搭建舞台、架设广告、禁止游客通行。媒体刚刚披露这一信息,立即遭到布拉格民众与本国文化遗产保护组织的严厉指责,并有大规模的市民游行抗议,他们高呼:要保护文化遗产,不要法国的金钱!此举使路易威登公司只好取消了在查理大桥上举办庆典的计划。布拉格市民保护文化遗产的责任感予人启迪,确实值得我们深思与借鉴。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统计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