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应森  >>  正文
杨应森:自行车回归深圳
杨应森
11月11日

在深圳的大街上,你很难看到骑自行车的人,更别说那种几乎车挨着车、骑车人肩贴着肩,遇上红灯、几十甚至上百辆自行车一字排开的“自行车流”。
但是,在深圳的海滨、山林、社区、大街两侧的“绿道”上,却不时可以看到戴着自行车头盔、穿着自行车运动套装、蹬着五颜六色自行车的“自行车骑士”。

(图为“自行车骑士”们在户外运动场面。--郑东升 摄)
(图为“自行车骑士”们在户外运动场面。——郑东升 摄)
深圳人已经把自行车从交通工具变成了户外运动、休闲器械,自行车的主要功能由“代步”变成了“健身”、“娱乐”。
今年11月,是深圳为“全民健身”立法后的第一个“全民健身月”。
秋高气爽,大梅沙、深圳湾、杨梅坑的“滨海绿道”上,满是踩着情侣自行车、观光自行车的少男少女,梧桐山、凤凰山、塘朗山的“盘山绿道”上,蹬着运动自行车、山地自行车的“自行车骑士”成群结队,急驶而过。
站在沙头角的“海滨栈道”上、看着一辆辆从身边闪过的自行车,深圳市体育摄影协会会长王小可对我说:深圳的自行车又回来了。

(图为市民们骑自行车在海边道上“踩凤”。——岑志利 摄)
(图为市民们骑自行车在海边道上“踩凤”。——岑志利 摄)
1997年,深圳取消了专门的自行车道、成为国内首个没有自行车专用道的城市。这位关注深圳社会现象的同行调侃道,或许是与当年的“深圳速度”相匹配,深圳的道路就没有为“慢行”的自行车设置专门的车道。
的确,在深圳这样的大城市,自行车并不适合作为主要的交通工具、深圳人也从来没有把自行车作为主要出行方式。即便是在深受“大气污染”、“交通拥堵”的今天,无论是从深圳的城市特点、气候条件,还是从市民的出行方式、交通效率,自行车也不可能是解决“市民出行”、“大气污染”、“交通拥堵”问题的“灵丹妙药”。
但是,不适合作为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并不代表深圳人的生活不需要自行车,随着深圳人对低碳、健康的生活方式的追求,自行车正在回归深圳。
“自行车‘回归深圳’并不表现在数量上、更非生活水平的一种倒退”,我的这位好友王小可说,“恰恰相反,自行车‘回归深圳’体现的是深圳的发展和深圳人新的生活”。

(图为市民们在坪山绿道上体验。——丁庆林 摄)
(图为市民们在坪山绿道上体验。——丁庆林 摄)
据深圳市自行车运动协会会长邹卓钢的估计,深圳的自行车运动爱好者目前至少也有五六万人,而普通市民更是把自行车作为了“健身”、“休闲”的工具。
于是,自行车在深圳被烙上了“健身”的印记,深圳人也喜欢用自行车、作为参与“全民健身”活动的标志。
2004年9月,深圳宝安中学年轻的体育教师林明伟,骑着自行车从北京出发,历时102天、穿越亚欧14个国家、行程1.33万公里到达巴黎;一年后,林明伟又骑着自行车、穿越被称为“死亡之域”的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大沙漠;又过了一年,林明伟和“骑友”、由“打工妹”拼搏成为深圳豪恩科技公司董事长的王丽并驾齐驱,由北向南、骑行欧洲11国,为中国申办“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寻求支持。
由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汪洋创意,340名身穿绿色荧光服、头戴彩色头盔的深圳人把自行车骑上了“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开幕式。
骑着自行车、成为大运会开幕式“火炬”接力的第一棒的深圳大学毕业生周子迁,曾独自骑车穿越中国、行程近3万公里,宣传“绿色大运”。周子迁日常以自行车代步,“很多朋友看过我的自行车攻略后,他们现在也骑车上下班了”。
面对“回归深圳”的自行车,曾宣布取消自行车道的深圳,几年前又开始新建135公里自行车专用道。不过与以往的自行车道不同,新建的自行车道大都与“绿道”并道,以满足深圳人骑自行车“健身”、“休闲”的需要。

(图为罗湖区公共自行车租赁站点。——刘羽洁 摄)
(图为罗湖区公共自行车租赁站点。——刘羽洁 摄)
结合“绿道”,深圳以地铁站、公交站为中心,在3公里半径范围内构建自行车接驳通道,解决市民出行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深圳不仅有了专用的自行车道、还有了公用的自行车,与深圳的许多地铁站、公交站相邻,有了公用自行车租赁站。
在盐田的大小干道上,每隔约1公里、就能看到公共自行车租赁站;南山目前在蛇口建成了72个公用自行车租赁站、公共自行车1800辆,明年6月底将增加到2万辆。
打工仔、打工妹们骑着公共自行车上下班;许多游客骑着公共自行车,悠闲地在“海滨栈道”上游览,欣赏大梅沙、杨梅坑、深圳湾的海滨风光。
在清湖地铁站,一位在公共自行车租赁站租车的小伙子告诉我,骑上5分钟自行车、就能回家了,“在地铁上憋了许久,骑骑车、扭扭屁股蹬蹬腿、多舒服!”

(图为市民们骑着自行车、穿行在“绿道”上。——王小可 摄)
(图为市民们骑着自行车、穿行在“绿道”上。——王小可 摄)
我的好友、深圳精茂进口商品展示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海武也对我说,骑着自行车、穿行在“绿道”,闻着花香、听着鸟鸣,一天工作的疲惫似乎全被融化了,“这才是生活呢……”。
关于作者:杨应森,中国日报驻深圳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