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榕博  >>  正文
张榕博:"十三五"能制造出第二个"双十一"么?
张榕博
11月16日

2015年,马云让"双十一"又焕然一新了。政府与百姓一夜间便看到了这位中国本土电商正一内一外向中国农村与全球市场大步挺进。

还有一件事让人印象深刻,就是人们可以边看晚会,边买货了。

这绝对是一个物质消费时代的精神里程碑。而这个007空降现场,收视率赶超春晚的"双十一"里程碑背后,是阿里集团收购各种商业业态的消息,甚至新浪都可能叫"阿里浪"了。

马云的"购物车"里下一个要买什么?有人说,最后他什么都会买。看看阿里旗下滴滴打车、余额宝、支付宝、聚划算、天猫、阿里影业云云,说马云缔造着一个商业帝国,一点也不过分。

这总让人们吃惊而期待:明年的"双十一"晚会,有什么花样,谁能出来,或许真的可以让想法飞一会儿了。

然而,该以何种姿态看待这个"惊喜连连"的互联网+神话?难道真如马云对冯小刚所说的,"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跟不上"么?

似乎说不清楚。只能说,"是一个天大的好事"。

但不忘初心,才能方得始终,对于马云、百姓和国家,都是这样。如果下一场"尖货"秀会准时掘出我国"十三五"的一桶新金,那在国家经济发展,百姓生活进步的第十三个五年规划里,我们有必要回过头看这个互联网+帝国从起步走向壮大的步步形态,那个马云最初带来的"双十一"是什么,而今天的"双十一"缘何能无处不在地地影响着中国?

其实,这件事也好像真的很难说清楚。

1999年,马云第一次找到了外国"金主"--日本软银当家人,日本富豪榜第二位的孙正义。这位祖籍中国南方的韩裔日本商人决定投资阿里巴巴,金额达3500万美元。

马云后来经常讲他与孙正义的这个故事:"我说了6分钟,孙正义给我3500万美元。我没想到钱来得那么轻松,他没想到我不是来向他要钱的。"

至于说了什么,马云当时什么也没有讲清楚,只说自己有一个梦想:互联网能改变世界。

具体到"双十一",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这样讲述"双11"的由来:"2009年,淘宝商城第一次推'双11',只是考虑到11月是换季的时节,消费者购买需求比较旺盛。况且,10月份有'黄金周',12月有年末促销,11月没有大的销售节点。"

于是,"双十一"就诞生于在这个"夹空"里了。

然而,这样"模糊"的商业构想,今天却意外换来了国家与社会巨大的变迁。

这几年,"双十一"像一个起点:有了支付宝、余额宝,百姓不再看央妈与银行大佬的脸色存款了;有了嘀嘀打车,运管局常年收取的"份子钱"也收不下去了;有了网购,快递员乐了,邮政管理局也彻底放下了EMS,甘当管理员;今年有了天猫国际,大约还会有更多妈妈们不需要跑到香港或海外血拼了,这既文明,又让某些购物天堂里不该有的优越感降了降温。

最近,恒大去新西兰收购婴儿奶粉咔哇熊,蒙牛也来到了世界最好的奶源地建厂,试图重建国产奶业声誉,夺回回国内市场。

回想一下,在三聚氰胺事件后,质量与健康是消费者向传统工商业呼吁十年之久却无法获得重视的愿望之一,如今却随着马云把跨境电商引入国内而迅速实现。

不仅如此,当"双十一"走进千家万户时,便捷的购物体验、付款方式、透明的价格比较、随叫随来的售后服务一次次刷新着人们的消费体验,这成为"互联网+"带给中国百姓的巨大红利。

如此而言,马云"说不清楚"的"互联网能改变世界"其实就简单了:电商利用互联网革命,撬动了传统商业、金融、物流,交通行业的固有垄断格局。他把一种新鲜业态引入市场竞争的同时,也把消费者从旧有不合理,或阻碍市场自由竞争发展的旧秩序中解放出来。

用"马政经"的话说,"双十一"今天代表着技术革命带来的消费民主,而消费民主又推动了社会变革。

这就无怪乎"双十一"7年来的成交额芝麻开花了。正如美国管理学大师德鲁克所说,一个企业组织的最大目标是创造并满足需求,利润则是随之而来的。也正如孔子所言,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则达人。

一句话,得道多助。第二句,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然而,这一切的发生出现在互联网经济仍是毛头小子的过去10年间。以基础设施投机建为主的中国经济曾以"快"字当先、但金融危机后却呈现"平庸增长"。

这让代表着先进生产力的阿里电商有一点一枝独秀的感觉,更让"主流"企业家之外的马云对自己的成功"说不清楚"。

而"双十一"也是迄今新科技创新推举出来的唯一"平民"代表。虽然今天有一些后进者,但却仍旧是人们意料之外的"惊喜"。

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曾提过一个著名难题:"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

如今,我们至少可以回答,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我们有了马云与"双十一"为代表的个案。但与此同时,我国也应即刻把握住这个时代交替的脉搏,推倒压在中国几千年来的那个难题。

而"十三五"正是这样一个契机,让我们可以清晰地规划新一轮科技社会变革,并科学地"预定"第二个满足普通百姓需求的"双十一"到来,不让下一个"马云"对自己的成功说不清楚,也不让下一个促进社会变革的契机继续成为偶然。

这一点,马云的成功给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很大的启发。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首次明确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将时代脉搏上升为国家政策。他更欣然表示,愿为网购、快递和带动的电子商务等新业态做广告。

有了好政策,拉动下一个时代脉搏的技术,马云也想好了,那就是大数据。他说,人类已经由IT时代进入了DT时代,在未来,数据会成为像水、电、石油一样的公共资源。

要知道,美国比中国早发展了大数据几年。政府一朝开放公共数据,以养老、医疗、教育、社保等等公共数据服务百姓的小公司就雨后春笋了。到今天,"大数据"在教育、医疗、能源领域为全球注入的经济"活力"已达3万亿美元。

这方面,习主席也给予了政策扶持。在五中全会的"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政府将把数据开放共享,公共服务行业将逐步放开垄断。

这便意味着,普通人通过自我参与影响社会经济发展的力量会将如同"双十一"一般不断壮大。

有了好技术与好政策,人们还在想是不是每个小"马云"都要遇到一个孙正义。这方面,游戏业发展出了"众包"模式,中国的大学校园则在流行"众创"。例如,维基百科通过接受超过3万网民平等持续的贡献,这或许将在家中为无数创业者提供市场机遇。

而为接手科技革命成果准备好了一切后,为了不让马云再为卖假货烦恼,不让一个电商平台最后"垄断"了整个社会资源,必要的法律与市场调节也正与时俱进。

至于谁将是第二个"马云",只能说,江山辈有才人出了。

最重要的是,人们期待下一个通过科技革命、百姓选择而推动社会继续良性变革下去的"双十一",它会出现在基础设施领域、消费领域,还是公共服务领域?或许这会是"十三五"带给百姓的最"炫"期待。

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品牌总监,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