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榕博  >>  正文
【乌镇峰会大家谈】互联网经济,关联着哪些中国新经济指标?
张榕博
2015年12月17日

文/张榕博

记得在去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所有行业都将被互联网改变"的预言被网友评为"神话"。一年后的今天,互联网或许还不足以改变所有行业,但如果你的行业想赚钱,那没有互联网却已是万万不行的。这或许就是某种改变。

今年,这种改变的主角其实是正在更迭中的中国经济指标样本。而从互联网上大佬们的发言中"解读"这些指标的新老交替,或许最合适不过了。

比如阿里巴巴,去年在纽交所战胜了硅谷的技术控们,成为史上最大IPO以后,明年他们还打算超越全球贸易"航母"沃尔玛,成为新零售霸主。用阿里副总高红冰的话说,他们是一个大平台,加上上千万小商家共同创造的一个奇迹。

这不,阿里年底还要开一个淘宝村论坛,筹划一场工业4.0时代的"农村包围城市"。

在城里呢,扶植了2、3年朋友圈的马化腾打算来一场写字楼里的工人"革命"。今天的QQ小企鹅其实意味着一个大社交网带着一群小创客。马化腾说,腾讯今天是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平台,而且已聚集了数百万创业者,未来他还要搭建若干个众创空间。

有人制造新工厂,就有人做新商店。阿里的商店是大家合伙做的,而刘东强不打算这么干。互联网大会上他透露,他已经跟QQ、微信商量过,从社交平台上顺点人到电商这边,打通社交--购物的这个新"朋友圈"。

而满足了物质需求,还要满足精神文化需求。有民商文化会长身份的李彦宏在互联网大会上谈到了两件事,一个是《琅琊榜》,一个是迪斯尼。言外之意,好剧重要,获得好剧的版权更重要。虽然爱奇艺现在在亏损,但只要中国的版权产业继续完善,有朝一日百度就有能力花钱垄断好剧,还怕大业不成么?

小米则比较实惠,因为不管有什么好平台,都要有好屏幕。去年,雷军的"未来世界到处都是屏幕"的预言眼看就要实现了。今年,小米副总直言,打算做好新国货,不管是小米盒子、手机,还是净水器,小米盯上的是家庭互联网这消费者与电商最后一两米的微平台。

只有孙正义笑得最开心,因为作为互联网时代最最幕后的商人,他的平台还没到出场的机会呢。

总结起来一句话,大家都在做平台。更通俗一点说,互联网大佬们都在忙活一件事--建市场--云上的市场。

过去的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云下"没有那么多"孙悟空",也释放不出那么多消费潜力。可国际化了第二年的"双十一",就一下窜出了3.65亿消费者,上千万小商家,一个电商平台就轻易赶超了全球好几个购物天堂。

这便给予人们一种期待,在互联网时代,下一个经济爆发的热点或许不再仅限于技术创新,而是可以发生在任何领域,那么反映经济趋势的指标们还能是那些老行业里的老套路么?

比如,中国迟早将不再需要汗血工厂,也不迫切地需要建厂房的砖瓦、水泥、地皮,而廉价劳动力其实早已经没有了。

过去的生产方式,中国能付出的也差不多了,空气污染了,二氧化碳超载了,各种成本也提上去了。

最根本的是,这种生产方式今天不赚钱了,企业主叫苦,员工无梦。传统经济的成本越来越高,每个个体在社会的创业热情,改变自身命运机会越来越小。

相反,因为有了互联网带来的市场创新,工人正在从传统工厂走出来,或直接开店,或参与到网上创业当中。

在淘宝村,在创客群,人们可以一边分享商机,一边分配劳动,农民不再需要到城里去打工,内陆的大学生也不需要挤破头到沿海来发展,承受快速城市化带来的高昂成本,创造不必要的泡沫刚需。

另一方面,互联网经济带来的便利与低价,使得更多人远离了价格泡沫的高地,中国人更敢于在休闲、旅游和购物,乃至教育与医疗领域上花钱。

因此,今年以来诸如工业产出、钢铁产量、房地产销售、铁路货运这些传统工业指标都在下降。

但中国经济却没有止步。且看三季度,关联国内新兴市场的一系列指标,如4G移动合约、假日旅游、电影票房分别增长115%、84%和55%,阿里巴巴的商品总值也增长了34%。而今年前十个月,国内零售增速更是15年来首次超过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同样在今年,包括教育、娱乐与文化、科学与研究、商业服务和公用事业等广泛类别,在新兴商业模式刺激下,占中国经济总量中的比重达到了20%。

可以看出,因为若干个互联网平台的搭建,使得中国经济中的人流代替物流,消费代替投资,反映工业与互联网时代的两种经济指标也在此消彼长。

假如以此为标志,一个由互联网连接的小企业、分散工厂、合作员工的多领域市场主体便完全有能力替代现在沉重不堪的世界工厂。中国整体经济在通过这些经济要素的变迁实现从IT时代向DT时代的"弯道超车"。

因而,马云、李彦宏、马化腾等互联网界大佬们今天的言论便不能只是看成说说,也不能看成是一家企业的发展规划,而是关联中国新经济指标能否健康增长的一系列预言。

与此相关,如宽带基站的增速、移动网络用户的数量,4G、5G通讯服务的面积,跨境电商销售额,网上产品知识产权交易量,甚至第一、第二产业人工智能的比例,都可能成为未来反映中国经济增速的一系列新指标。

而一场互联网大会,今天足以看成是中国经济新老交替的一张晴雨表。

当然,还会有人存以疑问,为什么马云的股票在纽交所还会跌,为什么孙正义会那么高兴,互联网大会上,为何邀请来那么多与互联网创新关联不大的一带一路国家代表?

只能说,马云的商业创新在被旧经济秩序羡慕嫉妒恨,股票涨跌其实无关大局;而另外两件事则是更大的两个平台,一个是互联网牵手中国的剩余工业产能"出使"西域,另一个则是在新旧商业模式的时代之交中,孙正义捉摸着,他跟马云、郭台铭一起攒出来的机器人工人该在中国新经济舞台上岗了。

或许,等到明年此时,中国经济的指标样本,或许又要刷新了。

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品牌总监,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